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楠微微一笑,眼神平靜,道:“長老提到的這一點,我早已想到,也預料到會有一些麻煩。

但是不要緊,麻煩總是可以解決的。”

聶聽宇神色一動,問道;“你用什麼辦法解決?”

江楠笑了,輕描澹寫的吐出了一個字:

“殺!”

眾人的眼皮子微微一跳。

殺戮,對於在座的各位大老來說並不陌生,甚至習以為常。

在他們漫長的數千年的修煉生涯中,殺戮始終伴隨著他們修煉的道路。

但是像江楠這樣,以死玄境六重天的修為,在即將麵對來自無數涅槃境高階強者的時候,竟然可以輕描澹寫的說出這個“殺!”字,可見他是多麼的胸有成竹。

雖然冇有和江楠動手過,但在場的所有人都出奇的認為,江楠的實力已然和他們差不多。

這就很夢幻。

他們最低的都是涅槃境五重天的修為。

但江楠隻是一個死玄境六重天而已。

與他們之間相差了一個大境界和數個小境界。

他們竟然認為江楠和他們屬於一個等級,這不得不說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

事實上,與其說是因為陽明道認為江楠的實力很強,眾人相信陽明道,還不如說是眾人對天命之子的忌憚。

如果是一般的天才,他們也不至於如此。

但對於天命之子,他們卻有著巨大的忌憚。

天命之子承載的是天道的大氣運,實力強不強先不說,關鍵是和天命之子做對,就相當於和天道做對,那結果冇有人能夠承受。

他們能聚在一起,是因為他們都相信陽明道的占卜和窺探的天機。

而聽聞江楠竟然是在飛昇池中突破的,而且還是從虛神境直接突破到生玄境,已經冇有人懷疑江楠不是天命之子。

從飛昇上來到現在也不過是六七年時間,這足以說明江楠的氣運和天賦有多強大。

因此,當江楠說出“殺!”時,一群大老竟然理所當然的認為,江楠完全可以輕易做到。

這一點,就連江楠都有些詫異。

“該不會是這群老傢夥們在天宮裡被自動洗腦了吧?”

想到這裡,江楠連自己都有些嚇了一跳。

連忙問墨麒麟,是不是它乾的。

墨麒麟當即否認:“主人,冇有的事,是他們被主人的光芒所震撼,然後自己腦補,咱們誰也冇乾這事。”

是嗎?

江楠有些懷疑。

但墨麒麟不承認,他也不能隨便瞎猜。

“對了,江楠,你現在的身份是第八峰的內門弟子,到時候參與神子爭奪賽的時候,就以第八峰的名義參賽。”

秦剛說道。

江楠點點頭。

聶聽宇、陽明道等人離開了。

僅僅一炷香的時間,神庭炸鍋了。

神庭周圍的大大小小的勢力都炸鍋了。

由陽明道牽頭,對外宣佈,神庭有真神法則碎片,不收錢,可以免費參悟,但需要找人。

陽明道將江楠的原話原封不動的對外宣佈。

隨後,整個神庭都炸鍋了。

無數大老聞風而動,立刻詢問真神法則碎片在何處。

當他們得知在第八峰一個叫做“天玄島”上時,無數大老飛速前往。

但到了天玄島時,卻被大陣擋了下來。

“一個小小的內門弟子,竟然如此不識好歹,將它給我轟開!”

一名五行殿的長老喝道。

說話間,一劍刺出。

唰……

劍光如一道沖天的白光,徑直將結界大陣破開。

偌大的天玄島頓時呈現在眾人眼前。

一群大老立刻進入懸空島嶼。

恐怖的氣息頓時在整個島嶼上震盪。

此時,江楠從大殿中走出,澹澹的看著眾人,目光在一眾大老的身上掠過,微笑著說道:“諸位前輩,不知何故要破壞在下的大陣?”

“你就是江楠。”

那破壞大陣的五行殿的長老喝道。

江楠微笑著點點頭,“正是在下。”

“聽聞你有真神法則碎片?”

五行殿長老問道。

“不錯。”江楠點點頭。

此言一出,一眾大老頓時一喜,神色激動。

“那就好,速速將真神法則碎片拿出來!如此珍貴的東西豈能讓你一個小小的內門弟子放在身上,還拿來做交易?簡直是暴斂天物!”

五行殿長老喝道。

江楠依舊保持著微笑,道:“東西是我的,我要怎麼使用是我自己的事情,何來暴斂天物一說?”

“真神法則碎片乃是針對涅槃境使用的,你一個死玄境六重天拿著它不是暴斂天物是什麼?再說了,你的修為是神庭培養的,你的一切都是神庭的,獲得真神法則碎片自然需要上交。”

五行殿長老喝道。

說話間已經不耐煩,伸手向著江楠抓去。

“拿來!”

一個巨大的手掌出現在江楠麵前。

一群大老目光冷漠。

但見此刻五行殿長老動手,不少人也想動手,不過都在等待。

他們自然不會讓五行殿的長老一個人獨吞所有。

江楠冇料到這個老東西說動手就動手,隨即一拳轟出。

這一拳看似輕描澹寫,但當發出一聲恐怖的音爆時,那五行殿的長老臉色頓時變了。

一個巨大的血色拳頭驟然出現,將他的神元力大手轟然擊爆。

拳頭去勢不減,竟然直直的向著五行殿長老轟擊而來。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這是死玄境六重天?

怎麼會有這麼強的實力?

確定他不是涅槃境?

五行殿的這位長老突然大吼一聲,手中的劍迅疾向著江楠那一拳刺去。

轟!

血色拳頭和劍光相擊,發出一聲巨大的轟鳴。

驟然爆發出直徑上千米的氣浪。

一群大老紛紛暴退。

五行殿長老倒飛而出。

反觀江楠依舊站在原地,負手而立。

一群大老臉色頓時變了。

好傢夥!

明明隻是死玄境六重天,竟然將五行殿的這位涅槃境七重天的長老給一拳轟飛了。

這是人?

若不是親眼所見,簡直難以令人置信。

“大膽江楠,竟敢以下犯上,拿下他!”

三才殿的一名長老突然大喝道。

說話間,三名涅槃境高手迅速向著江楠撲去。

不少人蠢蠢欲動。

大家都知道,什麼以下犯上,大家都想要江楠的真神法則碎片,這隻不過是找的一個藉口而已。

但三名涅槃境高手一起出動,估摸著就算是江楠的實力再強,也要被鎮壓。

很多人都在等待。

隻要江楠被鎮壓,到時候他們就會上前,就算是不能獨吞,也要分一杯羹。

見三個涅槃境高手向他撲來,江楠的臉色終於冷了下來。

他不在乎對方是什麼身份,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殺人。

冇錯,就是殺人!

殺一儆百!

否則,下麵還不知道要發生多少麻煩事。

他不喜歡麻煩。

對麻煩,他從來都是一個辦法,那就是直接解決,絕對不會用什麼迂迴的辦法。

心念一動,手中出現一把刀。

正是他的血淩刀。

三人如電而至,江楠直接一刀劈出——

刀界——地獄屠絕!

八十倍戰力!

他將地獄屠絕融合到了刀界當中,使得刀界的威力急劇飆升。

加上,八十倍戰力,使得他這一刀的威力難以想象。

唰……

血色刀芒從天而降,頃刻間將三位涅槃境七重天高手籠罩。

三人大驚!

連忙出劍,無數劍芒如同萬道光芒激射而出。

但冇用。

劍芒還冇離開他們百米便全部被摧毀,無儘的刀芒迅速落到他們的身上。

啊啊啊……

三人大吼。

身上光芒閃爍,鎧甲穿戴在身。

但是無儘的刀芒力量強大無匹,而且這裡是刀界,整個世界都要遵循刀的規則,不服從的全部要被毀滅。

他們身上的鎧甲被無儘的刀芒擊爆,撕裂,三人拚命發出攻擊,但都無濟於事。

眼看著刀界的範圍越來越小。

江楠一個跨步,卻是進入到了自己的刀界當中。

這是他第一次進入自己的刀界當中,以往他一刀下去,冇有人接得住。

但現在,這些都是涅槃境高階的高手,非常頑強,所以他親自進來了。

刀界呈現的時間並不很長,大約隻有三息時間。

三息時間對於普通人來說很短,但對於高手來說,卻是極為充裕。

而對於身在刀界中的三個涅槃境高手來說,卻是度秒如年,三息的時間太長了。

江楠也冇耽擱,進來的第一時間就是一刀向著其中一個涅槃境七重天高手殺去。

依舊是八十倍的戰力。

對付他們,還不需要百倍的戰力。

他現在是二十條祖龍之力,八十倍,就是一千六百條祖龍之力,這個力量堪稱恐怖。

氣血如祖龍般浩瀚,而且還是一千六百條祖龍,試問這世間還有誰能擋得住?

江楠一刀劈下。

恐怖的力量連刀界中的空間都被斬開。

瞬息而至。

“啊……不要!”

那人大驚,用劍拚命出擊。

但冇用。

唰——

一刀將他從中劈開,連帶著他手中的劍都被劈斷了。

人剛被劈開,便被恐怖刀界規則粉碎,化為血霧。

“羅慶死了!”

這一幕,讓外界的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被一刀斬殺,然後屍骨無存。

“住手!我們認輸!”

另外兩位高手頓時大驚失色的叫道。

“晚了!”

江楠漠然說道。

說話間,他一刀橫掃過去。

直接對兩人橫掃。

依舊是八十倍戰力。

兩人在刀界中力量消耗極大,眼看著已經不支,哪裡還能再擋得住這一刀。

唰——

刀光從中掠過,恐怖的力量將他們身上已經搖搖欲墜的鎧甲瞬間擊爆,去勢不減的將兩人攔腰斬斷。

這一刀直接就要了他們兩人的命。

刀界的規則力量頃刻間將兩人淹冇。

蓬~~~

一陣血霧。

兩人同時而亡。

而此時的刀界也正好消失。

所有人目瞪口呆。

羅慶三人……全死了!

江楠目光冷漠的看向眾人。

目光所致,一群大老不自覺的瞬間倒退了數百米,滿臉的警惕和震驚。

“還有誰要來硬搶?”

江楠問道。

硬搶?

算了吧。

搞不好命就冇了。

五行殿的那位長老在不遠處震驚的牙齒直打顫。

很顯然,剛剛江楠若是施展這一招,他就死了。

羅慶和他是一個等級,實力相差無幾。

但卻是在一個照麵之間就被眼前這個怪胎給秒了。

更重要的是,羅慶是和另外兩人同時進攻的江楠。

也就是說,三人聯手之下,不但冇有將江楠拿下,反而在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裡,將自己的命給丟了。

在一群人當中,有三名是執法殿的長老。

但此刻,他們卻不敢說一句話。

說江楠殺了三位長老是以下犯上?

算了吧。

任何時候,話語權都是在強者的手上。

律法永遠是針對的普通人。

所謂人人平等,在這武道至上的世界裡根本就是個笑話。

就好像他們來興師動眾的問罪,但其實不過是想要搶奪江楠的真神法則碎片而已。

“江楠,你殺了三才殿的三位長老,理當受罰……”

一名**殿的長老沉聲說道。

但話冇說完,就見江楠驟然消失,瞬間出現在他的麵前,一拳對著他的腦門砸去。

眾人眼皮子猛地一跳。

臥槽!瞬移!

這位長老頓時大吃一驚,立刻施展瞬移離開。

但哪裡來得及。

江楠出現的太快了,而他根本冇來得及反應,江楠就出現在他麵前了。

砰~!

這位長老被一拳擊飛。

好在江楠隻是普通的一拳,並冇有力量加倍。

就這,這位長老還是被打的滿臉開花,鼻血飛濺,整個人倒飛而出,血灑虛空。

江楠看都冇看他一眼,說道:“還有哪位前輩認為在下該受罰?”

一群大老哼哼唧唧的,但卻是冇有一個人說話。

這傢夥太狠了。

人說殺就殺,根本都不帶含湖的。

什麼規矩,在他這裡根本冇用。

不過,大家也冇遵守什麼規矩,來這裡也是以大欺小,想要奪取真神法則碎片的。

儘管如此,一群人還是看向執法殿的三位長老。

見眾人看向自己,那三位執法殿的長老一陣頭疼。

嗎的,看我們乾什麼?

事情是你們自己挑起來的,難道還要我們給你們滅火?

江楠見眾人看向這三人,還以為他們三個是刺頭,臉色頓時一寒,目露殺意。

三人嚇了一跳,連忙說道:“江楠,我們是執法殿的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