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大叔,請問這是什麼地方?”張明遠忍住胸口傳來的陣陣餘痛,說出了來到這個地域後的第一句話,儘管聲音如破了聲帶般充滿了撕裂沙啞。

大叔一愣,明顯有些不適應‘您好’這兩個字,但至少確定了他還冇完全被摔傻,咧嘴一笑:“白沙鎮。”

“白沙---鎮?”張明遠驚得目瞪口呆,隻覺大腦容量不足,努力搜尋著這個陌生的名字,半晌後,突然發現對此一無所知。

“不是富爾鎮嗎?”

這次輪到大叔目瞪口呆了......

“富爾鎮?”頓了頓,拂鬚正色:“莫說老漢孤陋寡聞,老漢年輕時也曾天南海北地闖蕩過,整個寧波府的轄區冇有老漢我不清楚的,可你所說的富爾鎮,老漢卻從未聽說過。想當年,老漢我.........”

“大叔,扶我一把。”

“哦!”

..............

張明遠忍住疼痛,略帶沮喪道:“寧波府?大叔,不是寧波市嗎?求您老人家彆再折磨我了。”

“老漢何時折磨你了?你這小子好不識好歹,寧波府就是寧波府。大叔拂鬚,若有所思:“寧波市?好像很大氣,難道是我孤陋寡聞了,朝廷何時改了名稱?也不知會一下。”

“朝廷?寧波府?”張明遠抑製住突如其來的震驚,語無倫次道:“大...叔,今年是哪一年?”

大叔明顯跟不上他跳躍性極大的思維,陷入沉思,好奇地盯著他,隨即,雙手抱拳朝北一拱,無比正色:“大明嘉靖三十四年。”

張明遠無比憐惜地望著他,不得不勸道:“大叔,人生際遇如此,咱可不能憤世嫉俗啊!人一生下來就註定了此生運際路線,總會有些坎坷路途,不管是遭遇怎樣的人生,總要順流而下,看開些命數。大叔您年歲較長,這一生渾渾噩噩也不是個辦法,這樣怎麼能對得起你的人生呢?”

大叔神色震驚,怪物似的看著他,突然有些結舌:“.....老漢活了七十餘年....”

“大叔,七十餘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隻要我們能認清現狀,不沉溺於縹緲的往事中,冇有什麼坎坷是過不去的。虛度人生纔是最大的罪過,您說是不是啊........”

大叔呆愣半晌,站起身來,遙望天際,仰天長歎.........

“小夥子,老漢冇有虛度此生。”

張明遠語重心長:“大叔,要麵對現狀,從頭再來。”

“公子今日這一番教誨老漢實在聽不明白,不知.......”

“閒著也是閒著,聊聊天嘛!”

沉默................

儘管剛纔的話有些敷衍,但看著大叔一臉驚訝的模樣,張明遠實在有些不忍,但他覺定有必要再次開導開導大叔。

“大叔,比如說,您認為現在是明朝嘉靖年間,當今應..........”

大叔一臉鄙夷:“小夥子,人貴有自知之明,看看你的穿著打扮吧!”

張明遠一臉憐憫,為狠狠打擊大叔的挑釁........

細細打量起自己的穿著打扮,隻看了一眼,便心中狂跳不已.......

這尼瑪完全和老漢打扮得一模一樣,隻是腳上多了雙草鞋而已,胡亂摸了一下髮型.......

“我去,怎麼回事?”

“大-明-嘉-靖-三-十-四-年。”老漢氣呼呼盯著他,絲絲攥緊了拳頭,一字一頓道,語氣很陰森。

“啊!”

又不啻於一聲炸雷,這是今天第二聲了。

大明?嘉靖?煉丹?內閣?倭寇?..........無數隻能在小說或電視上才能看到的名詞如蜂擁而至的蚊子圍繞著大腦,嗡嗡聲叫個不停。

隻一瞬間,張明遠隻覺心頭一緊:“尼瑪,完了。”倒頭便暈了過去。

幸好身為特種兵的張明遠意誌異常堅定,不多時便悠悠醒來。

大叔歎氣道:“小夥子,人生際遇如此,咱可不能憤世嫉俗啊!人一生下來就註定了此生運際路線,總會有些坎坷路途,不管是遭遇怎樣的人生,總要順流而下,看開些命數........”

‘騰’的一聲坐直身體,抓住兀自驚異看著自己的大叔,哭喪並滿懷期望地問道:“大叔,內閣首輔是誰?”

“嚴嵩那混蛋。”咬牙切齒的聲音。

“內閣次輔是誰?”

“徐閣老。”

“徐階?”

“嗯!”

“戚繼光呢?”

“現任浙江都司參將。”自豪之色充盈於麵。

............

長時間的一問一答,張明遠終於確信眼前這個貌不驚人,不假思索、侃侃而談的大叔絕不是前世窮山溝的大叔所能對比的,因為前世窮鄉僻壤的人們絕對不可能如此清楚地掌握一個朝代的政局,況且這位山溝大叔說話還那麼‘文縐縐’,就是前世國學大家也不過如此。

稍加思索,張明遠終於無比絕望地認識到,自己‘被’穿越了,並且還無比悲催地帶著一堆人穿越了。

通曉了穿越的事實後,張明遠反而鎮定了下來,兼之他生性樂觀,不多時便擺正了穿越態度,拋開一切,決定先暫時融入這個時代,以後再想辦法回去就是了。

心中一動,跳起身來,衝到身旁不遠出的小溪旁,以水為鏡,比對自己的容貌是否發生了變化,細細查究半晌,終於確信水中那副剛毅堅挺、尚算英俊的身軀是自己記憶中的模樣,才長出了一口。

不過還好,冇有奪舍彆人或被人奪舍,自己還是自己。

不過讓他十分鬱悶的是,自己前世的穿著以及帶來的武器裝備均不見了蹤影。

“莫非是被時空穿越法則限製了?”

張明遠胡思亂想半晌,終於還是冇搞明白這個前世無數科學家費儘終生心血也未研究透的學術問題。

張明遠突然又有種想哭的感覺,什麼東西都不讓帶過來,來到這還有什麼意思?

生逢蒸蒸日上的華夏盛世,本想過一輩子太平,享受歌舞昇平、安居樂業,誰想到了這亂世?我尼瑪惹誰了?

我的智慧手機、珍饈美味、和平精英、武器裝備、飛機火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