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黃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諾,說出去的話潑出去得水,打死也要承認,大話臟話往肚裡咽就是了,彆逼逼。

這就是目前張明遠的心態,雖痛苦,也得……裝著快樂。

若得袍澤擁護,不能隻停留在嘴上,還要落實到行動中。

於是張明遠更忙了,顧不得開展其他工作,每天早出晚歸,出入國公府,找老大要錢要糧要指標。遇到國公不給麵子,立馬祭出徐婉這張王牌,憑著他寶貝孫女已臻上乘的撒潑打滾技術,配合絕食大招,大多數情況下,老國公還是有顧忌的,割肉似的一咬牙,一跺腳,難事變好事。然後就是與王經曆拉拉家常,順便解決一下兄弟們的吃喝拉撒睡問題……

為了兄弟們,張明遠心都操碎了。

原來一把手真不好乾啊!

前世作為戰士,無憂無慮生活著,根本不知愁滋味,隻看到了一把手光鮮亮麗的一麵,羨慕於他們翻手**的本事,也羨慕於他們逼逼叨叨的能力,更羨慕於他們耀武揚威的做派,殊不知他們背後為了手下吃喝拉撒睡而逐漸增大的陰影麵積,陰暗小心理日漸成型。

這還隻是大明官軍最基層的小武官,就要考慮方方麵麵,司政後裝一起抓,殫精竭慮抓生活。想想那些大官其實也挺可憐的,那些鉚足勁削減腦袋硬往裡擠的副手們實在應該清醒一下了,好好想想當一把手這種行為是不是很劃算,原本可以甩鍋給旁人的責任,一股腦扯過來安在自己頭上,是不是有病?

好想甩鍋給常副千戶,讓他去玩吧!

整整三天,張明遠都在奔波中度過,手裡攥著各種檔案資料,雙目呆滯無神,腳下虛浮縹緲,彷彿在哀悼流逝的青春年華,以及……愚蠢?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徐郡主、王經曆的鼎力相助下,老公爺的‘慷慨’終於澆開了絢爛的花朵,多日的辛苦冇白費,兄弟們的生活問題得到了有效解決。

兄弟們臉上笑容多了,曾經的承諾換來了屬下的忠誠,但張明遠很清楚,吃喝拉撒睡的忠誠隻是暫時的,它的保質期在承諾兌現之前。

若想改變千戶所目前現狀,按照自己的思路發展運營,還必須收心,更何況還有一個常副千戶在旁邊虎視眈眈,張明遠若有一絲絲的差池漏洞,這個工於心計的二貨連一秒鐘都不會耽擱,立即扇風打臉,徹底把他架空,哪怕此時張明遠反打臉,也不足以服眾了。

看著鏡中日益憔悴的臉龐,張明遠下定決心,是時候給常副千戶割一個終生難忘的傷疤了,否則天天給他冒尖上眼藥,他這個千戶大人會很鬱悶的。

雇幾個地痞流氓,半夜卸他幾條胳膊腿?

可是……不過,千戶大人很窮地。

是不是考慮該賺點錢了……

還有,寫寫畫畫雜七雜八的事太多了,也該找幾個幫手了,尤其是文職乾部這一塊……

哎!好多事啊!

換了彆人落到這般境地,張明遠會很好心的勸他一頭撞死算了。

……………………

張明遠期待已久的矛盾衝突終於姍姍而來。

不過卻是側麵迂迴,讓張明遠有點始料不及。

早交班時,偌大的會議室滿滿噹噹,受過張明遠恩惠的核心班子成員差不多都到齊了,隻是依然缺席兩個副千戶和五個百戶,張明遠冷冷一笑,在眾人或悲或喜的眼神中,開始了交班議事。

會議很順利,就在張明遠大談特談加強千戶所精神文明建設,牢記使命不忘初心繼續在扭轉風氣轉變方麵砥礪前行時,腐朽不堪的千戶所大門被人狠狠撞開,接著一道驚慌失措的身影快速閃進議事廳。

張明遠使勁揮舞在空中的有力大手,瞬間凝固了,不滿地皺皺眉,看向冒冒失失的手下。

“大……大人,常副千戶及幾位大人被人當街廝打,副千……千戶等人抵擋不住,向咱們這裡奔來,對方不依不饒,也跟來了,現在已經快到了大門口……”

話音未落,幾條衣衫襤褸的身影便衝進大門,兀自不忘關閉大門,還在門口抵抗一會,囂張跋扈的咒罵聲及氣急敗壞的悲慟聲遠遠傳來……

議事廳內眾人大驚,幽怨的眼神齊刷刷射向主位。

僅掃了一眼,透過幽怨看本質,張明遠就看懂了其中的韻味,小部分是同情悲憤,大半是幸災樂禍,都想藉此機會看自己出醜。

懶得發火,張明遠眼珠一轉,示意罕皮、沙霍近前聽話,附耳交代一番,二人領令轉身出門,張明遠乾脆靠在太師椅上,擺出個大大的北京躺,然後……閉目養神。

眾人錯愕,彆人都打上門了,竟然冇事人似的,還睡上了,靠給這兩貨附耳幾句就行了?千戶大人真淡定?還是發誓做個安靜的……美烏龜子?

張明遠感受著二人遠去的腳步,眼中寒光一閃即逝,回過頭,大手一揮,笑容燦爛道:“不管他們,小插曲撒!我們繼續議事……關於百戶所堅持戰鬥力唯一標準這個課題……”

霍的一聲,孔顏站了起來,很憋屈道:“大人,我們就這麼整日被人欺負,也不是個事呀,以後他們還不騎到我們頭上拉屎?”

張明遠笑眯眯擺擺手,官腔依舊十足:“孔鎮撫言重啦!這樣不是挺好嘛?誰惹的禍誰擔著,一人做事一人當,何必為他強出頭?是不是……”

“可是……”

張明遠拉下臉:“可是啥?哼!你想出頭,自己去好了,彆拉墊背的,大夥還想多吃幾天飯呢!”

孔顏臉色鐵青,囁嚅著嘴唇半天說不出話來,心氣一泄,垂頭喪氣坐了下來。

孔顏這個出頭鳥被打,剩下個彆有心出頭的人也不說話了,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的,都窩著一肚子火悶頭不語;但更多的人還是抱著看戲的念頭,裝作與千戶所同生共死的悲痛眼神裡,不時射出幾道因興奮過度而溢位的喜悅神采。

張明遠看在眼裡記在心裡,也不說話,冷哼幾聲,扭頭看向窗外……

差不多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