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陳設、設置,講究星羅棋佈、錯落有致;局:局勢、局定,又作‘塗路雖局,官守有限。’

佈局就是對不可控局勢發展的全麵規劃和部署,未雨綢繆,有備無患,防患於未然。

好比下圍棋,‘宮棊佈局不依經,黑白相和子數停。’棋局一開始,局勢不甚明朗,想撥雲霧見晴天,雙方必須搶奪要點,走一步而控十步,閒落棋子,大有深意,處處留玄機,步步有伏兵,佈置陣勢,統攬大局,準備進入中盤戰鬥,棋盤佈局已成,敵人隻能被牽著鼻子亂走,時機成熟,一擊而中,敵人必將陷入萬劫不複,推枰認輸。

用到官場爭鬥,就目前來看,佈局,通俗來講,就是積累人脈。

涓涓細流彙入海,處處留友誼在。

張明遠‘驀然回首’,霍啊!簡直天了嚕,大半年時間,憑著自己勤勞樸實的中二格,居然也積攢了不少人脈,眯眼琢磨,‘人脈隻在燈火闌珊處’。

張明遠忽然發現自己的人脈也不算少,慈溪的霍與瑕,杜聞銘、杜淮父子等;觀海衛的戚名將、雷文林、孫博文等;南京城的徐鵬舉、徐邦寧、曹邦輔、徐渭、鄭彪等,千戶所的幾個**絲下屬.........林林總總,貴人也好,上司也好,朋友也罷,這些人可以稱之為真正的朋友,後自己危難時,他們絕對不會置之不理,還會斜刺裡伸出來扶他一把,對他們的為人,張明遠表示信任。

人脈這東西,其實像銀行存款,平裡一分一毫,一點一滴存起來,彆嫌少,‘不積跬步無以至千裡’,積少成多,等到有一天,人脈積累到可以抵消自己人生裡一次要命危難時,就能證明自己做人很成功了。

因此,人脈也可以稱之為救命稻草,當每遇到一棵救命稻草就死死抱住,有一天,我們低頭一看,謔!抱著的,已經是一棵讓世人仰望的參天大樹了。

.................

唯一遺憾的是.......朝中無人,‘居廟堂而無勝算’,朝堂裡冇有過硬人脈,就像丁秋不會北冥神功,中了生死符,再格的行為也冇用,因此,必須儘快把籠絡朝中大佬提上程。

當然,佈局也需要天時地利人和,人脈不會自動找來,如此空擋時期,唯有放鬆心靈纔是王道。

何以解憂?唯有........賺錢。

冇錯,在這個意盎然,光乍泄,還被賦予清漾韻味的季節,彷彿耳邊回著《動物世界》裡趙忠祥老師那句經典的開場白:‘天來了,動物們又到了交呸的季節’。

於是張千戶那顆逗比的賺錢心思又蠢蠢動了。

“叫貓兒貓叫,聽它越叫越精神。老僧亦有貓兒意,不敢人前叫一聲。”

------張千戶想寫本書。

不同於‘前怕狼後怕虎’式的詩文買賣,心思通透後,張千戶不再猶豫,合作對象依舊是大明才子----徐文長。

不過徐大才子要臉程度明顯比張明遠高出N個百分點,想像上次那樣把他忽悠上賊船著實不容易。

人生難得一知己,徐渭太有道德水準了,張明遠總覺得是陋習,很影響雙邊間的戰略合作,有心想請他把道德底線稍微拉低一點,使大家同處於一個水平,相互捧捧場,賺賺錢,可.......又怕被抽。

此此景,令張明遠始終無法對徐渭產生一種高山流水遇知音般的好感,好比同去一個大戶偷東西,張明遠在前門撬鎖,撬開後發現徐渭在後門護公共財產似的不忍破壞鎖芯,除了對他拱手鄙視,剩下的就是嫌棄加嫌棄了。

《詩詞二百五》,大家要臉水準差不多好不好?

話雖這麼說,但張明遠還是決定劍走偏鋒,另辟蹊蹺拉他上賊船。

...............

今千戶辦公室香氣撲鼻,花枝招展,嘰嘰喳喳,餘音繞梁。

不知哪個殺才傳的,說千戶大人編的一手好故事,徐婉不信,帶著一幫子護衛隊浩浩殺過來,威利要讓張明遠講故事,不講就........強拆。

張明遠能理解這句話的涵義,所謂強拆,從小魔女殺機四眼神中可以看出.......千戶所是她家開的。

感受著諸位義憤填膺的霸氣,再著諸位站冇站相坐冇坐相的女漢子勁頭,張明遠苦笑,肯定不是故事的趣味吸引了她們,一定是哪個殺才透露了什麼少兒不宜內容,眾人不忿,為‘精神文明建設’計,更為打倒一切‘綠茶婊’計...........

“聽說張千戶不光詩作的好,還編的一手好故事,本郡主今無事,特地率眾姐妹來聽故事,你不忙的話,這就開講吧!”徐婉傲氣十足地叉著腰,努力維持高冷形象,問話時仰頭望天,像一隻得了頸椎病的天鵝。

說完,怕被彆人嫌棄遊手好閒似的,又追加一句:“........其實我也很忙的,為了賞你麵子,推掉了很多大事哦!”

張明遠抬眼看著她,發現她一臉高傲地臉朝天,頓時有一種被兩隻鼻孔瞪著的驚悚感。

小魔女越來越跋扈了,嗯,老國公教育真有問題,若不是看在她前兩天幫忙對付讀書人麵子上,哼!真想替老公爺教育教育。

可目前勢來看,真叫人...........抽而不能抽啊!

“是是是,老國公守備南京,責任重大,郡主娘娘理萬機,小子極是欽佩的.......”讚美完後,張明遠輕咳一聲,官威濃濃,決定公事公辦:“回郡主,都是些有傷大雅的胡言,請郡主莫當真。”

徐婉眨眼,眉開眼笑,一副國家棟梁樣子,又伸了個懶腰,再一臉嫌棄:“哪那麼多廢話?趕緊的。”

說完,示威似的晃晃小粉拳,森森笑兩聲。

張明遠吸口冷氣,渾一麻,不假思索脫口而出.........

“...........黛玉望著寶玉遠去,不覺心酸起來,滴下了幾滴眼淚.........於是對寶玉產生了怨恨,無精打彩地回到瀟湘館。第二天帶著著滿腔悲愁,一個人跑到小山坡上去葬花..........”

若不是看在小魔女人多勢眾份上,張明遠早撂挑子了。

徐婉期期抬頭:“好美的意境,這個回目有名字嗎?”

張明遠剛入戲就被打斷,一肚子詩畫意散了不少,有些不忿:“郡主娘娘,不要在意細節,叫‘黛玉葬花’好了,切記不要再插話。”

“哦!”

“.........第二天寶玉就去找黛玉..........直奔黛玉那天和他一同葬花的地方去........隱隱聽到山坡那邊傳來一陣嗚咽的哭聲,一聲聲數落著,哭的好不傷感...........聽到一段淒楚的《葬花吟》:

花花飛飛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耳邊響起陣陣低迷的抽噎聲,張明遠納悶,抬起頭呆住了,包括徐婉在內,每名女漢子都秒進角色,正哭得珠淚漣漣,心中一驚,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絕妙意境頓時煙消雲散,這些魔頭自比巾幗,從不流淚,被這麼一煽,女漢子秒變林妹妹,後果不敢想象........張明遠止不住打個冷戰。

稍加思索,張明遠接著講道。

“正是:花謝花飛花滿天。

黛玉太疲倦了,因為手中隻要有鋤,她就永遠不能停歇;

你來了?

嗯!寶玉酷酷迴應。

原以為你不會來。

那不代表我不會來。

你不應該來。

可我來了。

我要收工。

我已經來了。

來乾什麼?

看你瞎掰扯啥!

.....................”

徐婉呆了良久,接著臉紅脖子粗起來,皓齒咬得緊緊的,明顯浪漫意境有所出入,張明遠不顧左右,繼續期期艾艾。

“這麼說,你一定要阻止葬花?

是。

冇有商量餘地?

是。

從來冇有人敢阻止我。

因為那不是我。

.....................”

‘淅淅索索’聲音裡,徐婉哆嗦指著張明遠,氣得臉色鐵青。

“張明遠,你,你...........”

張明遠作死精神又精深一層,隻略微一頓,咬牙迎頭繼續上。

“花開花落,都是定數,何必葬花?

花自塵,而歸塵,你就是太隨意。

你的兵器呢?

有花即有鋤。

出手吧!

你不後悔?

..................”

“張明遠拿命來。”徐婉忍不了,朝張明遠餓虎撲食。

張明遠快速遊走,兀自喋喋不休,給故事結尾。

“隻一瞬間,黛玉已出手..........

寶玉緩緩倒下,那片落花靜靜飄落在他臉上。

黛玉將他抱在懷裡,麵無表地看向遠方。

花落,人亡,兩不知。”

徐婉傻眼:“黛玉把寶玉殺了?”

張明遠正色:“寶玉看不慣黛玉葬花,黛玉當然大義滅親,除之而後快嘍!”

徐婉:“............”

很明顯,徐婉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角色代入感被擊得粉碎,黛玉的鐵血無徹底打敗了她的天真。

一番胡說八道,再加上胡鄒一些乾貨,明朝古龍版《黛玉葬花》新鮮出爐,張明遠一拍大腿:“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啊!”徐婉徹底懵了。

張明遠回過神,懊喪道:“郡主娘娘,您應該有這個眼力,小子才疏學淺,很多絕妙意境都不能融會貫通.........”

“怎樣才能融會貫通?”徐婉惡狠狠威脅。

“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小子需要幫手。”

“徐渭?”

“郡主娘娘英明。”

“限你們儘快成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