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夫人魔爪後,二位風一般的男子勾肩搭背,踉踉蹌蹌走在大街上,虛浮晃盪的腳步一路走來,走出了堅韌不拔的掘犟。

觀海衛城比較頹敗,還不到戌時(晚上20點),家家戶戶便早早熄了燈,街上萬籟俱寂,漆黑一片,僅有幾家大戶的宅門前亮著幾個燈籠,在夜風中左右搖曳不定,點點昏暗的燈光灑落在尺餘範圍,給這靜謐的夜晚增添了幾分淒涼。

時值秋季,夜風很涼,吹拂在身上,陣陣寒意襲來,酒意也醒了一大半,二人摟摟懷,繼續漫無目的向前走去,具體路在何方,不是他們操心的事,隻需要一直走下去,永無止境就行了,管他……崎嶇坎坷怎麼它就這麼多?

一路上,張明遠都在觀察戚名將的表情,想從他臉上找出哪怕絲絲的羞愧神情,然後理所當然地批判戚夫人的蠻橫霸道,接著不著痕跡地抹除自己的尷尬。可惜,找了很久,也冇有找到理想的結果……主要是戚名將太淡定了,一張俊臉上,劍眉星目舒展得恰到好處,妥妥的雲淡風輕,完全冇有遭受奇恥大辱後的狂怒表情。

張明遠默默歎了一口氣,戚名將怕老婆的傳聞絕非民間野史,真正的名副其實,千百年後,誰敢給他洗白,張明遠保證決不抽死他。

思緒很發散,結果很悲催,很不幸,張明遠墮入了迷茫中。今日的宴會可謂驚喜連連,見識了萌蠢如孫博文、雷文林倆貨開啟的升級版作死模式,也見識了蠻橫如戚夫人升級的河東獅吼加強版虐夫技能,更見識了英雄如戚名將落地成盒般的嚴重氣管炎小白形象……可為什麼還要出現刁蠻如徐婉的打怪升級場景?

想多了都是淚水,越探索,奧妙越無窮,一股涼氣不由從內心深處冉冉升起,止不住打了個哆嗦,然後……張明遠深深歎了口氣,聲音很大,也很滄桑。

被張明遠盯到發毛的戚名將臉頰直抽抽,忍不住扭過頭,麵無表情道:“明遠老弟,彆看了,再看我也是這麼淡定。”

張明遠:“……”

“哎……”戚名將長歎一聲,自顧自接著道:“今日的情形你也看到了,老哥也冇什麼可隱瞞的,說句實話,老哥確實懼內,那有什麼辦法呢?打又打不過,罵也罵不過,你讓老哥怎麼辦?休了她?笑話,堂堂大明將軍豈能因為懼內而寫休書……”

眼波流轉,一絲苦澀溢了出來,戚名將接著道:“……夫人剛嫁入戚家時,還是很溫柔的,是個不可多得賢內助,對我也是千依百順,百般照顧。可我那時初立誌向,自認文武雙全英雄無敵,不免有些意氣奮發,看誰都不順眼,覺得老子天下第一,驕滿情緒日益嚴重,甚至有點不思進取。後來,夫人看不慣我,突然有一天要和我比武,我哪能服氣?堂堂大明將軍豈能讓女流之輩侮辱?於是我憤憤不平……哎!三招兩式後我居然敗得一塌糊塗……”

戚名將完全沉浸在往事回憶中,一樁樁舊情噴薄而出:“……那次比武後,我認為自己大意了,又和夫人比試了幾次,結果還是一敗塗地,我徹底心冷了,原來真的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想我誌向遠大,卻連一個婦孺也比不過……老弟你能體會老哥當時的心情嗎?毫無疑問,我又沉淪了,這時是夫人拯救了我,她刻意開導了我很長時間,使我逐漸走出迷茫……而後又不吝珠玉傳授我武藝,使我真正的成長起來了……”

“……所以,我不恨夫人,她的每一次蠻橫霸道都是對我的鞭策,我隻有拚命追趕,才能對得起她的再造之恩……”

戚名將很動情,碎碎叨叨說了很長時間,不管說到醜事還是喜事,臉上都掛著淡淡的笑容,彷彿這不是自我揭短,而是在與旁人分享自己的喜悅心情。

張明遠恍然大悟,怪不得每次戚夫人大鬨,甭管什麼場合,戚名將都能保持最優美的矜持,原來這其中還有如此天大的隱情。戚名將雖然在自我揭短,但張明遠突然覺得他很可愛,是那種很率真的可愛,就像一個陽光的大男孩露出了天真無邪的純淨內心。

張明遠細細品味戚名將的內心,眼中若有所思,盯著他小聲道:“所以說戚大哥懼內並不是真的懼內,而是因愛而懼內?柔情無限,懼內無邊?”

戚名將哈哈大笑:“賢弟這話用的妙,正是如此,大丈夫豈能因小失大?整日糾纏於情長得失,何以一展胸中抱負?”

頓了頓,扭過頭盯著張明遠,微笑道:“……對了,我與賢弟相識良久,還從未問賢弟誌向如何?不知賢弟的抱負是什麼?”

張明遠一愣,接著雙眸流光四溢,英俊的臉龐上燦燦生輝,一字一頓道:“若有機遇,我想改變這段曆史,儘我所能還百姓錦繡天下,讓大明盛世代代相傳,不要讓百年後的悲慘重演……”

戚名將呆呆望著張明遠,見他眼中光芒愈來愈盛,不由大聲喝彩:“賢弟誌向高遠,老哥佩服,隻願我們攜手並進共創一番事業,還大明錦繡江山,哈哈……”

兩雙有力的大手緊緊握在一起,都能感受到對方身上散發而出王霸之氣。

戚名將無法瞭解張明遠的內心,也不知道數百年後華夏生靈塗炭的悲慘,那簡直是一個人間地獄,無數華夏兒女為之身首異處,無數華夏珍奇為之流落他鄉,民族之痛,國家之傷,久久難以癒合。

作為穿越者,張明遠知道百年以後清狗入關,燒殺擄掠漢人如屠狗宰羊,推行愚民政策,大興文字獄,實行閉關鎖國,禁錮華夏思想,華夏數千年來文化精髓毀於一旦,民族文明倒退百年……又過數十年,西方列強憑藉堅船利炮撬開了古老華夏的大門,從此……喪權辱國任人欺淩。

正如一個愚蠢的清狗太後所說的那樣----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

張明遠仰望星空,深邃的環宇漆黑一片,若要撥雲霧見真章,必須醒掌天下權,以一個穿越者身份來改變大明王朝,讓大明更強盛,然後把所有強加給華夏民族的苦難一一奉還----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