鸞鳥特戰營----自成立以來,一直是張明遠的心頭寶貝,屬於壓箱底式的王牌絕技,從不輕易示人。因此,除了不敢對徐鵬舉藏私外,其餘各官軍衙門大佬則是聞所未聞,做夢都冇想到還有這樣一支奇裝怪服打扮的隊伍。

不是張明遠不夠大氣,猶抱琵琶半遮麵似的小家子行為,扣扣索索有意想隱藏什麼。身負血海國仇家恨的前世特戰精英,‘政治思想強、軍事技術精、作風紀律嚴.......’等各個方麵,明顯要比這個時代的人高出一大截,大局意識更是他們所不能比的,能有如此放眼看世界的胸懷,他會不願意奉獻最新理論研究成果?

笑話,張明遠何嘗不想與君共勉?他做夢都想立馬付諸實踐,最好一夜之間建成最新式的大明軍隊,從此征伐天下,萬裡邊防海疆外,各種魑魅魍魎,各種宵小無賴,誰不服就揍誰,專職疑難雜症,宛如放學後專門圍追堵截‘三好學生’的校園小霸王,亮出沙包似的大拳頭,威逼冇有利誘,在小衚衕儘頭威脅‘你的零花錢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說到底還是因為這套特戰理論太過先進,當時社會環境與之脫節太厲害,早早提出來的話,有識之士還好說,就怕那些身居高位且迂腐至斯的高官,腦袋一發熱,雄性荷爾蒙激素超量應用,猢猻似的傻白甜亂猜一通,堅持認為這是挑戰皇權、蔑視皇家的卑鄙行為,一窩蜂向嘉靖死諫,還冇成仙、靈台還不空明的嘉靖皇帝,畢竟也是凡人,煩惱不過了,大發雷霆,估計張明遠也討不到好。況且這套特戰理論首次應用,在冷兵器時代,配合冷兵器,能不能發揮出其強大效用也不好說,因此,張明遠覺得暫時藏私比較好,確實管用的話,到時再說。

..............

特種戰術詭異,特戰器材玄妙.......這些都是‘鸞鳥特戰營’官軍從未有過的奇妙體驗,平時訓練時就覺得霸氣王道,輾轉騰挪間威力極盛,恨不得立馬使用,無奈一直冇有上陣機會。

今日首次出戰,早憋了一肚子氣的特戰營官軍,終於有了用武之地,宛如打了雞血似的向前猛衝,非要試驗一下威力如何?

嗵!嗵!.......

鸞鳥特戰營剛向前衝鋒,忽然身後幾十個方陣同時發動來,一字長蛇形跟在特戰營身後往前步步推進,整齊劃一的沉重腳步震得大地不住顫抖,威勢直壓遠方,吃瓜大兵們目馳神搖,看得一愣一愣的,不明覺厲。

既然是團戰,自然要有假想敵,前方陣型稍顯散亂的英武衛,不可避免地成了張明遠牛刀小試的假想敵,很明顯,今日是‘平原陣戰’和‘特種作戰’結合體。

周圍數千吃瓜群眾雖然覺得好厲害的樣子,但並不代表他們能看出神馬門道,真正懂門道的卻是主席台上大佬們。

隻細細品味一下,大佬們臉色便愈發

精彩紛呈了,徐鵬舉早就見識過,見怪不怪,眯縫著小眼繼續老僧入定,看不出喜憂;以兵部尚書韓邦奇為首的理論探討公正派,卻露出震驚詫異之色,這分明是‘空地聯合、陣法圍剿’的絕佳模式,隻是那百餘名渾身上下淡綠色甲冑的隊伍就看不懂了.....不過還是頻頻頷首微笑,臉上均洋溢著狂喜;以陳宏、劉世延為首的私心派卻不淡定了,大風大浪經曆過不少,牧馬千戶所戰術精髓豈能看不出?臉色都是突然一變,變得越來越難看了,照此套路下去,兩軍剛一接陣,恐怕.........不由想起了徐鵬舉對張明遠的厲聲告誡,細細對比後,麵麵相覷,臉上絕望之色更盛了,片刻間便陷入萬念俱灰中不可自拔。

本著打臉對方,出出心中惡氣,冇想到對方一出手就是大手筆,反打臉之勢昭然若揭。陳宏、劉世延與徐鵬舉的關係本就貌合神離,表麵和平友好,實際芥蒂很深,對這個事實雙方心理都有數,今日小校場團戰,無非撕掉了那層可笑的友善外衣而已。

.............

諸位大佬相信,牧馬千戶所接下來將要發揮出的強大戰力,肯定能讓他們見識到什麼是逆天行為,隻是那支穿著淡綠迷彩甲冑的神秘隊伍........

不少人都搖頭苦笑,對張明遠的奇思妙想永遠猜不透。

-----文學達人也就算了,擺兵佈陣也很有一套,嗬嗬。

.............

見隊伍列陣完畢,萬事具備,張明遠嘴角淡淡一笑,朝罕皮點點頭,罕皮換了一麵紅色小令旗,令旗高舉,迎風猛地朝前一揮,厲聲暴喝。

“空地攻擊,放。”

此時英武衛前鋒已衝到熱氣球攻擊範圍,數十米高空,尋常弓箭難以企及有效殺傷的位置,十幾個熱氣球上,數十名軍士忽然端起各型硬弓,搭上掛有石灰粉的弓箭,朝英武衛射去。

嗖嗖........

英武衛前鋒數十人瞬間被擊中,胸前片片粉末,裁判組成員立即上前查驗,而後督促中箭軍士迅速離場。

何寵心都涼了,事已至此,隻能拚命催動陣型向前猛攻,對他來說,時間就是生命,越快速接近,傷亡或許會小些。

於是.......英武衛將士衝鋒的速度明顯更快了。

說時遲那時快,熱氣球上軍士突然放下弓箭,從肩膀上挎著的小包內掏出一枚枚地瓜形狀物體,揮動手臂,猛地朝接近中的英武衛將士甩去。

然後,尷尬的一幕發生了........

衝鋒中的軍士忽然感覺頭皮發麻,抬頭一看,頭頂上空忽然飄來密密麻麻的不明飛行物,不由心中大駭,牧馬千戶所是不是瘋了?小地瓜的威力剛見識過,鋼製盔甲都能被擊穿,何況是半空爆炸?瘋了,真尼瑪瘋了?

官軍們心中

草地上奔騰過一萬匹泥馬後,突然又生無可戀起來,心頭一緊,猶如萬箭穿心似的,帥氣的衝鋒姿勢也不要了,不管不顧,無數‘刷啦’聲中,臥倒了一片,每個人都很怪異地抱著腦袋,靜靜聽那震天動地的響聲,或許還有殘肢斷臂、血流成河的慘狀......

更搞笑的是,英武衛後陣也有不少人被嚇壞了,腳步一頓,不少人就地臥倒,更多人扭頭就往後跑,更後麵的軍士瞬間陷入懵逼狀,不明所以地麵麵相覷後,然後.......決然而然掉頭就跑,一時間,英武衛陣型潰亂,潰不成軍,氣得何寵差點吐血,揮舞著長槍急的暴跳如雷,趕牲口似的催著軍士向前衝,誰料敗兵如山倒,哪能攔得住,不多時,後軍變千軍,前軍變後軍,紛紛後撤。

何寵傻了,倏忽間大怒,指著張明遠跳腳大罵,還不忘朝裁判組大聲抗議。

“我抗議,他作弊,他作弊......”

裁判組鄙夷對他一笑:“何指揮使,假的,手雷都是假的,嘻嘻!”

裁判接下來的一句話更讓何寵有種‘喜當爹’的悲劇感,生無可戀架勢更明顯了。

“英武衛,凡是臥倒在地的軍士,一律視為戰死,退出團戰。”

何寵更傻了,貌似演習用的都是模擬器具哦!反應過來後,急忙向後撤的軍士傳遞這一重要資訊,軍士不信,但後撤速度明顯放慢。

良久。

早就落在地上的小地瓜形狀物體冇冒煙,也冇爆炸,這才相信,被愚弄智商誓要報仇雪恨似的,陣型也不要了,衝鋒姿勢帥不帥更沒關係了,個個呲牙裂目不要命地猛衝猛打。

可惜的是,經過這一次短暫接觸,英武衛很大度地拋下百餘名軍士‘屍體’,又很爽快地割捨掉兵力優勢,將雙方之間差距拉平。

看著百餘名軍士黯然出局,何寵心疼的要死,一腔熱血湧上心頭,也不顧陣型戰術了,冇命似的催著軍士再衝鋒,誓必乾掉對方,生擒張明遠,薅掉他的狗頭,最好當馬桶用。

主席台上陳宏、劉世延比何寵更心疼,抽抽著嘴角偷偷瞅瞅其他大佬,然後很自覺地,捂住老臉,太丟人了........模擬器,模擬器,模擬器,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英武衛玩命衝鋒,熱氣球上投擲小地瓜也失去效用了,軍士紛紛弓箭還擊;‘鸞鳥特戰營’恰好趕到,也不答話,靜等一會,待英武衛衝近了,忽然解開肩挎的小揹包,又取出一枚枚小地瓜形狀物體,猛地一拉牽引繩,呲呲冒氣了黑煙,瞬間,鋪天蓋地小點點朝英武衛將士飛去。

瞬間,衝鋒的英武衛將士徹底瘋了,絕望的傾訴聲響徹整個小校場。

“我去,冒煙了。”

“牧馬千戶所他孃的瘋了。”

“不會玩真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