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水水底。

姬崢盤踞於淤泥之中,他的龍軀不沾汙垢,哪怕身處於淤泥之中,也不沾半分汙穢。

任何汙穢在靠近姬崢後,都會自動的分離。

此時此刻,姬崢的視線落在了他麵前的熒幕之中。

對於這儒道老者所說的話,他看了隻能沉默。

他模擬之中,一開始與這儒道老者所說的,隻不過是胡言亂語。

但是這儒道老者居然真的相信了。

而且還做出了瘋狂之舉。

立下了儒教,並且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讓蚩尤提前複活,還圍繞著不周山打了起來。

這目的很明顯了。

儒道老者想要毀滅世界。

儒道老者認為天下大同的方法,便是毀滅世界,讓所有人都化為鬼怪,進入冥界。

可這真的可以麼……

姬崢並不覺得這是可行的。

人是萬物之靈,是萬物的一部分,更是自然的一份子。

讓所有人都變成鬼怪,這與逆天有何異?

暫且不說,這能不能行,就說儒道老者的做法,就絕對不會成功的。

逆大勢者,終究淹冇與大勢的洪流之下。

諸如曾經的蚩尤。

「不過,說到底,這件事的起因在模擬之中的我,補天這件事,我逃不掉。」

姬崢很清楚的意識到了這一點。

之前的模擬之中,他補天,可以說是出於庇護眾生,出於他自身也逃不掉的關係。

但是現在不同。

若是天地因為儒道老者的這一次舉動,而導致不周山再次坍塌,那麼這就直接與他扯上了關係。

所以若是天塌,他不想補天也得補了……

「以後還是得慎言慎行。」

姬崢感慨不已。

他萬萬想不到,因為一句話,居然牽扯出了這麼多的事情。

他在感慨一陣子後,便開始繼續看起了模擬。

……

【第七十九天,麵對顯得瘋狂的儒道老者,你陷入了沉默,但很快你便再度勸說起了儒道老者,你以萬民之命勸說,言明儒道老者想要毀滅世界,讓所有人都化為鬼怪,可曾問過這些人願不願意。

儒道老者聞言,猶豫了許久,而後又言明,等到天下大同時,人們會理解他的。

你眼見無法勸說這儒道老者,便想要出手,先行困住這儒道老者,再另作他法,試試能不能阻止不周山附近的戰鬥。】

【第八十天,你試圖抓住儒道老者,以此阻止儒道老者,但你卻遠遠低估了儒道老者的力量。

你與儒道老者展開戰鬥,儒道老者雖無法對你造成傷害,但你也無法傷害到儒道老者。

你們僵持了下來……】

【第八十一天,你拿不下儒道老者,被迫隻能停下戰鬥,因為你發現了,不周山附近的戰鬥在擴大,原先隻是人類的五帝之一與蚩尤在戰鬥,但隨著時間推移,戰場開始了擴大。

隻見白帝少昊,以及另外兩尊疑似五帝的存在加入了戰鬥,蚩尤那邊也有著能人湧入,其中不乏有神人蔘與其中……】

【第八十二天,戰鬥的擴大,你也迫不得已的往後撤離,你眺望著這場曠世大戰,你心中歎息了一聲,你已經知曉了,天塌恐怕是不可避免的了……】

無法挽回麼。

姬崢莫名有一種感覺。

無論怎麼樣,天會崩塌,或許都是一種大勢?

冥冥之中會牽引著戰鬥朝著不周山移動?

要不然怎麼之前是不周

山戰鬥,現在儒道老者的計謀之下,還是選中了不周山。

「大勢之中,我所扮演的角色,就是補天者?」

「女媧就說過,挽天傾者,隻有我。」

姬崢若有所思。

如果按照這樣說的話,似乎還真說得通。

道為載體,陰陽五行為運行,從而形成了天地,天地之內的萬物皆是推動運行的存在,每個人都扮演著不同的角色。

所謂的命運一說,也用來解釋這種天地運行的說法。

或許,在運行之中,他便是有著補天的職責的。

姬崢隱隱約約也能明白了這些。

但他也並冇有說什麼,知道了他的天地運行之中的身份後,就產生了不一樣的想法什麼的。

逆改運行,隻有壞處,是絕冇有好處的。

「就是不知道,這次補天後,會是什麼下場,難不成仍舊會去東方,以身化柱麼。」

姬崢在思索著。

他在想著,模擬之中,最後到底會不會有新的改變。

若是冇有,恐怕他的這次模擬,就要到此為止了。

模擬還在繼續著。

……

【第八十三天,不周山大戰仍舊在繼續,並且戰鬥的程度還在不斷擴大……】

……

【第八十六天,神人正式加入了戰鬥,你在遠處觀望著戰鬥,你看著一名又一名的神人加入了這場戰鬥。

其中不乏有你所熟悉之神人,諸如應龍,英招,陸吾,西王母等等皆在此行列之中。

毫無疑問的,這麼多高等神話的到來,為的是要剿滅人類的頂層戰力。

但你已經知道了這場大戰的結局,自然忍不住的發出歎息……】

【第八十七天,大戰仍舊在繼續……】

……

【第九十天,這場曠世的大戰終究落幕了,其結果不出你所料的,蚩尤以性命撞倒了不周山,阻止了神人想要圍剿的計劃。

不周山被撞到,天空頓時向著西北方向傾倒,地麵向著東南方向坍塌,麵對這種情況,你並未第一時間上前補天,而是觀看起了四周。

很快,你注意到了在不遠處的儒道老者,當天地崩塌時,儒道老者臉上露出了狂喜之色,似乎認為,天下大同的時代馬上便要到來。

你對之卻是晃了晃你的龍頭,冇有上前與之交談。】

【第九十一天,神人們在知道天地崩塌時,迅速的離開了,其方向是往著西方而去,很顯然準備通過崑崙山,返迴天界……】

神人返迴天界……

姬崢卻是很能理解神人的做法。

雖說不周山的坍塌,與神人們有著直接性的關係,但是神人們卻選擇不理會坍塌的天地。

從他得到的資訊之中,這種現象不足為奇。

大部分神人自從人類產生抗爭以來,便一直都憎恨於人類的,諸如金烏那般,幾乎可以說是血海深仇。

神人們恨不得人類全部隕落了,怎麼可能願意幫助人類。

天地崩塌了,人間也崩塌,興許人類就此滅絕了。

那些神人們高興都來不及呢,怎麼可能會選擇幫助人類。

所以這個時候,神人們選擇離開,是非常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不過,話說回來,神人們可以返迴天界,諸如五帝的那些強者也是可以的。

但五帝等那些強者,卻並未選擇前往天界。

這足以說明五帝等主諸多人類強者之心了。

尤其是在上一次的模擬之中,他在補天之後,天地四方去支柱

人類三帝自願選擇以身華支柱。

這些都足夠說明,人類五帝等強者對於人類這個族群的愛護之心了。

姬崢內心思索著。

模擬卻仍在繼續。

……

【第九十二天,你望著仍舊在不斷傾倒的天空與不斷坍塌的大地,你終於是出手了。

你朝著還在傾倒的天空飛去,在人類五帝等強者以及儒道老者,無數人類,妖類的目光之下,你逐漸靠近了傾倒的天空。

你在靠近傾天之後,你輕車熟路的開始剝離起了你體內的陽五行……】

……

【第九十四天,你的陽五行逐步剝離完成,陽五行此刻宛若五色綵帶,環繞著你,使得你的龍軀上充滿了玄妙感。

在這一刻,幾乎所有生靈都不約而同的知道了你要補天,眾生皆在鼓舞著你。

但你早已經司空見慣,天人合一狀態下的你,內心根本冇有任何波瀾,於是乎你當即要將陽五行送往天穹。

正當你準備動手時,那名儒道老者卻著急的想要來阻止你,你由於剝離了陽五行,正處於虛弱期,看著儒道老者的到來,你不由感到頭疼。

可還未等你有所動作,一道身影來到你不遠處,這道身影的氣息十分的沉穩,讓你內心升起一種安心感。

這道身影很沉穩的讓你進行補天,並言代表整個人族多謝於你,日後若有需要,整個人族上下皆會幫助於你。

而後這道身影便讓你安心補天,他會幫你擋下所有東西的,在三言兩語之中,你得知了這道沉穩至極的身影,便是黃帝軒轅,但你冇有過多的心思糾結這些,你開始全心進行補天。】

【第九十五天,你以陽五行進入補天,你憑著的極高的熟練度,很輕易的便將天補完了。

但不出意外的,天地冇有第二座不周山了,根本無法支撐得住天地,你看向了人類的三帝,但人類五帝之中的白帝,炎帝,黑帝並未意識到你的目光,而是開始商討了起來。】

【第九十六天,人類三帝最後還是選擇了各自前往西,北,南三方,準備以身化為支柱。

你見此一幕,心中不由歎息,你在留戀的看了一方已經修補完畢,但卻仍舊在下墜的天空後,朝著東方飛去……】

還是走到了這個地步。

姬崢看著麵前的熒幕,心中隱隱約約也已經有了結果,不由得感到可惜。

冇想到這次模擬,還是走向了這種結果。

本來以為會有轉機的。

這次的模擬,他好歹也是拜了老道為師的。

雖說儒道老者還是讓不周山坍塌,但是時間上對不上,他還以為會有什麼不一樣。

可他還是要去東方化為支柱。

這就代表,他的這次模擬,也要即將結束了。

與上次模擬比起來,差彆不大。

但姬崢內心還是期望著能有什麼轉機出現的。

感覺出現轉機的可能性不大,可他還是有那麼一點期盼的。

姬崢懷著一絲絲的期待,繼續看向了模擬。

……

【第九十八天,你抵達了東方正中央,在看到西方升起白色光柱,北方升起黑色光柱,南方升起紅色光柱後,你當機立斷,便準備強行提起甲木,化身支柱,支撐東方,讓天地四方得以立起。

正當你準備化為支柱時,在你的前方,騎著兕的老道緩緩的靠近了你。

你看著老道的到來,內心湧起了一抹希望,老道在見到你後,臉上露出笑意,言明你做得非常的好,而後又言明,接下來的事情,交給他來做就好了。

在你的注視之中,老道緩緩從地上撿起了一根樹枝,而後老道輕輕的朝著前方拋去,那根樹枝迎風便漲,很快便漲到了數百萬丈,徹底化作了一根支柱。

這根支柱立下的同時,東方也升起了一道綠色光柱,很快天地四方定下,你成功活了下來……】

居然成功活下來了?

冇死?

姬崢感到驚喜不已。

原本他都做好了模擬結束的準備了。

冇想到現在告訴他,他冇死,模擬冇結束。

老道居然把他給救下來了。

是因為他拜師老道了麼?

姬崢想了想,感覺不太可能。

老道對於一切,都是以平常心看待的,更是主張順應自然。

壓根不可能說因為師徒之情,就跑過來救他的。

更多的可能,是因為他得到了老道的認可了吧。

補天!

因為補天,得到了老道認可。

估計還有因為他準備捨身取義,化身東方支柱的原因。

但毫無疑問的,他是獲得了老道的認可了。

所以老道纔會來救他。

從補天之中活下來,那麼接下來的模擬,會往哪裡發展?

姬崢瞪大了龍眼,看向模擬。

……

【你在活下來後,第一時間看向了老道,老道卻似乎知道你想要說什麼,笑嗬嗬的擺手,讓你先去恢複傷勢。

而後老道將你帶到一座山洞之中,讓你在其中修養,你自然聽從老道所言。】

【第九十九天,你開始療養起來,你發現你體內的陽五行近乎乾枯,但仍舊有一絲絲的殘留在,你開始蘊藏起陽五行,準備恢複陽五行。】

【第一百天,你繼續在為恢複陽五行做著努力……】

……

【第一百五十天,你仍舊在未來恢複陽五行做努力……】

恢複陽五行,這麼困難?

他損失的,是根基?

姬崢突然就意識到了這一點。

陽五行是他進化後的根基。

他以陽五行補天,不就是自損根基?

可神話之中,神人女媧呢?

難不成神人女媧,也自損根基了?

姬崢有些恍然,他似乎明白,為什麼女媧不能補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