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太監忠心耿耿起來,其強大的忠君愛君之心,絕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

接下來,張明遠就見識到了陳宏的惴惴善誘。

陳宏凝眉半晌,一張白臉抽抽不停,忽然又盯著張明遠,更嚴肅了:“張千戶,這些東西都是你造出來的,它的威力你是知道的,其中利害想必你更清楚,可雜家還要再提醒你一句,這些殺器製造秘方切不可泄露出去,凡參與的製造人員一律嚴格看押,這些秘密必須爛在肚子了,明白嗎?”

張明遠唯唯諾諾,陳宏的意思他當然明白,絕密武器泄露出去是要掉腦袋的,想通此節後,額頭冇來由冒出一層冷汗,政至鬥爭經驗畢竟太薄弱了,直到今日才知道其中利害,臉上也帶了幾分餘悸,心中更後怕的要死。

當初自己還是太大意,想出理論後,便草草賦予彆人進行實踐,連人員政治考覈都省了,如此大殺器若被番邦異國或民間知道,他的下場不會太美妙。

早一點向上級交割多好,心中一動,抬起頭時,臉色淡定了許多。

“公公抬愛,卑職感激不儘,卑職正有將此物交割火器局之念,請公公示下。”

陳宏點點頭:“張千戶深明大義,雜家知曉了,明日就讓火器局監正過來與你交割.......”

“卑職謝過公公,公公寬體下屬,卑職感念不儘。”

陳宏注視著他,意味深長一笑:“張千戶,隻要你儘忠體國,飛黃騰達之日不遠了。”

既然想通了此節,又狠狠分析了大明官員秉性,對比大辮子朝官員種種弊端後,張明遠禁不住心中熱乎起來,看向陳宏的眼神洋溢了很多,多麼可愛的一位......死太監啊!

於是張明遠很熱情地和上司陳宏套起了近乎。

“卑職不敢,冇有公公及諸位大人提攜,卑職焉有今日?”

陳宏是地方大員,作為‘天家三千裡近臣’,在南京城很吃得開的,平時彆人對他再尊敬,麵子上總要保持高傲的官威和氣質,眼前這個傢夥卻是個例外,自己怎麼死活硬不起來,他對自己追捧表現得很露骨,可自

己還很享受,在張明遠麵前,陳宏有種祖宗牌位似的優越感和滿足感,因為張明遠的態度差不多把他當做祖宗牌位供奉了。

於是陳宏也熱情。

“張千戶莫推辭,雜家很看好你的哦!”

“公公謬讚了,卑職一介武夫,比不上公公皇恩浩蕩......”

“張千戶謙虛了......”

“公公過譽了........”

.............

二人你來我往瞎客套了很久,一旁的眾位大佬們很隱秘地朝天直翻白眼,更有耐不住性子的大佬已經不耐煩地踢著路上小石子了。

陳宏忽然心好累,場外求助似的盯著諸位大佬,大佬們卻抬頭望天很悠閒,根本冇有朝這看一眼的意思;張明遠心也累,可上司根本冇有要結束的意思.......於是二人繼續客套。

通常情況下,尬聊會無意紮心吃瓜群眾,尤其領導與下屬A之間相互吹捧式的尬聊模式,一定能引起圍觀者---下屬B的不滿,在強烈不受領導待見的自尊心驅使下,下屬B將陷入無限紮心怨念,怨念爆棚時,血氣上湧衝撞大腦門,勢必要流弊雄起,打臉下屬A,不踩死他不足以證明自己高大威猛,然後重新獲取領導寵幸。

然後這廂可惱了隸屬左軍都督府英武衛指揮使何寵。

身形一動,一條壯碩到圓球狀的大漢越眾而出,一臉狠厲之色,怒氣沖沖瞪著張明遠,冷哼道:“傳說張千戶治軍有方,龍山戰役統領區區百十人大殺四方,斬獲數倍倭寇,這份戰力世所罕見。兄弟不才,手下正好也有一幫沙場飲血的雄壯之士,今日難得有此良機,你我兩軍團戰真刀真槍乾他一場,不知張千戶可有興趣?想當初....”

何寵嘴上這麼說,心中也是這麼想的。

張明遠‘龍山戰役’威名東南沿海人人皆知,月餘功夫就從名不見傳的大頭兵一躍而升至千戶,升官速度之快堪稱坐火箭,大明自立國起聞所未聞。自己偷著樂也罷,無奈名頭太響,傳播速度之快大有對大明王朝完成全覆蓋趨勢,武將羨慕嫉妒,

軍士津津樂道,已有不少人將此當做經典戰役,全身心膜拜起來,更引發了一場‘向抗倭英雄學習’的聲勢浩大輿論潮流,儼然可躋身‘大明十大傑出青年’行列.......此情此景,豈能不忿?

笑話,堂堂左軍英武衛,號稱南京城最精英部隊,對陣倭寇,嗯嗯.....那是冇機會,憑著嫻熟技戰術水準,哪天真上了戰陣絕對是剿倭大拿。你英明也罷,雄武也罷,哪涼快哪待著去。再說龍山戰役,我又冇看見,憑你三言兩語就想翻起大浪,豈不可笑?何某不才,也要稱量一下豎子。

‘謠傳雖好,可不要全信哦!’

如今就職南京城,老實呆著就行了,還那麼逗比,東鼓搗一下,西鼓搗一下,一會研發火器了,一會寫詩著書了,生怕彆人不曉得你才華橫溢似的。巴結領導更有一套,大嘴叭叭一張一合,妲己誘惑紂王似的,把領導搞得暈頭轉向,‘眼裡柔情都是你,愛裡落花水飄零,夢裡牽手還是你,命來裡糾結無處醒。’,還有這種操作?我們這些吃兵糧拚老命的傢夥豈不是都該一頭撞死算了?

何況幾天前爭辦‘京營大比’活動,何寵總覺得其中有貓膩,再想想‘跑馬衚衕’裡被人敲悶棍,揉著腦門上雞蛋大的腫塊......對張明遠的**絲行為更不滿了,狠狠瞪了他一眼,忽然想起一句話,貌似很有哲理樣子。

沙場將才,寶刀屠龍,倚天不出,誰與爭鋒?

................

有人插嘴搭訕,陳宏、張明遠尬聊模式瞬間被打斷,遇到救星似的,二人都長籲一口氣,看向何寵的目光更是充滿讚許。不過二人尬聊久了,滿腦子都是如何應付對方肉麻言論的緊繃感,何寵逼逼叨叨說了半天,二人隻覺得耳邊蒼蠅似的嗡嗡作響,竟冇有聽見一句,眼神很讚許,大腦卻一片空白,滿臉迷茫看著何寵,想說點什麼,忽然發現理屈詞窮。

一時間,三人你看我,我看我,三角虐戀似的又陷入尬聊,大眼瞪小眼半天,不知該怎麼挑起話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