張明遠能體會到公爺不讓告訴徐婉與自己定下婚姻大事的心情,國公府閨秀被倉促定親,以後徐婉如何麵對自己?是以‘虐者’身份,還是以‘未來媳婦’身份?很不好定義。再說了,徐婉就算此時對自己有情,難免今後接觸多了,會對自己厭煩了,到那時,你讓徐婉如何是好?騎虎難下的滋味也不好受啊!如果,徐婉受封建‘三從四德’毒害很深,在將來對自己失去了興趣,觀念能不能轉變過來?若轉變不過來,有個三長兩短,找誰說理去?因此,此事不宜聲張,要看二人的感情發展狀況,成就成,不成拉到。

再說了,徐婉什麼心思,有些懵懂的張明遠搞不明白,上輩子連腦部神經結構簡單的現代女孩的心事都搞不懂,何況這輩子麵對的還是受封建餘毒浸染很深的古董女孩呢?活了兩輩子都搞不懂女孩的心事,他不知道是喜是憂?當然,也不知道公爺的決定是不是會傷了她的心。

公爺大人大量,好事也坐到了底,客棧會晤,解決了吳操之問題,順帶娶了個媳婦,這是讓張明遠哭笑不得,又對老公爺的不著調加深了印象。

不管怎麼說,吳操之的問題解決了,自己也可以安心上任了,大明倭寇,老子來了,你們這些畜生痛不欲生的時刻到了。

...............

不管怎樣說,上任觀海衛百戶的時刻終於到了.........

一大早,在知縣霍與瑕、杜聞銘、杜淮以及闔縣百姓款款相惜的歡送中,張明遠率領非洲組押解著二十名倭寇上路了..........

依依惜彆的人群中,不時傳出抽抽噎噎的哭泣聲,張明遠知道,那是情深義重的百姓們發出的,月餘的相處時間或許不太長,但雙方就此形成的真情切意確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

‘鳴鶴鎮擒倭’、‘妙計識通倭’、‘白沙鎮破倭’‘慈溪縣遊倭’這四件大事百姓無一不看在眼裡,無一不深深敬佩。百姓的眼睛又是雪亮的,自張明遠到來後,極大守衛了一方安寧,闔縣的安定繁榮得到了進一步加強,人民的幸福安康又得到了極大保障,這無疑又是百姓內心深處最美好的奢望,百姓感激張明遠,更感激上天賜予的安寧;而‘罕皮逗比事’‘無意踹公爺’、‘儀仗巡縣衙’、‘客棧會公爺’等奇聞軼事又為百姓們茶餘飯後的生活增添了不少奇妙談資,笑談之時,八卦之刻,歡樂祥和的氣氛灑滿整個縣城,又大大提升了長年生活在封閉環境中的百姓的幸福指數。

百姓不捨,那是真摯感情的所在;

百姓抽泣,更是依依不捨的表現。

感受著闔縣百姓真情的流露,張明遠心頭是甜蜜的,因為這是對他所作所為的最高評價;張明遠的心頭又是痛苦的,月餘的相處,使他與百姓們之間早就形成了感情,一旦離彆,內心竟然如此不捨。

簞食壺漿,跪送一片;

壺漿塞道,百姓依依。

張明遠流淚了............

“我張明遠在此立誓,用儘生平所學剿儘倭寇,還大明百姓一個明亮的藍天。”

人群中偷眼觀望,冇有看到熟悉的身影,張明遠有些失落,冥冥之中.........

來接張明遠赴任的是觀海衛指揮僉事孫博文,在驗明正身,授予官服、牙牌後,便催促儘快上路..........

.........................

噠噠噠噠.........

陣陣馬蹄聲打破寧靜傳了過來,輕輕地敲擊在張明遠的心坎上,不知是甜蜜還是痛苦?

眾人勒住馬頭,回頭觀看,隻見一名身著紅妝的女子策馬奔來,大紅的外套隨著顛簸的道路一上一下跳躍著,彷彿一團烈火惹人醒目,嬌小的身軀又顯得那麼楚楚動人。

人未近前,囂張的嬌吒便隨之而來......

“喂,前麵的人給我停下,我有話要說。”

孫博文根本冇意識到即將來臨的危險,隨即大怒,還從未有過被不明身份的人直呼叫囂的經曆呢,濃重的官威不由爆發出來:“來者何人?是不是不想活了......”

“陳大哥,彆......”

“怕啥?無知女子.........”

一旁的張明遠抽抽了一下臉,暗暗向孫博文豎起了大拇指,對他的無知無畏很表示欽佩的同時,又暗暗歎息即將到來的厄運........

孫博文還冇罵完,馬上的女子已奔到了麵前,此時女子忽然嬌吒一聲,不知從哪摸出一根黝黑的木棒,朝著還要繼續發威的孫博文當頭就是一棒..........

孫博文一愣,還冇弄清怎麼回事,頭上便狠狠地捱了一下,下麵的話語自然也嚥進了肚子...........

哎呦!

眾隨從眼睜睜看著孫博文頭一歪,像一具冇有了生命似的屍體軟塌塌地倒在馬下.........

陳僉事的兩名手下一呆,隨即怒火沖天,拔出刀來,惡狠狠道:“小妮子,不想活了,竟敢太歲頭上動土,知道我們是誰嗎?”

女子一聲不吭,姣好的容顏凝著一層寒紗,衝向兩名隨從......

幸好陳僉事藝高人膽大,外出辦事不喜歡多帶隨從。

這兩名隨從悲哀了........

幾聲沉悶的‘砰砰’聲過後,地上多了兩節斷折的木棍,也有兩具哀嚎不止來回打滾的軀體,和陳僉事一樣,都保持著以手抱頭的姿勢。

“哼!狗嘴裡吐不出象牙,讓你們罵人?這是本姑娘給你們的一點教訓。”女子氣得杏眼圓睜。

這名女子就是南京守備國公徐鵬舉的孫女徐婉,本來也是要給張明遠送行的,不過礙於少女臉麵,羞於在眾人前送行,在看到張明遠一行出城後,才奪了一匹快馬趕過來。

被砸得七葷八素的孫博文躺在地上,慢慢消化著疼痛感,昏昏朦朧之間又聽到女子蠻不講理的言論,不由又是大怒。

“你這個女子毫不講理,你以為你是誰?竟敢毆打本官,看我怎麼收拾你?”

張明遠痛苦地閉上雙眼..........

徐婉雙眼冒火,變魔法似的又祭出一根木棍,擺出一副睥睨天下的架勢,冷笑道:“我乃南京守備徐國公的孫女,聽說你要收拾我?哼哼!”

“什麼....孫女?”孫博文詫異。

張明遠悄悄附身扶起他,無奈歎氣道:“徐老公爺.......”

孫博文渾身一抖,如觸電似的,猛地推開張明遠,蠕動著嘴唇,低頭就拜:“小....小的死罪,小的有眼不識泰山..........”說到最後,竟無語哽咽,說不下去了。

徐婉很滿意,搖了搖手中的棍棒,笑嘻嘻道:“滾一邊去。”

孫博文聞言大喜,不及細想,猛地躥起身來,連拉帶拽幾個隨從,連滾帶爬溜到到一邊.......

徐婉還不放心,指著孫博文眾人大聲威脅:“給本姑娘滾得遠遠的,不許偷聽,我要和張公子說會話。”

張公子?張明遠明顯對小魔女千變萬化的稱謂有些不適應,更對她的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感到擔憂,不知道她又要給自己出什麼難題?

輕輕撓了撓頭,張明遠有些惴惴不安:“不知婉姑娘有什麼話對在下說?”

‘啪’

一記清脆的耳光響起.........也傳到了遠在百米外的孫博文耳中。

“............”

張明遠抽抽著火辣辣的老臉,老老實實地保持著一動不動,希冀能憑藉巋然不動的身姿向孫博文等人傳遞出與大魔女‘正常交流’的假象。

瞬間,徐婉一改盛氣淩人的模樣,轉瞬間變為小鳥依人模樣,白淨的臉上閃現出絲絲紅暈,緊扣著的蔥綠十指也輕輕顫抖著,突然抬起頭,像下了很大決心似的,無比嬌羞道:“張公子,一路走好。”

說完,一扭身,快速跳上馬,頭也不回,飛奔而去........

“張明遠,你給我記住,我還會去找你的。”

悠長而嬌羞的聲音隨風飄來,飄散在空蕩蕩中......

張明遠呆呆望著那團漸行漸遠的烈火,內心百感交集,突然心中一動,莫非.............

他不敢再往下想了,和公爺早有約定,二人定親之事必須爛在肚子裡,還要以徐婉為主,她若有意纔算成功。

...........

馬隊再次啟行,一行人默默無語..........

揉著腫了個大包的腦袋,孫博文很委屈,無比幽怨道:“張老弟啊!你明知道她的身份,為何不及時通知哥哥啊?”

張明遠撓撓頭,有些囁喻:“我早就提示過大哥您了啊,你不聽啊!”

“兄...兄弟,得罪她會有什麼後果嗎?”

“一般情況下是引狼入室。”

孫博文無語:“何謂引狼入室?”

“徐國公聽說過嗎?”

孫博文索然長歎.............

“你和她很熟嗎?”

“‘吻’頸之交吧!”張明遠幽幽道。

“啊!那老哥今後要多多仰仗老弟了。”孫博文深為自己能結識一個權貴相熟而開心。

孫博文問題很多:“可為什麼她又打你?”

張明遠“..........咳咳,這個嘛......自當另作彆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