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很亂,兩張桌子拚湊在一起,吳操之趴在上麵......

前世電影上悲慘而眼熟的一幕活生生地展現在眼前.........

衣衫不整的吳操之如喪考妣般大哭不止,臉上儘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兀自在幾名非洲人民的努力操縱下進行著無畏的抗爭,幸運之神的光環總不會盤旋在一個人頭頂,此時他就是這種心情。

鑽心的疼痛自外而內陣陣傳入,殺豬般的嘶嚎迴盪在室內..........

杜氏父子徹底石化了,臉黑的像鍋底,輕輕一刮或許能刮下來厚厚的一層黑灰.........

絕對的慘絕人寰。

張明遠有種想鑽入地縫的感覺----若地上有縫隙。

這一幕打死他也不會想到,時常萌萌噠且小清新的罕皮還有著不為人知的一麵。罕皮太沖動了,也太粗暴了吧!

印象中的罕皮總是一個善良純情的大男孩,為何會變成今日這般模樣?難道盜版光碟看多了?印象中非洲人民很窮困的啊?

張明遠無法抑製住自己瘋狂生長的緋腹之念。

“住.....那個......”張明遠突然忘詞了。

杜氏父子趕忙上前將衣服遞給吳操之,滿麵羞愧地不住向他道歉。

吳操之哆哆嗦嗦穿好衣服,一骨碌跳下桌子,蹲在牆角處,雙手互攏,緊緊護住身體,絕望嘶聲哭泣著,不時騰出雙手撫摸自己那受傷嚴重的身體某部位,如遭受暴風雨無情摧殘打擊的溫室小花朵。

“混蛋,你們都是畜生,你們敗壞斯文,我要......”吳操之厲聲喝罵,屈辱的淚水如迸發的泉水奔湧而出,他實在是忍受不了了,這難為情的一幕終將成為他下半輩子刻骨銘心的記憶,他實在說不下去了,因為說多了都是淚水,還不如儘情讓淚水流出,或許能稍稍洗清一下這屈辱的痕跡。

“杜聞銘,冇想到你是個人麵獸心的傢夥,我.........”

“我都招,我說,我說,我全都說,你們若再侮辱於我,我一頭撞死在這。”

...............

“.....咳咳...這個,罕皮,裝純遭人‘掄’的‘掄’字不是那個輪。”張明遠有些難為情,語重心長之意展現臉龐:“罕皮啊!你真的想多了。”

“老大,是你說的。”萌萌噠且小清新的模樣湧上罕皮的臉龐。

“....咳咳咳,華夏的漢字裡,這裡應該作為提手的‘掄’。”

罕皮忍不住了,他感到了老大的羞辱,同時自己也受到了羞辱,哭喪無語:“..........”

“作為一個奉行儒學仁義觀念好人觀的我,不得不對你禽肉般的衝動表示譴責。”

罕皮:“.............”

銅鈴的眼睛一臉無辜。

漢字太尼瑪難學了。

.............

吳操之受不了屈辱全招了,但招供的內容還是讓張明遠嚇了一跳,幸虧冇有意氣用事上報到總督府。

尤其是可能牽涉到了大明剿倭的頂梁柱-----胡宗憲。

明朝的倭寇為什麼難以消滅?原來竟有高官相互勾結摻雜其中。

明朝的走私基地-----福建。

福建多山,可耕之地有限,步入明朝中期後,現存的土地不足以養活日益龐大的人口。於是,頭腦靈活的沿海百姓便將目光投向了海洋,發展對外貿易,向海討生活。

這種不為政府添負擔,自發地解決就業問題的行為,不但冇有被朝廷鼓勵,反而因為違反大明祖訓“片甲不得入海”而被勒令禁止。渾不怕的人們隻得將貿易轉到地下,與日本、葡萄牙等商人勾結,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走私網絡。

而走私利潤相當驚人,一年所得遠超耕地,又吸引了更多人加入到這個行列中來。

尤其是當地的土豪,他們手中握有大量田產,靠著耕讀傳家的傳統,通過科舉入朝為官,並逐漸在朝堂中形成了一個以福建人氏為主的小幫派。在朝,他們官官相護、黨同伐異;在家,他們相互勾結,形成地方勢力。

眼看著搞走私的鄉裡鄉親都發財了,土豪們也坐不住了,決定“下海”一起乾。通過土豪們的牽線,走私集團打通了官場,通過行賄、入股等方式將走私行為半公開化,勢力蔓延到浙江地區。

嘉靖初期,走私集團在浙江舟山的雙嶼島上公開建立起了一個走私基地。雙嶼島東西兩麵各有一座海拔超過250米的高山,兩山中間有一塊寬度超過20公裡的空地,用於貨物集散,一道南北走向的河流穿島而過,船舶入港非常便捷,大量搞走私貿易的小商小販集聚於此,逐漸形成了規模經濟。

1545年,一個名叫汪直的中年人乘坐葡萄牙人的商船來到日本。汪直原是安徽人,年輕時做鹽商虧了本,無奈之下來到雙嶼島討生活,很快與當地海盜打成一片。汪直此次乘船來到日本,是受到當地藩主鬆浦隆信的邀請,前來商討貿易問題。

鬆浦隆信一直希望能與大明通商,無奈因為“寧波爭貢”事件,大明對日本展開貿易製裁禁止日本商船來華。雙嶼島走私貿易繁榮的景象讓鬆浦隆信看到了希望,大明的商品在日本可是奢侈品,利潤驚人。雙方談得非常投機,鬆浦隆信決定派三名日本武士協助汪直。

就這樣,汪直親手將日本倭寇帶進了國門。

..............

於是,東南沿海地帶形成了巨大利益網絡,無數官員、地主牽涉其中,吳操之就是其中一個。

嚴世蕃和羅龍文(嚴黨之一,確係倭寇)是哥們,而羅龍文勾結倭寇,嚴世蕃也就與倭寇掛上了鉤,他們聚集海匪,並企圖裡通外國,逃往日本。

胡宗憲刻意交好趙文華,以完成剿倭大業,而趙文華為嚴嵩乾兒子,係嚴黨之人。

更令人恐怖的是,胡宗憲大人是嚴嵩的學生。

東南抗倭大業豈能少了胡宗憲大人?

不管曆史如何評價胡宗憲大人,但他老人家為華夏民族做出的巨大貢獻不可抹殺,這是對曆史名人的尊重。

這就是作為通曉後世曆史的張明遠為何小心翼翼,他不敢亂了曆史大事件,若不然,他就是曆史的罪人。

哪怕是在平行世界中,也不能任性為之,稍有不慎,將墮入萬劫不複中。

.............

一連串,雜亂不清的社會關係,理不清亂如麻。

若被監察禦史們知曉了此事,被誤認嚴黨的一代剿倭英雄----胡宗憲怎麼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