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明遠抬頭望天,神情孤寂且落寞,配合著挺拔而欣長的英武之軀,一條雄壯大漢生生被抒發成了多愁善感的林妹妹。燦爛陽光下,光芒斑斑點點揮灑下來,英俊臉龐上灼灼閃亮,降龍羅漢似的批了一層聖潔光輝,惆悵彷徨的一塌糊塗。

此豎子一派胡言亂語,荒謬至極,嚴重偏科文言文的陳宏忍不了,於是一張白淨臉皮從上到下都急速抽抽著,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又青一陣黑一陣,赤橙黃綠青藍紫反覆出現,真真的精彩紛呈。

其餘大佬臉色也好不到哪去,個個漲紅了臉,捏緊了拳,腳下蠢蠢欲動,大有一言不合,立馬效仿文官開啟朝堂鬥毆運動模式,考慮到台下數千將士翹首以盼,場合、時機均不允許,才铩羽而止。不瞪張明遠了,矛頭卻指向徐鵬舉,紛紛怒目而視,搞得老國公麵紅耳赤,不堪其擾,乾脆閉目養神,陷入老僧入定。

臉龐帶動嘴角再抽抽幾下,如此尬聊,陳宏果斷摁下暫停鍵,指著張明遠氣得直哆嗦。

“豎子,你.....你今日來與雜家訴苦的?”

被人打斷很不爽,但張明遠還是撓撓頭,訕笑:“卑職不敢,卑職隻是抒發心中所想,為了諸位大人身體康健著想,還請諸位大人海涵一二,嘿嘿!”

陳宏冷哼:“豎子牙尖嘴利,還用得著我等海涵?”

張明遠再訕笑:“公公息怒,您老人家誤會卑職了.......”

說完,猶不忘再萌萌噠送陳宏一記天真無邪的眼神,弄得陳宏出了一身雞皮疙瘩,羊癲瘋似的哆嗦幾下,終於穩住心神。

“這麼說,倒是張千戶有心了,雜家錯怪於你了?”

“卑職不敢,謝公公明察.....”抱拳、躬身、作揖.....一氣嗬成,張明遠笑容一斂,肅然道:“卑職事後常感念諸位大人為國為民之忠心所在,痛心疾首,吾日三省吾身多時,覺得若不苦練殺敵本領,提高軍事素質,難以報答諸位大人提攜之恩,更有負皇恩浩蕩,卑職慚愧........“

陳宏傻了,貌似這句話哪裡不對,可半晌愣是冇回過神。

抒發完個人情懷的張明遠,見對方毫無反應,不由也傻了,這貨什麼情況?

好半天,陳宏纔回過味,指著張明遠氣得更哆嗦了:“豎子,你........”

張明遠也愣了,咋了嘛?老子哪裡有問題?

感受著張明遠的死豬不怕開水燙

陳宏眼珠一轉,陰陽怪氣道:“這麼說張千戶殺敵本領很高強嘍!可否給雜家展示展示?”

事已至此,張明遠也不遑多讓,眼珠一轉:“懇請公公移步,指點一二,想當初,我牧馬千戶所緊密團結在以魏老國公為核心的中軍都督府周圍,遵從老國公指示要求,堅決貫徹都督府方針政策,堅持以老國公新時期思想理論武裝頭腦,以‘敢打仗、打大仗’為出發點,引領千戶所砥礪前行,通過不懈努力,我們取得了..........”

“滾!”

“公公這邊請。”

...........

京營大比一個重要環節就是:各衛所火器展示。

大明王朝準許研製火器的最低機構是---衛所,因此各個衛所都拿出了自鳴得意的火器研製項目,趁著‘京營大比’進行展示,一來突出恪儘職守之心,報效皇恩趁早不趁晚,不敢有一日懈怠,有粉飾太平舉動;二來展示功業功績,昭告天下‘本官兢兢業業恪儘職守’,有邀寵媚上嫌疑。

大凡京營大比,其實也是各都督府實力比拚時刻,哪個都督府不儘力,被其他單位比下去,訊息傳出去,嘉靖老大會記你一輩子。

寬敞的武器展示區內,劃分爲幾十個小區間,格擋處豎一麵牌子,分彆標明‘××衛’、‘××所’。

一排排長條桌子擺在裡麵,桌子上堆滿了各式火器,三眼銃、四眼銃、連子銃、鳥銃、集束火箭、神火飛鴉、火龍出水、柺子銃、五雷神機、石頭雷、陶瓷雷、生鐵雷、水底雷、水底龍王炮、混江龍........各式火器應有儘有,種類繁多琳琅滿目,不愧代表了古代華夏武器製造巔峰,更給人一種置身武器裝備陳列館感覺。

一幫官軍衙門大佬們邁著沉穩腳步,龍行虎步緩緩而行,在陳宏小碎步帶領下,率先來到牧馬千戶所火器展示區,隻淡淡掃了一眼,眾人就不淡定了,隻見桌子上擺了好幾個奇形怪狀的物體,有晶亮剔透的玻璃鏡片,有小巧如地瓜的拳頭物體,有陶器狀臉盆大小的物體,更有寬大帆布做成的布球.......

“這是啥?”陳宏盯著眼前晶亮剔透的玻璃鏡片,一臉迷茫問道,曲起蘭花小指拿起來,作勢就要對著太陽研究一番。

頂點

“很像玻璃酒杯.....”陳宏肯定地道,這大概是他唯一能籌措的語言知識評價了。

“對對,玻璃酒杯.....”

張明遠趕緊將小玻璃搶過來,太陽這麼大,凸透鏡聚光效果這麼強,萬一陳公公活得不耐煩了,想追求世界黑暗,亮瞎他的狗眼怎麼辦?

“這玩意到底幾個意思?”陳宏很不滿張明遠的吝嗇,不滿道。

“公公您放遠了看,可以看清幾十裡遠的物體,但千萬不要對準太陽,此物擅於凝聚陽光,提高溫度,容易被太陽光灼燒眼睛。”張明遠快速組裝好一個長筒望遠鏡,遞給陳宏。

“咦!這麼神奇嗎?”

陳宏接過望遠鏡,半信半疑對著遠處鐘山望去.....

“哇!好清晰,遠處的樹木看得曆曆在目。”隻一眺望,陳宏便震驚了,哆嗦著雙手,不可思議地東張西望,完全置身於留戀紅塵中不可自拔,彷彿要勘破花花世界似的,激動得手舞足蹈。

半晌,陳宏放下望遠鏡,早被徐鵬舉一把搶過,急不可耐觀望起來。

“果然是國之利器,我大明有此等犀利物件,何愁不能識破敵人行蹤?刺破敵人之陰謀詭計....”擺出一個胸懷天下的壯懷激烈,陳宏激動的一塌糊塗。

抒懷夠了,陳宏收回惆悵心思,瞪著一雙迷茫眼睛看向張明遠,滿滿的詫異神色。

張明遠一笑:“公公此乃望遠鏡,眼前若無障礙物遮擋,可看清方圓數十裡物件,兩軍廝殺時,可窺敵先機.....”

說到這,張明遠眯起眼睛,此處應有掌聲。

等了半晌,也冇掌聲四起,張明遠無奈,睜開雙眼,見眾人個個癡呆癔症,雙眼空洞無神,盯著望遠鏡陷入沉思。不由心勁一泄,又指著眼前帆布狀的大球,笑道:“公公,諸位大人,此乃熱氣球,底部點火後,可升入空中數百米,配合此望遠鏡,完全能料敵先機,行軍打仗幾立於不敗之地。”

包括陳宏在內,所有人又不淡定了,遨遊深空,探索太空秘密,效仿嫦娥探月,曆來是華夏古人夢想,千百年來無人實現,成化年間,富家子弟萬戶曾坐在一輛捆著四十七支火箭的蛇形飛車上,希冀遨遊太空,然而......

獻身火箭事業,萬戶壯哉,身死泯滅,萬戶更壯哉。

如今居然能藉助這個圓形物體升空,如何不令人熱血沸騰?

一時間,眾人都露出驚詫萬分神色,激盪熱烈目光齊刷刷射在張明遠身上,令他都有點不好意了,揉揉鼻子,朝沙霍揮揮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