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進一步加強軍事演習的連貫性、協同性,增強官軍令行禁止、步調一致的號令意識,張明遠早在‘京營大比活動動員部署’大會上,就創新性且有針對性地提出了‘演習腳本’一說,拿出了切實可行的應對方案。為更加逼真有效,每一個步驟細節都考慮到了,洋洋灑灑數千文字條例,足以涵蓋了所有演習範圍。

張明遠指出,‘演習腳本’是一個新式軍事理論研究課題,其觀點理念之超前性,方法手段之可操作性,所蘊含的理論威力、實踐威力、新思想威力,無一不體現了變革、改革、革新理念,讓新軍事變革爆發出巨大力量,也代表了今後發展前進方向,具有劃時代承前繼後的重大意義。

‘演習腳本’中,‘武器裝備展示’環節很重要,占據了腳本很大篇幅,沙霍不才,甘願具體負責實施,幾天下來,所有活動細節都摸得一清二楚,還有針對性地進行了幾場演練,查漏補缺,深挖安全隱患,可以說,這個環節已達到了萬無一失地步。

感受到千戶大人召喚,沙霍會意,立馬抱拳轉身,走到展示區,一聲令下,幾名軍士快速將熱氣球架好;然後給底部掛著的銅盆裝滿柴草木炭,澆上高度酒;而後將一個點燃的火把扔進去,銅盆中柴草越燒越旺,漸漸地,騰起的熱浪熱氣將密不透風的帆布製成的大球撐滿撐圓;再然後,慢慢地,熱氣球開始緩緩上升,上升的方向出現偏斜時,幾名手持繩索軍士迅速調整氣球上升角度,接著一名瘦弱矮小的軍士跳上熱氣球.........氣球緩緩升起,很快便突破十數米的高樹,向著高空而去......底下,幾名軍士死死拉著熱氣球,防止氣球隨風飄走。

氣球升起前,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著,不明白到底怎麼回事?當氣球升起後,看著越飄越遠的小黑點,眾人才反應過來,所有人又驚慌失措了。有人以為神靈降世,噗通一聲跪在地上低頭深深膜拜;更有人以為天神下凡,甚至跪在地上喃喃朝老天爺懺悔。一時間,整個小校場瘋狂了,數千軍士雷聲歡呼,隱隱可聽見四處人吼馬嘶,諸檢閱方陣皆有官兵騷動膜拜跡象,隱隱可聞陣陣若有若無的抽泣聲.......

張明遠冇猜錯的話,那應該是人類在碰見無法用現有科學知識解釋的超自然現象時,魔性最終戰勝理性,封建迷信活動再次凸顯巨大威力,表達出對未知領域的深深膜拜感。

不愧能做到南京城頭把權力交椅,眾人皆醉陳宏獨醒。

反應過來後,陳宏一把抓住張明遠胳膊,激動抽噎:“如此機妙之物,張千戶能造出來,大明幸甚,百姓幸甚。”

聽見陳宏激動人心的抽噎聲,眾人也都反應過來,老臉上都掛滿淚珠,喜極而泣那種。

張明遠笑了,大明

官員或許因政見不合而相互攻訐,但這份能為江山社稷著想的心思就不是後來那個大辮子朝所能比的,陳宏或許是奸臣,就衝著這份能開眼看世界的豁達和忠心,他是個人類,考慮到人物性彆詫異,他算.....半個男人。

“公公過獎了,卑職職責所在,身係南京東城要塞安危,當為我大明貢獻火熱青春,纔不負闔城百姓所望,更報吾皇恩德之萬一,想當初.......”

擺出個感念天下蒼生式的精忠報國絕佳形象,張明遠決定再惆悵些,使自己更加貼近嶽武穆氣度,符合抗倭英雄正麵氣質,更突出‘東城不敗’風度,最好亮瞎眾人........

“咦!這玩意小甜瓜似的,怎麼個章程........”陳宏臉頰抽抽著,忍不了終於轉移話題。

為切實增強張明遠中場休息決心,陳宏不輕不重彈了一下,小地瓜發出很清脆聲響,聲音嫋嫋,直撞心靈,撞得張明遠肝顫。

“咦!下麵還有個小尾巴,嗯,拽拽試試.......”陳宏肯定地點點頭,期待更大驚喜到來。

“公公,下麵那個巴不能拽,一拽就不完整了。”顧不得埋怨意氣方遒被打擾,張明遠一把奪過來,語無倫次打圓場。周圍那麼多人,死太監發起狠連自己都敢一刀切了,心理如此陰暗,想必同歸於儘念頭也很強烈.......

陳宏不悅,彷彿意識到了什麼,白臉浮上絲絲黑線,陰暗小心理作勢就要發作。

張明遠大驚,在一級傷殘者傷口撒鹽,貌似是作死的另一種表現形式,忙慌不擇口轉移話題,儘量維護殘障人士脆弱心靈:“公公息怒,卑職的意思,怎麼個章程我也說不清楚,要不咱們試試?”

“哼!張千戶奇思妙想,雜家願親力親為。”陳宏一副報仇雪恨的恨恨模樣。

上司紮心,張明遠當然要配合,一般情況下,‘穿小鞋’的概念就是這麼無意形成的。

“請公公下令,找幾個草人,按照倭寇衝鋒隊形擺好。”

“哼!”

陳宏耐著一股無明業火,衝身旁軍士擺擺手。

草人很快擺好,軍士哪見過倭寇衝鋒隊形,冇吃過豬肉還冇見過豬跑?比葫蘆畫瓢將一堆草人淩亂地散落在小校場空地上,為了逼真,草人身上還全身披掛甲冑,於是一堆悍不畏死的大明官軍模樣倭寇橫空出世。

番茄免費閱讀

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軍士,張明遠醉了,能把倭寇想象成這般模樣,也算是奪世奇葩,有句話怎麼說來著,貧窮限製了我的想象力。

陳宏明顯也對軍士的異想天開小發明不忿,狠狠剜了他們一眼,指著草人冇好氣道:“接下來乾什麼?”

張明遠看看手中小甜瓜,又眯眼瞅瞅四周看

稀罕不嫌事大的作死人群,為難道:“還請公公再下令,讓兄弟們離遠一點......”

陳宏無語,指著前麵嗲聲嗲氣大怒:“都給雜家滾遠點。”

人群迅速後退幾步,張明遠眼尖,前方吃瓜大漢們嬉皮笑臉,明顯還處於作死範疇。

“再......再離遠一點。”張明遠很清楚自己造出來的逆天妖孽威力有多大,像眼前這種情況,全轟殺了都冇問題。

陳宏皺眉:“有這個必要?”

張明遠認真點頭:“有必要。”

陳宏咬牙切齒:“都給雜家滾出百步以外。”

人群迅速後退,顛顛跑出百步以外。

張明遠欣慰點點頭,接下來該有所表示了。

上司不惜命,下屬當然想儘一切辦法延後他到閻羅殿報道時間。

看看四周,確定不再有安全隱患。

然後張明遠才把小地瓜遞給陳宏。

“公公,此乃‘手雷’,手拋式殺傷性火器,殺傷半徑約為方圓三丈左右,外形用陶瓷鑄成,內部裝有鋼珠、火藥以及浸過麻油的火繩,底部置火石若乾、鋼片機括和牽引繩一根。對敵時,狠狠拽下牽引繩,鋼片機括與火石快速摩擦,打出火花,點燃火繩,火繩燃燒到儘頭,進而引爆‘手雷’。”

“哦!設計竟如此玄妙.......”陳宏忍不住愛撫手雷。

“公公,卑職在這廂,在這廂,看我.....切記,對,這根是牽引繩,拽掉牽引繩後,即可扔出,然後趕緊蹲下......”

張明遠逼逼叨叨裡,陳宏早就不耐煩了,大大咧咧把玩著手雷,忽然一把拽掉牽引繩,手雷瞬間‘滋滋冒煙’,湊到眼前,還不太確定問道:“就這麼拽?”

張明遠長吸一口冷氣,千叮嚀萬囑咐,牽引繩.......終於被這死太監拽掉了。

周圍一乾大佬不嫌事大似的都還湊過來瞧,很明顯都冇當回事,於是張明遠臉都綠了。

來不及提醒,也顧不得領導麵子,張明遠劈手奪過手雷,使勁朝草人中間一扔,大喊一聲:“臥槽!臥倒!”然後一把掐著陳宏後腦勺,死死往下摁。

眾人愕然,還冇弄明白到底是臥槽還是臥倒時,忽然一聲沉悶巨響,草人中間冒出沖天黑煙,更有無數彈片朝四周飛速擴散。

眾人大驚,看著眼前蘑菇雲似的黑煙四起,淡定拂鬚的手指止不住顫抖起來,從來冇見過這種玩意,一拽一扔就能爆炸,多麼逆天的大殺器。

眾人麵麵相覷,都從對方臉上看出心有餘悸式的後怕,而後異口同聲道。

“還有這種操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