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問一答間,雙方很快跨越了陌生這個級彆,轉而向著友好、合作、親密、無間方向發展。

張明遠也搞清了對方的來曆。

這是一支由當地窮苦百姓自發組織起來的民間抗倭組織,隸屬於浙江備倭都司觀海衛所屬。

若說所屬也談不上,這隻是一隻不吃軍餉的民間遊擊隊,專門打擊流竄到鄉野的零散倭寇,進行一些正規衛所軍所力不能及的戰鬥。

嘉靖初年,突如其來的幾乎成為無妄之災的倭寇幾乎挑動了整個東南沿海地區的神經,徹底攪動了大明朝廷。

至嘉靖二十五年(1601年),倭寇再犯寧波、台州等地時,朝廷不得不重新調整劃分沿海佈防,將浙江沿海地區所有衛所合而再編,分設六個備倭把總,分領各衛所軍事並巡防汛地。

把總的上級是參將,統領於總兵官。

這種把數個衛所設為一個防區,打破了以前以省指揮使統領衛所的格局,並設置總督居中調度海防兵力。在下麵設水寨、遊兵、巡哨為第一道防線;以衛所為中心,包括巡檢司、烽堠、墩台、營壘為陸上第二道防線。把總、參將可以調動本防區內的兵力,總督可以協調沿海各防區的兵力,從而形成了從海上到陸地,從一點到一片,從一片到全域性的立體防禦體係。

嘉靖三十二年(1608年)四月,倭寇400餘人進犯上海的南彙、川沙、鬆江等地,被參將盧鏜擊敗後,小股流寇竟分擊各地,連破臨山、郭巨、乍浦、青村、柘林、鬆江等衛所,並直接威脅觀海衛。觀海衛指揮僉事張四維率兵迎戰。

當時在杜家橋有杜聞銘、杜淮父子,自散家財招募了一批年輕力壯的勇士,組織了一支民間抗倭隊伍。聽到倭寇進攻觀海衛的訊息後,率領所部火速趕去增援,與衛內官兵裡應外合終將倭寇擊退。由於作戰出色又勇猛異常,被海道副使劉起安委以重任,令父子倆守護慈溪、餘姚、定海等地。

此時,與張明遠相見的二位民間組織首領正是杜聞銘、杜淮父子。

此次,倭寇再次進犯觀海衛時,被衛所正規軍成功圍剿,但還是走了一些漏網之魚。這十幾名倭賊流入慈溪縣後,專在山野樹林中流竄,不時襲擊分佈於山林中的村莊。

杜聞銘、杜淮父子聞訊後,儘起隊伍進行追剿,但還是被倭賊逃跑了。二人不甘心失敗,率領義軍到處追剿,終於在得到鄉民報信後,才追擊到此地,冇想到已被張明遠等人給清繳完畢。

二人常年清剿倭寇,與倭賊作戰無數,深知倭賊戰力驚人,凶殘成性,加之大明軍隊衛所製腐朽冇落,清剿戰事往往勝少敗多。因此,在明軍隊及廣大沿海百姓中早已流傳出‘倭賊是殺人不眨眼魔鬼’,這間接造成了倭賊愈來愈猖狂,大明軍隊愈來愈孱弱的無奈事實,無數次的十倍、百倍力量清剿也僅僅是將倭賊趕走,從未出現過大獲全勝的場景。

而今日,張明遠以一己之力就完成了對十數倍倭賊的清剿,而且還是大獲全勝,怎能不讓杜氏父子高興,心中早就打起了招募張明遠等人的主意,這絕對有助於抗倭大業的順利進行。

“不知張公子仙鄉何處?”杜聞銘抱拳道。

張明遠拱拱手,笑道:“在下自西麵而來,閒來無事,呼朋喚友做些小本買賣。”他也說不清楚自己從何處而來,乾脆撒了謊,省的以後又是麻煩事。

杜聞銘指了指身旁的罕皮等人,驚異道:“不知貴友從何而來?為何這般模樣打扮?”

張明遠無語了,畢竟自己是華夏人種,怎麼撒謊都行,可這些非洲大漢就不好圓謊了。說他們是華夏人,除非對方腦袋被驢踢了或被門擠了,纔會相信。

其實,他也很頭疼,很恨老天爺的大方。

彆人穿越都是獨來獨往,奪舍也罷,穿越也罷,都是孑然一身,了無牽掛。自己可倒好,老天爺有點十分垂青自己,生怕自己受了委屈,準許自己穿越時,還不忘奉送幾個手下。可話又說回來了,哪怕是奉送幾個華夏人也行啊,省的讓自己見一次陌生人就得費儘口舌解釋。

可居然送了幾個非洲大漢,真的很煩。

明朝也是講究相貌堂堂的,富貴人家外出,周圍隨從哪個不是模樣周正的形象,前呼後擁間,氣派隱隱而現。而自己呢,外出時,身後十幾個身著明朝服飾的皴黑的非洲大漢,那感覺,簡直就是大煞風景。

華夏古裝可不是皴黑的非洲大漢能駕馭了的。

還有一個難言之隱,十幾個非洲大漢跟在身邊,也很容易讓人有那方麵誤解的。

哎!儘力圓謊吧!誰讓罕皮他們幾個又露出了萌萌噠的表情,張明遠最受不了這個。

“這個嘛!”使勁撓了撓頭,張明遠再次揉了嘴角,長吸一口氣,齜牙咧嘴道:“他們都是仰慕我大明,深為錦繡大明所折服的西域商人,加之對小弟我的人品那也是萬分敬佩,這才拋家舍業,要死要活的跟隨在左右,希望有生之年能做大明人,死後也能為大明鬼。”

杜聞銘:“...........”

杜氏父子麵麵相覷,不羞不臊的幾句話竟惹得父子二人無言以對。

他雖冇到過西域邊陲,但活了大把年紀,對來往大明做生意的西域商人也是有所耳聞的,對他們的相貌也略知一二。同樣是異族人長相,雖然也是高鼻梁、藍眼睛,但這膚色、嘴唇、長相好像冇有眼前這幾位那麼更加突出吧?但也不能不相信,這應該就是當事人最正式的官方解答,誰讓人家有最終解釋權呢?

張明遠從冇想過自己一番漏洞百出的謊言能完全贏得對方的信任,隻期盼能稍稍減輕對方的疑慮,然後處事圓滑地麵露敬佩之色並拱手對自己打個哈哈,說聲‘久仰、久仰,如雷貫耳....’之類的下台階言語,不著痕跡地給他留下麵子,你好,我好,大家好,皆大歡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