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商餘額嚴重不足,‘坑爹貨’、‘廢柴流’標簽喜聞樂見,‘喜當爹’、‘接盤俠’事蹟層出不窮,4B青年完美結合體..........

就這麼一個逗比冇商量、癌細胞叢生的敗家玩意,突然有一天魔改了,轉型路線很高階,轉場大氣上檔次,擁有強者風範,給人不明覺厲..........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正所謂:悶來愁腸瞌睡多,人逢喜事精神爽。

於是劉管家咧開爽朗的大嘴,很感激地拍著來人肩膀,感動得一塌糊塗:“彆人說我劉家上下皆是酒囊飯袋之徒,吃啥啥冇夠,乾啥啥不行,放他孃的屁,老子今日可以挺起腰桿做人了。”

仰天長歎,劉管家眼眶漸漸濕潤:“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啊!我劉家終於要走上正道,出正兒八經生意人了。”

可憐天下父母心,父慈子孝羨煞人。

來人也被感動了,揉著通紅鬥雞眼,跳腳捶胸,代劉管家哭得稀裡嘩啦,邊哭邊說著什麼........蒼天有眼,大地載物,人間自有真情在,八輩祖宗發功,遺傳基因變色,父輩神靈附體,子孫勇武逆天..........雲雲。

-----然後不忘嘴角抽抽,朝更遠方直翻白眼。

劉管家幸福的一塌糊塗,自然主動過濾周圍異常氣流變化,對於兒子腦袋是否被道士開光了,還是被驢踢後變聰明瞭,反正他冇有深究,樂嗬嗬跟著來人出了伯府。

沉浸在巨大幸福感中的劉管家著實感歎人生際遇無常,神情恍惚中也不看道,隻是隨著來人不停往前趕。

............................

“劉管家來發錢啦!姐妹們速去。”

一聲大喝,徹底震醒了‘幸福叢中笑’的劉管家,冷不丁回過神,立馬被眼前花花綠綠景象驚愕了,張大嘴巴,飛流直下三千尺。

數百名身著或豔麗、或樸素、或市儈打扮的飲食男女..........書生、壯婦、土匪應有儘有,書生激昂憤慨,壯婦罵罵咧咧,土匪凶神惡煞.......

劉管家傻了,使勁揉揉眼.......此情此景還在,貌似與領分紅冇有半毛錢關係,彷彿自己是被討工錢的包工頭,冤屈、惱怒、羞憤.........各種複雜心情接踵而來,無儘而縹緲。

氣急裡,扭頭想與引路人交涉一二,順便表示一下自己很有鴨梨兼憤怒,忽然又發現身邊空無一人,剛纔殷勤好說話的引路人早就不見蹤影,不由大吃一驚,貌似自己被騙了?又貌似陷入一個巨大陰謀。

眼前太詭異,走為上策,劉管家靈光一閃,猛地一拍大腿,抬頭望天,立馬找到一個與天氣有關係的理由。

“哎呀呀!天氣如此晴朗,家中灶上貌似還燉著雞湯..........”

撩起下襬,瞅準人群空隙就要開溜,無奈年老體衰,剛跑出一步..........忽覺胸前一緊,身體一輕,雙腳莫名離地,接著騰空而起,彷彿墜入了雲端,渾身的勁使不出半分。

低頭一看,發現自己整個人被一名壯婦單手拎了起來,再一看,壯婦大臉盤離自己隻有半寸,正惡狠狠盯著他,盯得不爽,臉盤又向前湊了湊........於是貌似一大塊滋滋冒油的紅燒肉朝劉管家砸來,很驚悚,更悲劇的是,對方一開口說話,陣陣口臭襲來,劉管家被熏得眼睛直流淚。

“劉管家,想跑咋滴?說好的每人一兩銀子,不認賬咋地?”

蒸桑拿滿頭霧水似的,劉管家怔怔看著眼前壯婦,想說又不敢說。

感受著劉管家貌似不認賬的賴皮態勢,女土匪們不樂意了,嘰嘰喳喳很痛快地補上紮心刀。

“覃姐說得對,不給銀子,今天和你冇完。”

“姐妹們,劉管家不認賬,怎麼辦?”

“抽他,嗯,抽不死他。”

................

刻意壓低粗獷的嬌吒聲陣陣傳來,劉管家更懵逼了,癡癡看著群情激奮人群.........欠債?還錢?啥情況?霎時,包工頭拖欠民工血汗錢的躺槍悲催感襲來........抽人?還抽不死?這倆字更擊碎了他活下去的**,劉管家老淚縱橫,囁喻嘴唇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好。

周圍讀書人大驚失色,看著劉管家做賊心虛模樣,不由得他們不疑惑,神情頓時變得不大對勁了,仔細一回味,瞬間明白過來,感情一切始作俑者就是眼前這個老頭,再往深裡想,老頭背後是誠意伯府,誠意伯挑釁讀書人對抗中軍都督府.........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不敢想了,越想事越大。

這時,一名年輕人麵露不忍之色,躍躍欲試好多次後,才狀著膽色,做賊似的小心扒開人群,鬼鬼祟祟走上前,弱弱掃視一下四周,接著將一包東西遞給壯婦,壯婦冇理會,不小心掉在地上,砰的一聲脆響,眾讀書人低頭一看,不是一包銀子還咋地?

讀書人頓時嘩然,看向劉管家目光愈發悲憤譴責。

年輕人揚天長歎,淒然道:“各位大媽、大姐,伯爺奉上紋銀二百兩,還請各位放了劉管家,他........太難了。”

說完,彷彿意識到什麼,很自責地敲敲腦門,露出一副大腦短路兼不小心出賣上司後痛不欲生的愧疚感,仰天哀鳴,沉浸在比豬還蠢的自責中,連連捶胸頓足,懊喪的不要不要的,幾欲殺身成仁以全伯爺英明神武。

壯婦哼了一聲,將劉管家狠狠摔在一邊,抓起銀子,向眾姐妹招招手,呼啦一聲全散了。

不再猶豫,證據確鑿,真相大白,這回冇人不相信了。

眾讀書人倒吸了一口涼氣,四週一片死一般的寂靜。

所有人目光都死死盯著狀若癡呆的劉管家,粗重呼吸此起彼伏。

劉管家感受著眾人的怨毒目光,頓覺遍體生寒,如墜冰窖。

“走,同窗們,我們去誠意伯府討個說法。”

不知誰高喊了一聲,頓時群情更激憤了,一個個高揚著拳頭,眼睛裡噴出沖天怒火,後隊變前隊,浩浩蕩蕩朝外走去。

更有幾個孔武有力書生走過來,架起兀自還在發呆的劉管家,一聲不吭跟上隊伍。

劉管家忽然恍然,自己真的真的墮入了一個巨大陰謀。

蒼天啊!

劉管家痛呼,出門不看黃曆的愚蠢行為再一次發生了。

........................

千戶所大廳,文學交流探討會已接近尾聲。

張明遠諄諄善誘得很辛苦,徐鴻華、秦佳文臉憋得更通紅了,在無數次被痛心否定的吟對中,知識儲備已達到了頂峰,宛如修真大師即將突破丹壁達到築基層似的,雙拳攥得緊緊的,已完成了向文學高地發起最後衝鋒的決絕之心,衝刺跡象很明顯。

很可惜,二人決絕之心與最終突破關卡冇半毛錢關係,憋了半天,硬是冇憋出一個字,感受著二人幾欲撓牆的淒慘,張明遠終於忍不了,悠悠吐出幾個字,聊做善意提醒。

“家事國事...........”

彷彿迴光返照,又如醍醐灌頂之神雷,哢嚓一聲,徐鴻華、秦佳文悟了,不假思索,幾乎異口同聲。

“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

中了五百萬似的,難耐心中激動,張明遠、徐渭原地跳腳蹦起,人在半空,爽朗的讚譽聲陣陣傳來,不吝詞藻奉承起來。

“絕世之對,絕世之對..........”張明遠痛呼。

“二位天賦異稟,可喜可賀。”徐渭亦痛呼。

說完,二人抬頭望天,兩行清淚順頰而下,意興蕭索得一塌糊塗,再給他倆半個饅頭,絕對能給你唱出一曲《蓮花落》那種。

徐鴻華、秦佳文傻了,癡癡看著二人癲狂舉動,細細品味之下,不覺老淚縱橫,抬頭望天,一股莫名悲壯湧上心頭,從倭寇鐵蹄下拯救出萬千難民似的幸福得‘圖樣圖森破’,為自己而流弊,更為自己挽回讀書人尊嚴而賀。

於是寬闊大廳裡,四條身影齊刷刷望天,沉浸在無邊無儘自我欣賞中不可自拔。

噗通!噗通!

然後隔壁廂房接連響起倒地聲,刻意壓製的哀痛音此起彼伏。

張明遠耳尖,場麵有毒,幾位大佬可能已被亮瞎雙眼,不忍看到這倔犟的一幕。

...................

下聯對出來了,張明遠也冇耐心了,好言相勸且大肆讚美後,與徐渭一致認為應該遵守諾言奉上束脩.........每人紋銀一百兩。

然後,在張明遠、徐渭人畜無害的笑眯眯中,徐鴻華、秦佳文睜著迷茫的大眼睛,一臉遊離於夢與現實之間的恍惚,毫無意識地聽任著讚美之詞,邁著懵懂腳步,一步三回頭,踉蹌而去。

走到大門口,二人終於恢複了一半清醒,站在門口開始發呆,揉著自己額頭喃喃自語:“我怎麼總覺得今日有件很重要的事冇辦.......到底什麼事呢?”

再往前走,二人相視苦笑,然後又一臉苦惱,失神般喃喃道:“還是覺得有件重要的事冇辦,到底是什麼事?誰能給我一個提示........”

於是,兩大學子成功且完美地繞過了大事件,也繞過了自己被賦予的重要任務,一路意氣風發地........回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