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思亂想好一陣,想想自己今後真的可能就要在此生活一輩了,張明遠內心委實有些不甘,絞儘腦汁尋找造成這一切悲催結局的根源,突然發現,恐怖分子纔是罪魁禍首。

恐怖分子慘絕人寰,所行之事皆是人神共憤,是該遭天譴,但老天爺啊!您也不能因此用穿越這極不靠譜的懲罰吧?把他們直接槍斃了不就行了?

難道是應驗了‘裝逼遭雷劈’?

為了華夏盛世,為了人民安居,我是恨恐怖分子,但老天爺啊!您也不能僅因為我盛怒之下海扁了這些畜生而連帶懲罰吧?

...........

內心糾結了好久,既然悲催已經發生,那就得好好發泄一下,才能舒緩仇恨.........

打定主意,張明遠飛身跳了起來,快步奔向或臥或躺在地上、樹上的恐怖分子們..........

..........狠狠地搖晃著根骨不佳的樹乾..........

‘啪啪......’.......

於是,樹上的恐怖分子們悲催了,**與地麵不斷撞擊的聲音接連響起,伴隨著悲慘的驚叫聲,瀰漫在整個樹林中...........

大叔目瞪口呆地看著張明遠瘋狂的舉動,震驚之色在臉上來回變幻,很是不明白這個年輕人的過往到底發生了什麼?善良的內心驅使著他應該做點什麼,但在看到他那張陰晴不定的麵孔後,終於還是放棄了勸阻..........畢竟七十餘歲的高齡經不起折騰......

......仰天一歎,默默注視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

不過好在張明遠下手極有分寸,因為他冥冥之中,感覺這些歹徒們好像還有極大的用處。因此,為了防止他們逃跑,下手時,專往下肢非要害處招呼,以此斷絕了他們的逃跑**。

‘劈裡啪啦..........’

一個個暫無手無縛雞之力的歹徒們被張明遠扇著耳光、踹著軀體......不多時便鼻青臉腫、奄奄一息了。

...........

張明遠這才心滿意足收了手,將盛怒之下未及判斷而不小心搖下樹來再次墜地暈倒的罕皮拍醒:“罕皮,醒醒。”

緩過神來的罕皮,剛抽動一下四肢,便覺得鑽心疼痛感襲來,睜眼一瞧,見自己腿部還燃著熊熊火苗,不禁慘叫一聲:“老大,火....”。

‘噗通’一聲,再次暈倒........

..........

半晌,罕皮再次醒來,待確認老大將自己身上的火苗撲滅後,動彈了一下四肢,確信身體無恙後,艱難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無比欣喜:“老大,我們這是在哪裡?景色好美哦!”

“很美吧?”

“嗯嗯。”罕皮很萌萌噠。

“罕皮,你不覺得黃沙漫天的富爾有能力孕育出如此優美的景色嗎?”

“不對,老.....大,我們好像..........”罕皮坐直身體,狠狠打量了一下四周,無比震驚道。

“還不傻,能治。”

“可是,老大,我們這是在哪裡呢?”哭喪.....

張明遠看著一身明朝服裝打扮的罕皮,配著他那皴黑的臉龐,竟顯得不倫不類,十分搞笑。看來,外國人真不適合華夏的服裝啊!不由‘噗呲一笑’,隨即正色道:“大明一五五五年。”

“啊!大明?是什麼東西?”

“它不是一個東西,它是華夏一個神奇的國家。”

罕皮瞪大牛眼,用隻能適應十以內加減法且不太靈光的大腦飛快計算了二零一九與一五五五的差距,好半晌才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我...們回到了過去?”

“嗯。”

“那聲響雷把我們炸的?”

“必須的。”

“老大,我就說裝逼遭雷劈。”罕皮再也忍不住,嗚嗚.......

張明遠:“...........”

“大明有什麼特色?”

“亂!”歎氣聲。

“比A國還亂嗎?”

“嗯。”

“啊!”,接著‘噗通’一聲,地上揚起了漫天的塵土......

也須飽經戰亂的罕皮還不適應又來到了另一個亂世吧!

張明遠暗暗想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