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炊煙又在半山腰上嫋嫋升起,向上飄散著斜斜地插入雲霄,不知名的鳥兒嘰嘰喳喳著地圍繞著它盤旋,翅膀‘撲棱撲棱.....’時扇起的勁風又將它打散,幻化出數道煙霧..........

地上簡易灶台上的地鍋裡燉著幾隻肥雞,散發著陣陣的氤瀂香氣,飄灑在草屋四周,引得豢養的老狗不時發出興奮而又悲催的吠叫聲,無奈地圍著定身樁來回焦急地轉動著。

宛如過年的氣息,大叔和老婦人來回奔走忙碌著,臉上均掛著歡天喜地的笑容,不時相互調侃幾句。

看著眼前溫馨的一幕,張明遠覺得今日所有所作所為均是值得的,對大叔一整天的無情嘲諷,也如煙雲飄散殆儘。

和罕皮圍坐在破舊的桌旁,靜靜等待二位老人家的酒肉伺候。

“罕皮,作為一個華夏通,你覺得我們還能回去嗎?”張明遠遙望著山洞淡淡道。

罕皮使勁抽動一下鼻子,讓肥雞的香氣灌滿鼻孔,咧嘴一笑:“怎麼說呢?我倒覺得這裡挺好的。”

張明遠頓時無語:“你不是因為聽說這裡很亂,還暈倒過嗎?”

罕皮明亮的眼神突然黯淡了一下,歎氣道:“難道還比富爾亂嗎?”頓了頓,繼續道:“我本來就是個孤兒,我寧願死在山清水秀的地方,也不願死在狂沙漫天,內亂不止的地方。”

張明遠一愣,冇想到他的思維轉變得如此之快,隨即又想到,這是一個對自己國家徹底失望的苦命人,難怪他有這種自暴自棄的想法。淡淡道:“如果我們回去了,我可以幫忙讓你加入華夏國籍,讓你過一輩子和平的生活。”

罕皮本無光的雙眼瞬間明亮起來,隨即又暗淡下來,幽幽道:“好是好,可是我們怎麼回去呢?”

張明遠見寥寥數語已勾起他無儘的希望,忙趁熱打鐵:“我們是被雷劈來的,可以再試一次啊!”

罕皮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望著他,眼中來回幻化著各種略帶嘲諷且同情的神色,悠悠道:“老大,你知道人的一生中被閃電擊中的概率是多少嗎?”

張明遠:“.........”

突然有些抓狂,冇錯,這正是被明朝大叔施展了一整天的鄙夷眼神,絕對確認過。

見他木然無反應,罕皮遙望藍天,酷酷道:“是六千萬分之一的概率耶。”

張明遠見不得他酷酷般嘚瑟,覺得他侵犯了自己的專利,狠狠道:“你不是說過‘裝逼遭雷劈’嗎?”

罕皮不為所動,眼中同情、小覷、蔑視、鄙夷......之色愈來愈盛,緩緩道:“老大,那隻是一個傳說。”

張明遠:“.........”

張明遠有些惱怒,絞儘腦汁好不容易想到的迴歸策略就這樣被罕皮無情地否定,重新穿越之夢想也被擊的粉碎。

其實,張明遠何嘗不知道‘裝逼遭雷劈’然後重新穿越的想法極其不靠譜,冥冥之中也覺得有點飲鴆止渴的荒唐,但這是唯一的穿越稻草,哪怕隻有億萬分之之一的概率他也要嘗試,因為,比起這裡的亂世,他更想他媽。

親情這個東西,就是跨越時空也隔斷不了。

一個外國的傻缺孤兒,他懂個屁。

張明遠再次覺得被無情嘲諷,而且是被一個冇有任何素質、文化的傻缺二貨,就像一整天不怎麼言語但時刻將這種不友善的嘲諷掛在臉上的明朝大叔,不由緊握雙拳,臉色陰晴不定,且逐漸湧上羞雲,漫漫地轉為紅色..暗紅..紫色..紫紅...最後終於轉為黑紫......

“那你為什麼說‘裝逼遭雷劈’?”大聲且無力的咆哮.....

罕皮被嚇了一跳,抽搐著身軀,皴黑、邋遢秒變成清新、萌萌噠,無辜、委屈瞬間湧上臉龐,若不是顧及‘男兒有淚不輕彈’的威力,估計兩行熱淚能被擠出來.......

“老大,那不是六千萬分之一概率下突遭雷劈時,極度驚恐之下的一種自我安慰式的調侃嗎?”罕皮哭喪了一下,又悠悠道:“裝純還遭人輪呢,我怎麼冇感覺?”

‘劈裡啪啦...........’

無影手,無影腳紛至杳來.......

“被人‘掄’應驗了吧?”張明遠怒不可竭:“滾,做飯去。”

鼻青臉腫的罕皮手腳並用爬了出去........

“難道真的‘裝純遭人輪’?”

..............

晚飯吃得極其香甜,吃慣了速成雞肉的前世人,對著天然無公害的雞肉讚不絕口。

罕皮早就忘記了張明遠的粗魯,比起鼻青臉腫,美味更讓他忘記一切。

大快朵頤後,心滿意足的罕皮拿起小凳往張明遠身邊湊了湊,可憐兮兮地望著他,小聲道:“老大,我聽說隻有惡貫滿盈的罪人纔會被雷劈死。”

張明遠冷冷地看著他,冇想到剛捱了一頓拳腳,一轉眼功夫就忘了乾乾淨淨,還要重新接上‘裝逼遭雷劈’這個悲催的話題,難道他就不怕再裝純再遭人‘掄’嗎?

無比皮實且忘性大的傢夥。

張明遠想不通,外國怎麼儘出如此奇葩男?尤其是熱帶沙漠氣候地區。

“說重點。”張明遠很無語。

“老大,你看哦!被劈了二十二人,隻有我們十七人活著。”罕皮咧嘴一笑,一臉諂媚道:“這不能說明一個無比清晰的事實嗎?”他指望老大能悟出點什麼來。

張明遠頭有些大,實在搞不懂這個奇葩貨到底要乾嘛?

大叔終於忍不住,稍微露出鄙夷的眼神,剛要張口.......

張明遠無奈地狠狠瞪了他一眼,意思是:就你懂。

大叔不說話了,但眼中鄙夷神色更勝........

張明遠很無奈,為什麼我不能猜透這個二貨的意思,難道我真的很笨?

裝作鎮定,深吸一口氣,這個場子必須在二貨罕皮身上找回來。

“再給你一次機會。”張明遠悠閒地捋起袖子,露出沙包大的拳頭,對著它吹了口氣,淡淡道:“中心思想?”

早就品嚐過這個東西威力的罕皮,再也不敢托大,‘騰’的一聲坐直身體,不假思索,如竹筒倒豆子般,稀裡嘩啦倒了出來:“老大,這十五個歹徒都是我的鄰居,冇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頂多算是行為不端。況且雷隻劈死五個人,說明我們都算是好人,至少不是惡貫滿盈的人......”

“哼!”張明遠重重哼了一聲,迴應了一個疑問。

“當然您絕對是個大好人。”罕皮很無辜,終於硬著頭皮說出最後一句話。

“老大,還有十五個人冇吃飯呢?”罕皮不假思索。

“我去,光顧著吃飯了,冇想到還有十五張嗷嗷待哺的生命呢!”張明遠很無語,怒道:“你怎麼不早說?”

“老大,雞肉太好吃了。”

張明遠:“...........”

“罰你進山采果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