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有著幾千年‘開會作指示’文化傳統的古老國度,領導會上講講話,做做指示,既有助於工作推進,又能統一思想,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還能在下屬一臉狗眼看星星的盲目崇拜中獲得近乎人生巔峰的最美滿足感,何樂而不為?

如今,張明遠愈發喜歡這種天馬行空似的侃侃而談了,下屬捧場,領導享受,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那種感覺簡直了.......

同時,張明遠還發現自己越來越像個有模有樣的官場老油條了,圓滑性、煽動性、振奮性.....各種激勵屬下的行為層出不窮,遊刃有餘,正不知不覺間毫不客氣的引領了大明朝官場文化潮流,狠狠地為它的發展壯大注入一汪清澈新鮮的血液。

因此,張明遠‘做指示’更有心得,講了一堆很提氣的指示精神後,忽然想起了還要到火器局進行業務交割,這件事情不敢怠慢,必須儘早完成,這枚燙手山芋扔出去越早越好,砸在手裡指不定哪天就會爆炸,抱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理想信念,張明遠覺得今日無論如何要完成這項任務。

趁著千戶所人人熱淚盈眶,激情亢奮時,張明遠喊了罕皮、孔顏,托人尋了幾輛馬車,讓他倆帶了一隊軍士,護送著工匠、製造器具、秘方材料什麼的,一起趕往火器局。

一路尋訪找到了南京城官方火器局,與火器局李監正見麵後,在李監正詫異震驚的眼神中,二人開始了‘小地瓜’等新式火器的業務交割。

掌管明朝軍器製造業的具體機構是工部虞衡清吏司管轄的軍器局以及內府管轄的兵杖局。

南京城作為大明留都,當然火器局各項設置與京師一般無二,而且,軍器製造的倉庫(戊字庫和廣積庫)也是工部管轄的。戊子庫儲藏的是弓箭盔甲等物品,廣積庫儲藏的是硫磺、硝石等物品。軍器局和兵杖局在洪武年間叫做軍器和鞍轡二個局。

軍器製造和軍器相關資源的管理都是軍器製造局的職責所在。

李監正早就聽說了‘京營大比’結果,更對牧馬千戶所發明研製的新式火器報以由衷的感歎,正沉浸在震驚中不可自拔時,張明遠帶著一乾人來到,於是......李監正不淡定了。

張著大嘴,忽閃忽閃著明亮的大眼睛,李監正對張明遠表示了熱切露骨的讚美,情真意切中或許摻雜了一些私人感情在內,說著什麼.....張千戶威武,張千戶人才,能發明如此大威力火器著實絕頂聰明....等等肉麻之話。

說到動情處,撩起官服下襬盛意拳拳就要下拜,說是要代天子感謝張千戶為國為民之無上忠心,下跪的尺度越來越大,一直快要跪倒在地時,張明遠果斷

叫停。

肉麻的讚美意思表達清楚了就行,冇必要示得那麼基情,同樣是大明官員,張明遠不才,臉皮還不夠厚,冇有讓非直屬同僚們恬著臉跪舔的習慣,同時也希望李監正潔身自好,彆總當個跪舔一族。

被張明遠果斷叫停膜拜衝動,李監正忽然有些心灰意冷,生無可戀起來,讀書人‘仁義禮智信’樣樣精通,遇到生平知己仰慕之人,當然要一傾心中感慨而後快。張明遠不能明察秋毫,無理拒絕讀書人愛才慾念,著實可惡,不免有氣。不過轉瞬間,又轉怒為喜,抬起頭時,臉上敬仰之色更真摯了,接下來的言語.......更露骨了。

大明火器事業發展不順,上級不甚重視,導致如今火器發展存在瓶頸,多年來未曾推陳出新,李監正早就心灰意冷了。

人纔不多,業務不熟練,冇有強大的政策扶持,如今火器局著實不好混,若是長年冇有較大成果,他這個監正職位恐怕保不住了。

李監正神情落寞兼神采飛揚地告訴張明遠,因為火器事業發展不利,加上年紀大了,到了退休年齡,火氣行業他不打算乾了,打算從此隱退山林,做個瀟灑老翁。

張明遠大驚,趕緊掏出一摞摞圖紙,又命罕皮帶上工匠師傅,由師傅們當場指點新式火器,然後好整以暇看著李監正的表情,從落寞到震驚,最後變得欣喜若康,嗯,很精彩。

良久。

瞭解瞭如此多的新式火器後,李監正忽然抬頭望天,眼眶漸漸濕潤,說著什麼大明幸甚、南京幸甚、百姓幸甚、抗倭大業幸甚......雲雲,瀟灑而落寞的一塌糊塗。

張明遠等人一臉複雜,呆呆看著李監正精彩表演........

張明遠也仰頭長歎.....大明官場奇葩真多啊!

又是良久。

李監正徹底釋放心靈後,看向張明遠的眼睛忽然又老淚縱橫。

心理落差如此之大,從大明火器事業發展滯後遭遇瓶頸,到如今從天而降新式火器發明,李監正都懷疑自己上輩子是不是做了普度眾生的大恩的,雙手哆哆嗦嗦捧著一摞圖紙看了良久,老淚止不住在眼眶裡打轉,稍微眨一下眼睛,一串串淚珠如線條唰唰飄下,重重砸在圖紙上,打濕了圖紙,也潤澤了李監正那乾涸多年的心靈沃土。

惆悵多時,懷抱定時炸彈似的,雙手隻敢哆嗦,不敢輕易放下,又沉默半晌,嘴角不停蠕動,似乎在籌措華麗辭藻,終於小心翼翼開了口:“張千戶絕世之才,老夫代天下蒼生謝謝您了。”

張明遠都等的不耐煩了,這老頭囉囉嗦嗦大半天,前戲做的很充分,就是不進入實質性環節,眼瞅著天色不早了,肚子

裡咕咕作響,好不容易出來一趟,耽誤了逛街事小,到街頭繁華地界任性消費一次的機會都快被他磨冇了,無奈之下,隻好央求這貨快點。

“李大人,所有新式火器製造圖紙、工匠、原材料都已齊備,您看我們是否快速交割一下,本官還有些要事要辦。”

李監正終於反應過來,觸電似的將圖紙放在桌麵上,用一層層紅綢子包裹好,祭拜祖宗牌位似的小心翼翼放入保險箱,鄭重其事上好鎖,又憐而更憐地使勁剜了箱子幾眼,眼神中儘是不捨,才慢慢回過頭,嘴唇抽抽著道:“收好啊!必須收好!這可是永葆大明江山萬年永固的東西啊!哎!張千戶絕世才華,老夫佩服得五體投地。”

張明遠打著哈欠,擦擦快流出來的淚花,不好意思笑笑,真冇什麼值得炫耀的,前世帶來的東西太多了,腦子裡現在還有很多呢!新式火器都能令他盲目崇拜至斯,若是說出其他東西,這老貨估計會連夜打造張明遠牌位,與祖宗們供奉在一起,從此享受冷豬肉配享。

幸虧,張明遠是個低調的人,做過事冇必要到處宣揚,說了得不到好處,也容易惹禍,比如碰見死太監陳宏,陰陽人劉世延。

理論研發的過程當然省去,儘量縮短此次交割時間,張明遠主要揀乾貨說:“李大人您彆管那麼多了,這都是內守備陳公公交代的,他說了,交割給火器局後,令火器局好生看管,加緊研製生產,儘快批量裝備各衛所。李大人抓緊推行即可,到時候您可有的忙了,指不定朝九晚五忙得不亦樂乎,冇日冇夜奮戰在火器製造研發戰線上,相信大明抗倭事業在李大人後勤保障堅守下,定會蒸蒸日上,殺儘倭賊,還我江山。”

不惆悵的李監正,聽到這幾句馬屁,更興奮了,雙眼猛放精光,看向張明遠的眼神更熱切了,連連點頭:“對,對,本官一定謹記,為不耽誤抗倭大業,本官決定自今日起,立即投入研發製造,為大明抗倭事業儘職儘力,想當初.....”

擺出個憂國憂民蕭索架勢,李監正立馬陷入憂思,毫不猶豫開啟理想信念傾訴模式。

張明遠大驚,趕緊止住他。

“嗯,李監正今後可以猛烈釋放熱火青春了,若李大人覺得不足以表達心中忠君愛國情懷,大可以把圖紙頂在腦門上,趴在地上滿南京城匍匐前進,各官軍衙門長官自不會說什麼,說不定還會讚揚李大人恪儘職守......”

《萬古神帝》

李監正一愣,隨即白了他一眼:“絕密檔案,殺頭的大罪,你以為我傻?”

張明遠嘿嘿一笑,能把這貨拉回現實真是一件天大恩德,絕對勝造七級浮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