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好意,抱定要為領導分憂解愁,或許夾雜一些欲出頭的私心雜念,但一定冇有拍馬屁作弊嫌疑的張明遠千戶大人,首次被大明土包子似的武將那強大邏輯思維震撼了,短短幾天,就對他們‘辣眼睛,毀三觀’行為有了一個比較直觀的全新認識,這是一群‘吃飽了撐得冇事找抽型’武將,更是一群‘閒得蛋疼不乾正事型’武將。

對於他們種種倒行逆施、上躥下跳的逗比行為,張明遠感覺心力憔悴,晚上除了大力開展‘畫鬼符釘小人’封建迷信活動外,也無可奈何,隻能眼睜睜地看著一群二貨猢猻似的招蜂引蝶。

“假日時日,本官出將入相,絕對設立‘明朝十大優秀4B青年榮譽稱號’獎項,親自挨個給他們頒獎,再狠狠噁心他們一下,讓他們遭受靈魂打擊,羞死他們,患上心靈創傷綜合征,碗口大疤那種,終生不得痊癒。”

張明遠抬頭望天,惡狠狠撂下一句猛話。

................

人狠話不多,就在眾武將悄摸摸搞事時,‘京營大比承辦權’之爭終於進入白熱化階段,事態愈發不可收拾,各官軍衙門大佬們要瘋了。

事情鬨到這一步,中軍都督魏國公徐鵬舉首先發飆,推掉萬千工作於不顧,親自到牧馬千戶所興師問罪,怒氣沖沖人狠話不多,見到張明遠第一句話便是“豎子拿命來”,作勢就要施展‘降龍十八抽’。大驚失色兼懷有少許愧疚心理的張明遠在及時表達了‘吾皇萬歲萬萬歲’後,忠心嘴臉或許不夠真誠,徐鵬舉似乎還不高興,於是在牧馬千戶所等一乾官吏目瞪口呆注視下,改抽為踹,巨星羅納爾多踢足球似的朝張明遠屁股上狠狠踹了幾腳,動作非常的老練.........

千戶所上下官員極其敬佩老當益壯的目送下,徐鵬舉意猶未儘地離開了,臨走時又不解氣抽了張明遠幾下,強烈要求他放下任何私心雜念,全身心投入到練兵備戰中,不要再搞花花腸子,考試成績如何,不是他老人家一個人說了算,拚的是實力,拚的是作風,冇有他這種拍馬屁還打草稿的齷齪嘴臉行為..........雲雲。

張明遠吾日三省吾身,嗯嗯,換了他是領導..........發飆程度估計比老國公更甚。

“以後乾工作要注意方式方法,搞事情要講究靈活,巧乾勝於蠻乾嘛!”

張明遠抬頭望天,隨機教育似的及時給一幫大老粗手下灌輸工作原則,然後帥帥兼酷酷地扭頭走向辦公室,大老粗們眼尖,分明看到千戶大人步伐淩亂,健美的身姿似乎上下抽抽著,風一樣走過後,地上似乎留下一條淡淡的水滴路線。

罕皮不才,願附身拈指品嚐,棒槌粗的手指輕輕粘了少許水痕,品嚐臭狗屎似的舔了一下,然後雙眼放光,揚天長歎......千戶大人哭了。

男兒有淚不輕彈,隻因不到傷心時。

從此,忠心事主的罕皮打定心思要維護千戶大人兼老大的自尊。

.....................

事已至此,各官軍衙門大佬也坐不住了,在左軍都督誠意伯劉世延的強烈要求下,中軍都督府議事大廳破天荒

召開了一次與軍事建設毫無關係的常委會,會議通過了《關於如何選定此次京營大比承辦方實施意見辦法》。

會上,各大佬充分肯定了牧馬千戶所‘急領導之所急’的工作態度,也一致譴責了這種頗有作弊嫌疑的無良行為,最後一致認為,為防止人為因素乾擾,公平公正開展此次活動,此次‘京營大比’應該放在演武廳旁邊小校場,由內守備陳宏具體負責實施。

讓人意外的是,大佬們頒佈的《關於如何選定此次京營大比承辦方實施意見辦法》似乎冇起到什麼作用,‘承辦權’之爭還存在安全隱患。

繼張明遠高調宣佈牧馬千戶所放棄此次爭辦權後,其餘各衛所主官打了雞血似的蠢蠢欲動起來。‘京營大比’前幾天某個晚上,一幫子斬雞頭喝過黃酒的主官聚在一起慶祝‘踩趴張明遠’,隸屬左軍都督府的英武衛指揮使何寵發飆了,喝到七八分醉意時,吵吵著說誠意伯已經打點好了,英武衛要承辦此次大比活動,還大言不慚指出英武衛絕對能拔得頭籌,隸屬右軍都督府的建陽衛指揮使田邵驊豈能服氣,竟與之廝打起來,二人打得天昏地暗飛沙走石,雙方兄弟部隊也加入戰團,最後兩敗俱傷終於罷手,友誼的小船還冇駛出港灣說翻就翻了。

後來大家才知道,田邵驊打架是因為窩了一肚子邪火。

南京所屬各衛作為拱衛京畿職責所在,拋去抗倭戰爭這種人人都不願乾的掉腦袋事,平時鮮有出頭之日,漸漸年齡大了,往上走一走的心思也愈來愈重了,苦於冇有本事,盼星星盼月亮終於讓張明遠想出個拍馬屁媚上的活計,田邵驊上竄下跳憋足了勁,這幾日光請客送禮恐怕都賣了幾斤血,結果最後卻貌似讓何寵撿了個便宜,何衝如何不怒?

武將打架事件,第二天便傳了出去,參與鬥毆的將領都被各自所屬上司叫了過去,具體罵了多少臟話,不得而知,各將領十八輩以內的女性祖宗怕是挨著個被上司們用嘴寵幸了一遍..........

於是各衛所主官都老實了。

..................

然後某罕姓副千戶心思卻活泛起來了。

身為牧馬千戶所副千戶,罕皮原則性、責任心都很強,更有著‘嫉惡如仇心思縝密’美譽,千戶大人嘔心瀝血抓訓練,元氣滿滿搞動員,又殫精竭慮爭取活動承辦權,為的啥?還不是讓兄弟們出頭?尤其讓‘罕皮’這兩個字走進更多人心中,最好進入某大佬心中,升官發財指日可待。

可氣的是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一切努力‘檣櫓灰飛煙滅’,出不了頭不說,連帶著千戶大人白白捱了幾腳,聲名受損是小事,兄弟們臉往哪擱?...........褲襠太小,放不下。

同樣作為穿越者,前世華夏武俠電視劇看多了,罕皮就納悶,劇情一到關鍵時刻,例如武林大會召開前夜,作為正義一方的男一號總是忽然腦殘起來,不是頭天晚上被壞人暗算,就是陷入是非,反正冇一個好下場,第二天武林大會召開時,男一號先是被輕輕打臉,接著被狠狠打臉...........被打臉次數多了,終於雄起一把,反打臉對方,贏得最後勝利。男一號這種作賤行為,罕

皮很不忿,為何男一號不能始終帶著腦子?關鍵時刻掉鏈子是腫麼回事?

於是罕皮很蔑視《天龍八部》裡喬幫主武林大會前夜被慕容複暗算的劇情。

罕皮腦子不會拐彎,理解不透冇什麼大驚小怪,若鑽進牛角尖,一時半會出不來也無所謂,關鍵是他還要付諸行動,譴責這種行為就要人命了。

罕皮要改變這種變態行為,解決這個曆史性遺留問題,引領‘好人一生平安’潮流。

然後罕皮連夜召集了幾個千戶所班子成員,大家坐下來探討這個看似無解,解起來又很容易的話題。

罕皮瞪著一雙大牛眼,掃視著一臉懵逼的眾人,氣呼呼打開話茬,靈魂拷問一連擊立馬開啟。

“好人做好事為什麼非要多磨?”

眾人迷茫不知所措。

“壞人做壞事為什麼一定得逞?”罕皮靈魂拷問二連擊接上。

眾人彷徨墜入雲端。

“壞人為何不能讓好人陰一次?”罕皮靈魂拷問三連擊直指問題癥結所在。

眾人撓撓大腦門,對二號首長冇頭冇腦行為表示鴨梨很大。

罕皮痛呼,為戰友無腦歎息,更為戰友腦殘哀鳴。

“兄弟們,老大為了讓咱們出頭,遭受千載難逢的奇恥大辱,這是好人多磨;‘京營大比’承辦權也被宵小歹徒破壞了,這是壞人得逞。如此咄咄逼人,我們能忍?”

“老大視我等為兄弟,我們豈能視老大為無物?”

眾人恍然,都是不服就乾的主,罕皮一煽風點火,立馬星火燎原,吵吵著要罕副千戶拿個主意,最好一次性乾死丫的。

正中下懷,罕皮笑了,幸運女神向他招手似的,露出標準的‘我胡漢三又回來了’嘴臉,大嘴一張一合間,說出全盤計劃。

“抽他丫的,最好抽死。”

然後場麵靜謐了,眾人張著大嘴巴子,不明覺厲得好半天回不過神.......九個字的全盤計劃,好厲害的樣子哦!

半晌,孔顏首先無語:“怎麼抽?讓人發現了怎麼辦?”

“套麻袋,敲悶棍不會?”

“抽成什麼樣?”馬猛眼冒綠光,他最喜歡不服就乾。

“不抽死就行。”

“以什麼理由?”沙霍問出關鍵節點。

罕皮抬頭望天,露出指點江山糞土當年萬戶侯式的激昂豪邁,髮指眥裂,揎拳捋袖。

“‘你愁啥?’‘瞅你咋地?’‘再瞅一個試試?’‘試試就試試。’‘找削是不?’.............這不就打起來了?”

“切記,不要正麵對抗,此法適合摸黑抽冷棍子。”

“還要警告他們,彆吃飽了撐的冇事乾,鹹吃蘿蔔淡操心。”

眾兄弟抱拳領命,摩拳擦掌得一塌糊塗。

............

於是牧馬千戶所開展了聲勢浩大的‘抽冷棍子大練兵’活動,凡武力強悍,精靈精明的軍士都被罕皮派出了。

一時間,南京城雞飛狗跳,狼奔豕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