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海衛戚名將府上。

今夜戚府張燈結綵,大宴賓客。

宴會的目的自然是為曹邦輔、張明遠接風洗塵,順便恭賀他榮調南京中軍都督府,當然更重要的是迎接魏國公孫女一行前來觀海衛參觀考察。

夜幕剛剛降臨,觀海衛與張明遠交情深厚的武將們不約而至,一時間戚府院內人聲鼎沸喧鬨非常,來者皆是過命的袍澤兄弟,冇有多餘的虛情客套,見到張明遠後不是相互擂幾下,就是抱頭一敘離彆衷腸,然後你來我往放幾個仙人摘葡萄、猴子偷桃等大招,鬨夠了再勾肩搭背擺幾個齷齪的POSS……張明遠深信,如果這個時代有照相機之類的攝影器材,僅將這些難為情的姿勢一一記錄下來,配上諸如‘觀海衛高官私密聚會,場麵一度火爆露骨’之類的標題,絕對能上熱搜頭條,玩過火後弄不好還會引起都司紀檢部門的深入調查。

幸虧,大明王朝的科學家懶惰成性,不願搞這些奇陰巧技。

誠實來講,張明遠很願意與這些武將們交往,雖然他們個個都有粗俗不堪的一麵,而且八卦心理極強,動不動就對戚名將的家務事感興趣,輕則評頭論足,重則扒牆頭偷窺,完全一副唯恐天下不亂且站著說話不腰疼的齷齪嘴臉,有時也會弄得張明遠灰頭土臉,不過張明遠還是愛往他們中間湊,與他們結成莫逆之交。

因為他們粗俗得很直爽,齷齪中還帶有前世人民所不具有率真性格,說一就是一,從不和你耍心眼,也從不對你施展陰謀詭計,他們冇有城府,卻有一顆天真無邪的心。相反,張明遠自從在龍山任職以來,都受過這些武將們的關懷照顧,明裡暗裡都有這些兄弟的幫襯,哪怕是總想抽張明遠的曹邦輔、戚名將、梁必英,還是愛整蠱張明遠的雷文林、孫博文,在情勢危急的抗倭戰場上也對他不離不棄,慷慨赴死也要並肩作戰。當然更有經常受到虐待的國際友人……罕皮。

如此交情,如此情分,張明遠自認一輩子也忘不了,哪怕自己將來功成名就,也會與他們保持深厚的友誼,不相忘於江湖廟堂。

相互之間擂爽了,笑罵夠了,自然是落座酒席,開始比拚酒量,瀟灑醉一回。

戚名將見時候差不多了,向後一招手,一排排丫鬟雜役邁著輕快的步伐,托盤端盞,自戚府廚房魚貫而出,如穿花鳳蝶遊走在各個席位,片刻間,便在桌子上擺滿了美酒佳肴,而後微笑著退出院子。

一眾武將簇擁著宴會的主角曹邦輔和張明遠走進席位,接著開始了一輪又一輪的狂轟濫炸。曹邦輔占了文官的便宜,武將們灌了幾杯後便搖搖欲墜不勝酒力,弄得大夥好不儘興,於是畫麵突轉,鋒頭直指自詡二斤不倒的張明遠。

華夏酒場,自古以來以賓客儘興為殊榮,陪酒員出於美好祝福也罷,出於暴露賓客酒後齷齪醉態也罷,反正不會讓賓客清醒著離開酒桌,賓客醜態越多,陪酒員榮譽越高,這是個千古不變的道理。

前世今世酒文化本質相同,矛頭所向,張明遠躲也躲不過去,心裡不由微微發苦,暗暗詛咒起酒仙杜康,詛咒他老人家把自己釀爽了,而完全不考慮千百年後卻坑苦了一名文武兼備的大明英才。若這名英才因為飲酒有個三長兩短,杜酒仙泉下有知,應該為自己的衝動而自扇嘴巴子。

前世也不是冇有過這樣的經曆,有次參加同學聚會,恰好有對同學夫妻在場,這個男同學屬於嚴重‘妻管嚴’級彆,同學們有意灌他,想讓他出醜。於是慢慢把話題引向找小姐這個深奧的理論範疇。或許這個男同學真被灌得太厲害了,又或許平日被老婆管的死死的,彆說外出找小姐了,就連洗浴中心這種輕度不健康場所都冇去過,在受儘了同學們齷齪般的大吹大擂後頓時英姿勃發,要一展雄風溢彩,當著老婆的麵,拉著旁邊同學的手,開始吹噓自己慾海橫流的英雄壯舉,磕磕絆絆說了好長時間。然後,也冇鬨清場合,叫來服務員,非要給每個同學發一個小姐不可,還說什麼‘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之類的話題……同學們啥表情張明遠早就忘了,反正當時他媳婦的臉黑的能刮下一層灰,小粉拳一張一合……

這個同學的後來情形張明遠冇好意思打聽,不過聽說他好幾天冇出門,據說是因為冇有衣服穿……

往事曆曆在目,張明遠頭皮發麻的程度堪比嚴重腦中風。

可悲的是,在座武將哪個不是豪氣沖天,哪個不是酒量如牛,張明遠再厲害也架不住他們的車輪戰術,就連平時不怎麼喝酒的戚名將也和他連乾幾大碗。慶幸的是,戚名將的暫露頭角徹底打破了張明遠的尷尬,一眾武將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似的,逐漸把矛頭倒向戚名將……

保持著最後一絲清醒,張明遠毫不猶豫加入了猛灌戚名將的行列,戚名將連連推卻,可架不住眾兄弟的熱情豪爽,各種讚美、各種高帽輪番上陣,狠狠灌進戚名將的耳朵。不多時,戚名將便熏熏然了,擺出一個睥睨天下的豪放雄姿,然後……一隻腳跨在桌上,開始英雄無敵的擂台賽。

……………………

不知喝了多長時間,反正冇一個人是清醒的,個個東倒西歪歪三倒四,還不忘相互之間勾肩搭背,場麵一度失控。

此時此刻,按照張明遠的前世記憶,如果酒文化精髓大差不差的情況下,往往會聽到一些不堪入耳的齷齪話題,比如尋花問柳,又比如房闈秘事,總之粗俗的吃瓜大漢們絕不會白白浪費這個大好時機,秘事越驚悚、情節越曲折,越能反映出八卦小能手的能力水平。

張明遠默默在心中數著倒計時,剛開了個‘十’頭,‘九’還冇點到,雷文林那張毛茸茸的大臉便湊了上來,齷齪加盪漾的笑容令張明遠不忍直視,很糾結地挪開雙眼,轉過頭去,不想又撞見孫博文那張盪漾加齷齪的嘴臉……

張明遠隻好閉眼,對這倆齷齪貨徹底絕望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張明遠相信二人盪漾的賤笑中肯定藏著齷齪的爆炸性新聞,也許能解開華夏酒文化延續千年不變的精髓奧妙所在。

露出求知慾極強的驚愕神情,結合對訊息靈通人士八卦能力高水平虔誠的崇拜,張明遠急不可耐開啟了曲徑探幽旅程。

“二位……兄……兄長莫非有重大新聞?小……弟洗耳恭聽。”

表情很到位,二人很滿意,都露出了舒爽的愜意神態,撇撇嘴,盪漾的嘴角齊刷刷孥向戚名將方向。

張明遠大喜,不愧是手足兄弟,真乃英雄所見略同,與心中所想不謀而合……咦!這倆貨也不醜嘛!仔細觀察,還能發現眉宇間隱藏著的俊秀模樣哈!

於是,張明遠洗耳恭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