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宗少林功夫大奉送嘍!五文錢一看哦!五文錢不算多,買不了房子,買不了車,旅遊到不了莫斯科。”

調皮詼諧的語句加上鏗鏘有力的敲盆聲終於吸引了大批行人,裡三層,外三層將個小小的場地圍了水泄不通。

百姓踮腳張望,議論紛紛。

“什麼是莫斯科?”

“好像是一個地方。”

“估計又是嚴嵩那混蛋搞得名堂。”

.........

議論聲越來越多,給張明遠增強了極大信心。旁邊大叔卻懵了,愈發驚奇地望著張明遠,嘴巴張得如銅盆,銅鈴般的大眼直勾勾盯著他,彷彿他是個怪物似的。

鏘,鏘,鏘............

“武術套路多,子龍敢戰長阪坡;

功夫就是真,滅倭還需戚將軍;

武功就是強,打得倭寇要喊娘;

情深深,雨濛濛,學好武功好威風;

打倭寇、殺倭賊,咱們還要讓他冇。

看一看,瞧一瞧嘍!”

“好,說得好。”參差不齊的叫好聲不時傳來,接著爆發出熱烈的鼓掌聲,不少百姓興奮得雙掌都拍紅了。

鏘,鏘,鏘............

‘啪啪......’銅錢砸地聲不斷響起,不一會,地上堆了淺淺一層的嘉靖通寶。

大叔徹底震驚了,他是清楚張明遠底細的,可冇想到這傢夥竟然還有出口成章的能力,更恐怖的是還能從拔一毛就敢跟你喝血的老百姓身上拔下不少汗毛。

張明遠狠狠瞪了他一下,心有靈犀的大叔趕忙擦了擦手,喜滋滋地走上前撿拾起地上的銅錢,說實話,活了這麼大歲數,還冇見過這麼多錢呢,絕對是一筆钜款。

當然,張明遠也冇想到會有這樣輕鬆的結果,不由信心大增.......

鏘,鏘,鏘............

“少林功夫好,打得倭寇趕緊跑;

少林功夫妙,打得倭寇呱呱叫。

少林功夫怎麼樣,我來給您打個樣。

少林功夫就是強,嚇得倭寇喊爹孃。”

‘啪啪......’地上的銅錢更多了.......

碎碎叨叨半天,也冇見真功夫演示,終於有人安耐不住,大喊道:“敲鑼的小子,彆光說不練啊?”

“是啊?說得挺好。”

........

剛撿拾完銅錢的大叔不懷好意地望著他,滿臉都是幸災樂禍,似乎要看他出醜........

張明遠最看不慣這老**絲嘲笑的模樣,遂走到場中站定,抱拳道:“今日就給大夥演一出少林絕學,‘醉鳳拳’。”他哪會什麼少林拳術,隻不過是將在特種部隊學到的拳術冠以少林拳名現學現賣罷了。

但見場中:

拳影盤旋飛舞,拳風招招進逼,宛如下山猛虎,又似深海蛟龍;長袖飄飄,冷若禦風;招式老道,一沾即走;當真似一鳳鳥翩翩起舞,蹁躚不定。真是應了:如下山之猛虎,騰挪翻越儘顯王者風采;離海之蛟龍,翻江倒海演繹霸王風流。

完全是實戰化拳術,招招致人死地的拳術。

演畢收拳,再抱拳相謝.............

人群中再次爆發出熱烈非凡的掌聲和喝彩聲,同時也伴著‘砰砰....’的銅錢砸地聲.............

明朝百姓哪見過這些招招能致人死地的拳術,對比大明衛所軍隊那華而不實的技擊之術,這纔是可真正上陣殺倭寇的招數,所以,掌聲、喝彩聲不斷傳來。

...........

接過大叔遞來的銅錢,初步估略大約有十幾貫銅錢後,張明遠笑得很開森,彷彿嚴寒的冬日,盛開在郊外寒風中的一朵梅花,嬌豔可愛。

大叔卻不淡定了,滿布皺紋的老臉充斥著不可思議,銅盆大得嘴巴一開一合,半天合不攏。

張明遠終於倒出了心中被他鄙夷多時的悶氣,朝他嘻嘻一笑,隨即麵含嚴肅之情,凝眉正色道:“大叔,您有冇有對自己上午不懷好意的笑聲充滿愧疚感?更有冇有在內心深處生長出絲絲的佩服得五體投地的感覺?有冇有?有冇有?”連續裝逼地發問。

故意頓了頓,雙手大幅度並誇張地朝後揹負起來,猛地挺了挺胸膛,腦袋傾斜45度角,給雙眼一個睥睨天下的姿勢,裝逼地搖搖頭,緩緩道:“哎!人生得意須儘歡,一日看儘長安花。為什麼我這麼有才呢?”

突然,挺直身軀,右腳使勁往下一砸,隨即頭部緩緩左擺,同時雙臂自身軀兩側向外緩緩伸出.......伴著話語:“匡..扶....”,雙手在空中挽個花.....“正...義.....”,隨即右手上,左手下,穩住腦袋,擺出勇往直前的姿勢定住....“....是使命...”;而後,雙手下垂,在胸前稍稍交叉......“賺..個....”,再後,左手繼續向上,右手繼續向下........“..........小..錢....”,最後,左手上,右手下,擺正腦袋,目視前方,定住....,“我...最...拿...手”。

大叔直勾勾地盯著他一番眼花繚亂的操作手法,嘴巴更加合不上了,一條清澈的流水自嘴角緩緩流下,待他擺好姿勢後,猛地驚醒,擦試了下嘴角,終於合上了嘴巴。

看著他小人得誌的模樣,忽然覺得腳很癢,內心深處突然產生一種想踹他幾腳的衝動,但終於看在嘉靖通寶的麵子上饒了他這一次。氣頓時消了一大半,神情有些落寞,輕輕歎了一口,悠悠道:“是人生得意馬蹄急,一日看儘長安花。”

擺了良久睥睨天下的嘚瑟姿勢,隻換來了大叔對裝逼詩句的正確糾正,張明遠隻覺全身一鬆,頓時鬆懈了下來,對大叔的不解風情哭笑不得,猶不死心道:“大叔,我這麼努力的賺錢,難道您老人家就不能稍稍誇讚我一下?哪怕您老不在言語上讚美,至少也應該在麵部表情上擺出絲絲的崇拜之意吧?”

大叔輕撫鬍鬚,淡淡一笑,搖頭晃腦道:“滿招損,謙得益。作為老人家,我有提點後輩不可得意忘形之責任。”

張明遠:“............”

張明遠不由想起一條千古不變的名言:你大叔果然是你大叔。

不動聲色間,已完成了無形且完美無瑕的嘲諷,令人防不勝防,還找不出一絲絲破綻。

張明遠打定主意,今後要離他遠遠的,最好近在咫尺而不相見,因為在他麵前,根本找不到存在感。

不過還好,拋去借貸費用,還有不少銅錢,足夠十幾個人支出一陣子了。

抱著辛苦錢著實樂了好一陣,突然又被打斷.....

“給我工錢。”

“為什麼?”緊緊捂住錢袋。

“我要給老母賣肉,哎!他已經好長時間冇吃過了。”

‘啪’的一聲,將錢袋拍在大叔手上,正色道:“多買點。”

一滴清澈的淚水無聲地鑽進土地上。

張明遠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