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杜叔,咱們命不該絕,張公子來救我們了。”霍舉呆了片刻後,喜極而狂。

勇士們歡呼了,本就充滿了力量的他們此刻更加激情四射,杜老爺子手撫長鬚,大笑一聲,帶著勇士們衝了過去,他們壓抑太久了,要得到狠狠的釋放。

加入了生力軍,戰場局勢瞬間逆轉。

原本攻勢猛烈的倭賊此刻吃不消了,在非洲大漢與抗倭勇士夾攻下,不多時便陷入了困境。

張明遠並未衝鋒,隻是小心護佑在杜老爺子周圍,護衛他的安全。交戰之餘偷閒觀看戰況。

不得不說,這些拿慣了AK的非洲大漢們舉起大刀長矛也是所向無敵的勇士.......

高大的身軀本就比倭賊高出兩頭,身高占儘了優勢,簡直就是居高臨下砍菜切瓜;強壯的腱子肌肉又比形銷骨立的倭賊多了幾分孔武蠻力,往往拽過一個倭賊,隨手往地上一扔,就能震暈一個,簡直就是古代版的非洲大漢狂虐小倭賊。

若能給他們一把AK,也須可以統一世界。

毫無懸念,倭賊完敗,殲敵四十二,生擒八個。

...........

“多謝張公子搭救,今日.........”搖搖欲墜的杜老爺子走上前朝張明遠重重一拱手。

張明遠趕忙扶住老爺子,插口道:“老爺子英雄無敵,實是我等小輩欽慕的對象。”

頓了頓,幽幽道:“隻是有些慚愧。”

杜老爺子一愣:“何來慚愧?”

“.....咳咳咳,就是那一箭。”

杜老爺子麵色微紅,隨即絲絲黑線湧上:“張公子,箭術不精可以習之,何來慚愧之說?想我大明弓馬立國,馬上取天下,上自將帥,下到小卒,哪個不是弓馬嫻熟,隻要..........”

張明遠連連擺擺手,果斷打斷老爺子欲長篇大論的政治教育,哭喪道:“老爺子,射您的那一箭不是我。”手指了指罕皮:“是他。”

罕皮如一隻小兔,輕靈乖巧地竄入了密林中。

畢竟,非洲大漢也愛麵子地。

..........

“哼,我要是有一把AK,百米之內,指哪打哪,哪還有如此丟人的事。”

“不過這弓箭確實該好好練練了,陣前烏龍確實不好玩。”

躲在密林深處的罕皮在‘吾日三省吾身’

*******************************

此戰不僅破壞了倭賊欲劫牢獄營救同夥且籌劃多日的自認天衣無縫的計劃,還極大鼓舞了整個觀海衛防區抗倭將士的信心,當然還順帶揪出了隱藏慈溪縣衙多年的通倭叛徒-----吳操之。

此戰伊始,飽受倭賊摧殘的知縣柳東伯生怕敵方勢力強大,抵擋不住,立即向觀海衛示警,請求衛所軍隊支援。參將盧鏜接到示警後,來不及請示上級,立即率領衛所軍隊向慈溪進發,誰想尚未趕到,連倭賊的影子還冇看到呢,就收到了慈溪剿倭大捷的戰報,著實讓他詫異不已,隻好率領將士再次回到衛所。

不過,他倒記住了一個名字----張明遠。

................

張明遠當然不知道自己已被一代名將盧鏜惦記上了,不過他冇工夫去想這些東西可能帶來的後果,但返回縣城的路上著實打了好幾個響噴嚏確是實實在在的。

此舉,立刻被自詡精通漢文化又極力要消除‘一箭之偏’可能帶來巨大危害的罕皮立即奉承為‘桃花之喜’,還煞有介事地搖頭晃腦掐指一算,而後直指縣城,大喜曰:命中紅顏知己當在數日後現身。

對罕皮那點小心思,張明遠再清楚不過,在輕輕踹了他幾腳後,命令他做好審訊吳操之的工作。

罕皮隻能麵露萌萌噠且小清新的無辜模樣,並對此深表懷疑:為什麼一個不遠萬裡而來的外國友人,總是要承擔一些不符合自身文化素質的工作?大明文官智力超群,能思善變,豈是他這個略通文采的非洲大漢所能征服的?不過處於老大淫威之下,思量日後可能會出現的種種不擇手段的被虐手法,罕皮決定暫時屈服於他的淫威。

張明遠深知罕皮隻要露出這種令人胃部產生強烈不適感的表情舉動時,就代表著他又出現了懵懂純情且毫無眼力見的牛角尖念頭,可能會一不留神說出什麼不合時宜的話來,趕緊又踹了他一腳,故作神秘又正色地指出了罕皮不著自身修養可能會帶來的巨大危害。

這是一項很重要的任務,以罕皮龐大威武的身軀絕對能夠勝任。

當然罕皮隨口而出的‘桃花之喜’就是個念想,他可不能考慮這個,他現在需要考慮的是如何處置此次大捷,以及通過審訊吳操之後可能會揪出的更大通倭問題,因為前世在網絡上也曾搜出過關於大明的通倭事實。

對於這個問題,他不得不考慮。

早在與罕皮無意間撞破小嘍囉夤夜探望倭寇、撲倒小嘍囉、海扁小嘍囉、審訊小嘍囉時,張明遠就已得知了吳操之參與通倭的重大事實,後來與杜文明父子商議後,決定韜光隱晦,暫不揭發吳操之,待全殲倭寇後,再處置這件事。

尤其不能告訴知縣柳東伯,他會被完全嚇尿的。

張明遠也不是冇和杜氏父子商議過關於如何處置通倭的吳操之這件事,杜老爺子的建議是戰後立即上報總督府,由總督府裁決。

張明遠卻不以為然,‘飽讀詩書’且領先大明幾百年見識的他認為不能過早上交總督府,應細細審訊後,依據事情的輕重緩急再做定論。杜氏父子對此表示深切不解,在請他給出令人信服的理由時,他又擺出一副高深莫測兼有難言之隱的模樣,杜氏父子隻好作罷,誰讓人家總能在智力發展方麵勝一籌呢?

不是他不願意講,而是通倭之事牽扯太大,萬一深挖出什麼大人物,以大明那炒不熟、砸不壞的監察禦史們的三寸不爛之舌,肯定要上達天聽,到時候鬨得沸沸揚揚,天下皆知,於抗倭大業毫無益處。

大明嘉靖皇帝一生雖愛好煉丹打坐,尋求長生不老之術,但作為史上最聰明的帝王,卻對‘欺君僭越’和‘通倭大罪’嫉惡如仇。若讓監察禦史們就此奏上一本,以嘉靖的性格,不掀起一場血雨腥風纔怪,到時候,東南沿海地帶的抗倭大業可能就陷於萬劫不複狀態。

那樣的話,他張明遠就是一個曆史罪人。

其中緣由,張明遠決定爛在肚子了,待以後時機成熟時在做決斷。

.............

“罕皮,你應該做好輪人的準備。”張明遠凝視前方,淡淡道。

“老大,是裝純遭人輪嗎?如何輪人?”

杜老爺子不解道:“張公子,何為輪人?”

“.....咳咳咳,老爺子,少兒不宜、少兒不宜。”

“那何為少兒不宜?”杜老爺子徹底懵了,他有些好奇張明遠口中隨時蹦出來的新詞語到底何意?怎麼自己都聽不懂?甚至有些懷疑自己已年老跟不上形勢發展了。

“......咳咳咳,這個,應該是老兒不宜。”

杜文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