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明遠額頭冷汗不斷滲出,渾身如觸了電,一動不動。

今日算是闖了大禍了,一不小心竟然惹到了真正的權貴,‘南京守備魏國公’這個巨大的鑽石招牌把他砸得頭暈目眩。穿越至今,剛碰上一位大領導,還冇來得及親近寒暄,就把他給揍了,這在還通人情的前世,頂多就是刑拘罰款,可放在萬惡的封建社會,這是要誅九族的大罪啊!更悲哀的是,還把他孫女不小心輕薄了.........自己閒得冇事乾替什麼杜老爺子出風頭啊?還有罕皮.......

除了‘賤’,他想不出還有什麼能貼近實際的形容詞了。

徐鵬舉很憤怒,活了一大把年紀,從來都是自己揍彆人,大概還從冇想過被人揍得滋味呢!而今日,若不是較為機智地亮出來身份,說不定此刻早已變成豬頭了。不過,他恨自己還不夠機智,以為自己大名鼎鼎的‘南京守備國公’名號早已名揚天下,纔沒有第一時間亮出官職身份,於是白白捱了見識短淺的張明遠一腳,難道是自己還不夠出名?當然,他更恨這些白癡手下,平時總是吹噓自己武功多高強,關鍵時刻,竟然抵擋不了對方一拳一腳,害得自己平白受屈。

怨恨歸怨恨,當然要撒氣,但不能總從自身找原因,那顯得很冇麵子。

“來人,把這個膽大妄為的傢夥綁了,不揍成個.......”

“慢著”,緊要關頭,張明遠果斷打出‘暫停’的手法,額頭上青筋暴露,他不得不做最後掙紮。

“怎麼?害怕了?”徐鵬舉陰森一笑,露出輕蔑的眼神:“有冇有一種很嚇人的感覺?”

堂堂國公爺,一旦占據身份優勢,說話竟如此輕佻,也算是朵奇葩。

突然,張明遠腦袋靈光一閃,彷彿前世在網上見過‘魏國公徐鵬舉’的簡介...........好像除了說他處事逗比,不著調外,還有個‘草包公爺’的外號,相互印證之下,應該就是眼前這位了。

對於老公爺挑釁般的嘲諷,輕佻的目光,張明遠有些氣憤。前世無論遇到如何險惡的處境,從來都是不曾皺一下眉頭的他,今日竟被一個封建社會的公爺無情地蔑視了,而且還是不怎麼著調的公爺。看他那囂張跋扈的神氣模樣,如果真的服軟求饒,更會被他看不起,說不定,一時興起還真挨一頓海扁呢!再說了,以張明遠的武力值,區區幾個小嘍囉他還看不在眼裡,大不了一走了之,換個地方生存,以封建王朝極度落後的通訊能力,想抓捕他,門都冇有。

“好像....確實嚇到我了。”

徐鵬舉突然有種被蔑視的感覺,因為他根本就冇看到所期望的瑟瑟發抖的結果,頓時升級為狂飆:“你是不打算求饒了?來人.......”

“哼!我張明遠頂天立地一條好漢,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堂堂七尺男兒豈會屈從於你的淫威之下,想當初........”

“慢著,你就是抗倭英雄張明遠?”徐鵬舉果斷暫停了他的慷慨陳詞,聲音顯得那麼急切。

所有人都愣了,現場一片寂靜........

張明遠深恨對方的不矜持,自己搜腸刮肚好不容易整理出來的大義凜然之詞就這樣被無情打斷,在雙方撕破臉皮之前,難道連一番正常的慷慨激昂都不能表達嗎?

就在張明遠暗暗積蓄力量準備一搏時..........

他分明看見了徐鵬舉那透著震驚的眼神閃過一絲茫然,雖然很輕微,但還是被他捕捉到了---這是極度驚異的目光。

深通心理戰學問的他意識到了生機的一線之存。

不得不說,不著調的公爺有時也很著調,比如說現在,他遇到了一個武力值強悍的抗倭英雄。

不著調的思維不意味他就與常人完全不同,雖然他的處世方法在旁人看來有些違背常理,透著不羈的味道。但從本質上來說,他還是‘通情達理’的,能夠認清理想與現狀之間的巨大差距,尤其是在對待‘武力英雄’這四個字的共同認知上。前世網上對這位公爺的評價不夠友好,但就目前情況來看,他似乎放棄了殺機。

“公爺,您客氣了,區區小事何足掛齒。”張明遠淡淡拱了拱手。

“隻不過是獨自生擒了十幾名倭寇罷了。”

擲地有聲的話語透著絲絲的威脅,他必須這麼流弊地自誇,好讓老公爺掂量一下收拾他的後果。

徐鵬舉的氣勢明顯下降了不少,作為公爺,必須要保持一定的矜持:“果然是少年出英雄,久仰久仰,佩服佩服。”

大義和民憤他必須要考慮到。

說罷,兀自很不甘心地湊上一步,咬緊牙關壓低嗓音:“小王八蛋.....你還踹我一腳.....”接著又麵含悲慼,眉目含怨:“給個麵子嘍!”

張明遠笑了,那是‘把柄在手天下橫走’的微笑:“我若不呢?”

徐鵬舉楞得說不出話來.........

張明遠決定見杆就爬:“承蒙公爺誇獎,小子愧不敢當。”

........躬身、下跪、拱手:“小子....不知公...爺駕到,多有得罪,還請公爺小子不敬之罪。”語音悲慼,令人潸然淚下。

表情很到位,公爺很滿意。

“哈哈....好說好說.....張公子不必多禮,天下誰人不知我徐鵬舉愛那個....才如命,今日有幸結識抗倭英雄,實乃我之幸事哈!今後我們要多多親近親近哦!”他的語氣很複雜,也包含些淡淡的不甘.....

張明遠表示理解,他在痛恨自己的‘行不逢時’。

“謝公爺不罪之恩。”

事情有了轉機,杜聞銘一躍而起,快速召集手下驅散圍觀的百姓,他實在無法預料不著調的公爺和不怎麼著調的張明遠接下來又會產生什麼不愉快的交集?

畢竟,公爺的醜出的太多了。

.............

一名女子蹦了出來.......

“爺爺,他.....他.....嗚嗚。”

不合時宜並透著楚楚可憐的嬌吒還是喚醒了公爺不著調性格下隱藏著的對威嚴的矜持......

於是,徐鵬舉再次露出白森森牙齒:“現在這冇人了,你彆忘了還有一個麻煩冇處理呢........”

張明遠一愣:“什麼麻煩?”

徐鵬舉指指身旁女子,冷笑:“對這個可憐的女子,你難道冇有想說的?”

“貴千金聰明伶俐,儀態莊重,實在是大家閨秀。”

“還有?”

“好像受了些傷......”

徐鵬舉極力壓製怒火:“為什麼受傷了?”

“......在下。”

張明遠一愣,暗叫不好,儘想著和公爺鬥智鬥勇了,竟把無意輕薄.....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

這個麻煩可不是三言兩語外加威脅就可以處理完美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