撲通……撲通

幾個工匠齊刷刷跪在地上。

張明遠哀歎一聲扶起他們,唏噓道:“本官或許已猜出一二,孔副千戶命跟所在……咳咳,確實難為你們了。不過你們放心,傳宗接代乃是大事,本官絕不允許此斷子絕孫的陰損事發生……”

幾個工匠麵麵相覷,大眼瞪小眼對視半天,錯愕的表情在臉上變幻莫測,一張張褶皺的老臉都快擠成麻花了……接著幾聲發自靈魂深處的歎息過後,眾人深深拜服在地。

“多謝大人成全,劉寡婦雖無傾城之貌,也算得上清新靚麗,與孔大人天造地設……”

“本官為你們做主就是……”張明遠大度擺擺手,忽然一滯,似乎恍然:“……劉寡婦?她是何人?”

“咳咳……咳咳。”工匠們瞬間患上急性支氣管炎併發症。

“大人,咳咳,不要在意細節,我們來談談火器研發的相關事宜吧!”

“咳咳……”

這次輪到張明遠咳嗽了。

……………………

領導以理論統全域性,以理論抓貫徹,以理論禦部屬……理論有如此多好處,張明遠當然深以為然,當領導後,日常行為準則都以此為規範,發誓要在理論治軍道路上越走越遠。

誰想麵試會上居然會出現如此違背常規理論的囧潑小插曲,那簡直是對自詡理論天才的千戶大人的切腹侮辱。理論上來講,張明遠的思路冇錯,按圖索驥以及常規分析都冇錯,錯的是孔顏的不著調,還有幾個蠢萌工匠的二百五思維。

張明遠忍不了了,於是在罕皮等人的參觀見學下,孔顏承受了一次史上最無情的拳腳運動……

接著在罕皮等人半同情半憐憫的幸災樂禍中,孔顏虛心接受善言,娓娓道出了事情原委。

原來,孔顏在西市有個寡婦相好,這次去西市招工,忍不住與相好耳鬢廝磨一番;幾個工匠與寡婦為鄰,自然清楚他的風流韻事;孔顏臉皮薄,恐怕正直無私的千戶大人知道後會說他不務正業,要懲罰他,於是威脅幾個工匠不可說出來。

所以孔顏握碎石球……孔顏走路夾腿……工匠愁苦……工匠夾腿……這一切一切都讓張明遠認為雙方之間發生過肢體衝突,工匠無意觸碰了孔顏命跟子,孔顏大怒,於是雙方有不可調和矛盾……

理論天才張明遠是這麼認為的,安慰工匠也是這麼安慰的……

於是‘不愛理論武裝頭腦’的工匠們放心了,誤以為千戶大人要成全孔顏和劉寡婦,由此感動流涕為劉寡婦賀,願她幸福美滿,子孫萬代。

悲劇就這麼來的,無聲無息,無征無兆,更令張明遠無所適從,理論上的失誤,導致了行動上的偏差。

張明遠徹悟,臉上火辣辣的痛,果然實踐是檢驗理論的唯一標準,看來今後要在實踐上多下功夫纔是。

……………………

拋卻愁緒,重新開始。

張明遠摸摸發燙的老臉,揉揉鼻子,輕咳一聲,儘量擺出一副偶遇風浪閒庭信步的波心無瀾,理理思路,正正衣冠,濃濃的官威彌散開來。

“咳,既然如此,倒是本官唐突了,本官願成人之美,促成這一段人間佳話,孔副千戶,你可願意?”

孔顏大喜,費儘周折冇想到能促成好事,雖然身體上剛飽受摧殘,相比將來心靈上**一刻的慰藉,也算是賺了,當下重重跪下,狠狠磕了幾個響頭,抬起頭,儘忠報效千戶大人的話說了一籮筐,哽咽得鼻涕一把淚一把,還時不時夾雜幾個代表高山仰止之情的……鼻涕泡。

張明遠再次厭惡地閉上雙眼,這個世界太臟了,心中卻為劉寡婦捨得一身膘的大無畏精神賀,哎!寡婦門前是非多,寡婦挑人儘二貨。

朝孔顏很嫌棄擺擺手,示意他趕緊消失。

轉過頭,從懷中掏出幾張剛畫好的圖紙,擺在幾個工匠麵前,每張紙上都畫了一個圖形,全部毛筆揮毫而成,空白處扭扭曲曲寫滿了字,用以標明構造用途,神鬼莫測的畫風不但使孔武無腦的罕皮等人怵目驚心,更令工匠們瞪著眼睛,半天冇明白過來,射向張明遠的眼神……鄙視意滿滿。

張明遠抽抽臉,仰頭望天,咦!今年的黃葉好像很多耶!

趁張明遠神遊天外,工匠們抓緊時間參詳起來,不多時,艱難地抬起頭,卻是一臉茫然加彷徨,猶豫片刻,一名老工匠終於忍不住了。

“千戶大人,恕老朽眼拙,這些東西,除了手持弩外,其餘老朽實在猜不出……作何用途?”

“嗬嗬……”張明遠扳回一局,心情大好。

接著臉色一變,正色道:“……告訴你也可以,但首先須立下保密協議,發誓不得外傳,否則生死無常,各安天命。”

老工匠憤怒了,臉紅脖子粗的,似乎感受到了**裸的侮辱,而且是一個連毛筆字都寫不好的毛都冇長齊的半大豎子侮辱。

“大人何故侮辱?我等皆是西市聲名俱佳的本分生意人,手工製造了大半輩子,客戶之私密何曾泄露出去半句?”

老工匠如喪考妣,吹鬍子瞪眼的憤憤不平,質疑他的勞模稱號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說著說著便泛起了淚花,一邊抹淚一邊氣得直跺腳。

張明遠被感動了,使勁抽抽發酸的鼻子,這老頭太可愛了,前世的人都像他這樣,何愁不社會和諧?怎奈……

“老人家心情可以理解,可是……說完了嗎?說完趕緊簽了協議先,本官很忙的。”

謔哦……唰……

旁邊罕皮等人揣摩良久,終於成功悟到領導意圖,不再猶豫,很實時地……刀劍齊齊出鞘。

於是老工匠等人還是……簽了協議,一臉屈辱得如同簽下了喪權辱國條約。

麵對如此厚德老者,張明遠是有些不忍心,可不得不這麼做,或許他們以誠信為本,人與人之間契約精神很強,天大的事口頭表達一下,就可當作生死狀,可張明遠不敢相信,畢竟這些器材領先這個年代太多,萬一泄露出去,就是十個腦袋也不夠嘉靖砍的。

或許,給他們辦理一下隨軍落戶手續還是很有必要的,嗯嗯,把家屬也接來,就安排在千戶所住,住房多的是……

其實就是軟禁。

張明遠突然發現,在這個時代待久了,心腸也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