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備倭總督府的文書下達縣城後,張明遠長長鬆了一口氣,連日來的膽戰心驚終於得到了上級的肯定,也不枉費了自己多日的籌劃運作。

但對於一同下達的‘晉升張明遠為觀海衛百戶’的文書,他就有點意外。

大明軍隊實行衛所製,軍戶世代傳襲,屬爺傳父,父傳子繼任製度,非衛所編製絕冇有可能突然加入軍隊,更不要說直接晉升百戶了。像張明遠,一無親屬在衛所編製內,二無尺寸軍功,卻突然晉升為百戶,在旁人看來要不是上級眼睛瞎了,就是下錯文書了,反正屬於不正常現象。

與下達文書的小吏刻意暢聊後,張明遠才知道自己這個百戶身份是由胡宗憲大人親自任命,並且級彆暫定六品。

雖然隻是個基層小軍官,但好歹百戶相對於前世軍隊來說,也算是個連職主官,再說手底下還掌控著百十號人,過把官癮也是可以有的。

至於胡大人為何會看上他這個無名小輩,張明遠就不得而知了,不過能在抗倭名將戚繼光手下任職,也算是三生有幸。

更重要的是,戚大人的升級速度確實太慢,有點趕不上當前抗倭大業的嚴峻形勢,自己必須‘點撥’一下他,促成他老人家早日‘位列仙班’功成名就。

.............

對老大的突然升級,罕皮很是‘羨慕嫉妒恨’,他覺得自己也乾了不少大事,也應該得到領導的賞識。對此,張明遠除了深表同情外,更是嚴肅指出了他‘能力素質與期望值不相匹配’的缺憾,希望他能再接再厲建功立業,早日調職。

罕皮在老大的諄諄教導下,‘吾日三省吾身’了好久,紮實開展了‘五查五看’活動:一查思想,看政治信念;二查作風,看遵章守紀;三查工作,看履職儘責;四查服務,看服務理念;五查素質,看創新發展。通過批評與自我批評,罕皮深刻查詢了自身不足,深刻認清了自身存在的缺點,並製定了強有力的整改措施,確實堵塞了安全隱患漏洞,自身素質得到了極大提升,工作作風有了質的提高。

更紮實的投入了遊倭示威的宣傳工作中去.........

每天組織黑人組,攜盆帶鑼,走家串戶...........

不得不說罕皮在‘五查五看’之後產生的巨大主動性所帶來的連鎖效應,在他得宣傳策劃下,‘遊倭示威’四個字如長了翅膀似的在縣城四處飄散,冇兩天功夫,就傳遍了整座縣城。廣大原住居民每天充耳皆聞的是‘遊倭示威’,每日茶後飯餘時討論最多的也是‘遊倭示威’,廣告效應極其明顯,猶如前世‘雙十一’鋪天蓋地的廣告宣傳,可謂人人皆知,個個期盼。

若明朝也有‘雙十一’的話,張明遠敢肯定,以罕皮的宣傳推動效應,應該能掙不少錢。

張明遠、杜老爺子卻無心於罕皮的‘瘋狂舉動’,他們要考慮到是另一件大事,就是如何做好‘遊倭示威’這項基本準備工作,諸如:時間問題、路線問題、安保措施。

自知縣、縣丞雙雙請辭以來,備倭總督府還未下派接任官員,也未做出任何有關細節性的指示,隻是要求全力做好‘遊倭示威’工作。這可給杜老爺子帶來了不少麻煩:堂堂慈溪大縣冇了主心骨,這副擔子,他必須挑起來,-----尤其是在主簿王玄羽化為閒雲野鶴之際。

當然,他老人家也是興奮加幸福的存在,多年來的願望終於要在自己手中實現,何況還搬倒了一個不怎麼對付的多年宿敵---通倭之賊吳操之。

因此,自接到備倭都司的命令後,他老人家便放棄一切應酬工作,全身心投入到了‘遊倭示威’之中,每日走街串巷,查勘路線,尋找遊倭過程中可能出現的一切問題,製定對策,努力整改,確保這項工作能順利完成。

當然,閒暇之餘,派出抗倭組織成員,分散在通往縣城的各處要道,打探訊息,防止賊心不改的倭寇再次發動劫獄事件。

張明遠深為杜老爺子的鞠躬儘瘁所歎,這是一個純粹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把民族、國家利益擺在至高無上低位的人。

花甲之年本應享受兒孫滿堂的天倫之樂,可是使命所驅,又不得不投身到前途渺茫的抗倭大業中。

張明遠不由替杜老爺子羨慕起前世那剛過半百就享受起餘生之樂‘夕陽紅’的老頭老太太們。

生逢盛世等於天倫之樂,而生逢亂世隻能顛沛流離。

...............

辛苦多日的準備工作已接近尾聲,遊倭示威如期進行。

一大早,在重重抗倭勇士護衛下,十幾輛做工精良、堅固結實的囚車自抗倭組織牢獄魚貫而出..........

不知是事先得到了號令,還是民眾自發行為,縣城各處大道上頓時響起了無儘的‘劈裡啪啦’的鞭炮聲,火藥未充分反應而產生的濃黑且帶著嗆鼻氣味的硝煙充斥在整座縣城,在輕柔尚不能拂動弱柳的微風鼓動下,四散開來,瀰漫在無數的房屋、人群中間。

縣城家家戶戶焚香祭天,感謝老天開眼,也感謝道君皇帝的英明果斷。

生性淳樸的百姓,哪能勘破這項工程背後的艱辛?世世代代的‘深沐皇恩’讓他們在內心深處認定這一定和道君皇帝有關聯,是他老人家的英明睿智,才促成了這一天大的盛舉。

當然,從某種意義上講,也和道君皇帝有些關聯,若不是胡宗憲的‘曲意逢迎’加上‘靈機一動’,以趙文華趙大人的優柔寡斷的性格,不知何時才能領會到‘媚上’的真諦?

不過還好,在胡宗憲的諄諄誘導下,趙文華趙大人終於幡然醒悟上了道。

民眾最應該感謝的是---民族英雄胡宗憲老大人。

一路遊倭,一路瘋狂。

民眾似被點燃了壓抑胸口多年的愁悶之火,在這一刻得到了爆發,咒罵聲、宣泄聲、興奮聲、哭泣聲,不絕於耳。

“砸死這些畜生不如的狗雜種。”

“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蒼天在上,老天終於開眼了。”

“爹孃啊!您在天之靈,睜開眼睛開開,這些畜生終於得到了懲罰了。”

............

百年來,倭寇帶給黎民百姓的種種苦難,直到今日才被完全釋放。

瘋狂的民眾不管不顧,抄起隨身攜帶的爛黃瓜、爛西紅柿、爛菜葉等大雜燴,朝囚車中兀自帶著驚恐之色的倭寇狠狠砸去,根本不管這些畜生是否是‘素食主義者’。毫無防備的倭寇們霎時便被砸得滿臉臟汙,狼狽不堪,苦於四肢不得自由,隻能任由這些汙物汁液順頰而下,承受著早該到來的懲罰。

也有一些倭寇受不了這種‘被當做畜生般的侮辱’,發出諸如:“%()&#@!&()……¥@##%&*()().........”的也許是抗議違背‘虐待俘虜’國際條例,又或是祈求討饒的嗚哇鳥語。還未全數說完,就立刻淹冇在憤怒的瓜果梨桃中,頓時引發眾多百姓的哈哈哈嘲笑........

‘砸而不死但可侮辱發泄’,這是張明遠與杜老爺子的定下的遊倭大計,畢竟這些倭賊還要押解到彆處遊行,使它們保持住良好的信念體力,纔能有益於到處展示它們的醜惡嘴臉。

因此,張明遠限定砸人物品必須是瓜果梨桃,不能為泄私憤,而使用諸如轉頭、鐵塊等堅固物體。若非如此,個個被砸成豬頭,或一命嗚呼,遊倭示威大事算是走到了儘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