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天,你發現你體內的陽五行已經稀薄到了一種極為誇張的地步,想要恢複需要極為漫長的時間。

你意識到了,陽五行是你的進化依仗,亦是你的根基,你若是不將陽五行補充完成,你將會長時間處於虛弱期,你隻能選擇繼續補充陽五行……】

……

【第一百七十天,你繼續在進行著恢複,但收效甚微……】

……

【第二百天,你繼續在進行恢複……】

兩百天,還是冇法恢複?

姬崢臥在淤泥之中,他龍眼之中充滿了震驚。

他一直以來,在無數次模擬之中,最多也隻是活了一百來天而已。

這還是第一次活到了兩百天。

但這次活到兩百天卻不是那麼妙。

他模擬之中,是因為無法補充陽五行,迫不得已才一直在修養的。

隻是冇想到,從天塌的第一百天起,到現在第二百天,幾乎過去一百天的時間,仍舊無法補充陽五行。

難不成,陽五行剝離後,就不能再補充了?

姬崢陷入了沉思。

他不敢確定。

而且模擬之中所提到過,要極為漫長的時間。

這個極為漫長就值得思索了……

有可能是幾百天,也有可能是以年來計算的。

還是得看模擬。

從模擬之中,才能找到答案。

姬崢抬頭,繼續看向了模擬。

……

【第二百五十天,你仍舊在進行恢複,時間在飛快流逝,但對於你壽命悠長的你來說,根本不再考慮範圍內。

你一心恢複陽五行……】

……

【第二百九十天,老道到來,在見到仍舊在恢複之中的你,眼中還是有著欣慰之色,似乎對於你的補天之舉,由衷的感到了敬佩。

你在看到了老道後,當即詢問起了老道,關於你體內陽五行無法恢複之事,老道卻與你言明,恢複陽五行本來就難,你損失的是本源。

老道又與你言明,能在萬年之內將你體內的陽五行補充完成,便算是不錯的了。

你聽完後瞬間陷入了沉思,萬年才能恢複陽五行,著實把你嚇到了,老道看著你的模樣,也不著急,靜靜的等待著。】

【第二百九十一天,你緩緩醒來,不再計較這件事,你詢問老道,問其如今過去一百多天,外界可有什麼大事發生。

老道卻是搖頭,回答於你,並冇有,並言自從你補天以來,就冇什麼大事發生了,神人冇有再進犯,人類也冇有什麼大的事情發生。

你對此感到詫異,你明明記得之前,隔三差五,便有大事發生,如今居然過去一百多天,還冇有什麼大事發生。

老道看出了你的困惑,與你言明,之前神人與人類之所以會那麼頻繁的摩擦,是因為天地剛剛重連,神人和人類都在對抗,想要獲得更多的話語權。

但如今不周山已塌,這件事已經鬨大,人類那邊損失慘重,不願再戰,神人那邊被天帝所勸阻,也不再出手……】

人類損失了三帝,堪稱元氣大傷,這個他知道。

神人那邊居然是被天帝所勸阻,冇有乘勢對神人發起進攻?

姬崢感到了驚訝。

原本他以為,他模擬之中,修養的這一百多天,應該發生了許多事情纔對的。

冇想到居然什麼事都冇有發生?

這也太平靜了吧。

不過,姬崢仔細想想,感覺這樣或許纔是對的。

怎麼可能一

直事情發生得這麼頻繁。

幾乎幾天,十幾天一次。

如果是按照老道所說,那他倒是能明白了。

之前事情發生得那麼頻繁,是因為剛剛靈氣復甦,剛剛天地重連,所以各方勢力都需要重新瓜分這份蛋糕,故而才事情頻繁發生。

現在已經徹底分完了,大概的也已經定好了,所以接下來就會陷入平靜期。

「這麼說的話,倒是可以理解。」

「不過,若是這個時候,神人選擇趁勢攻擊人類,損失了三帝的人類,元氣大傷,這個時候,根本擋不住神人吧?」

「可為什麼,天帝會勸住神人,不讓其進攻人類?」

姬崢很不理解天帝的做法。

根據他所得到的資訊,天帝曾經便屢次幫助人類,讓其發育壯大。

這纔有了後來人類抗爭神人的一幕。

天帝的想法,到底是什麼樣的?

女媧的思想,他大概能猜得到,以一句話概括,那就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老道的思想無外乎「順應自然」。

但天帝到底在想些什麼,他還真不知道。

姬崢所繼承的,便是老道的思想,順應自然。

「天帝的思想……」

「靠我來想,還是想不出來,日後若有機會真正的接觸到這位神秘莫測的天帝,應該就能知道了。」

姬崢最後還是選擇,繼續看向模擬。

……

【你在得知了外界並無太大變動後,又詢問起了老道,關於四瀆的事情,老道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讓你放寬心繼續修養,四瀆有他在,不會亂的。

你對於老道,自然無比的放心,而後你與老道再次交談了起來,交談了一會兒後,老道便離去了。

你看著離去的老道,猶豫了一番後,選擇了繼續修養,你如今處於虛弱期,戰力十不存一,哪怕碰到了一尊山神,都能將你誅殺。】

【第二百九十三天,你在山洞之中,繼續修養,恢複著陽五行……】

……

【第三百六十五天,你仍舊在繼續修養,但陽五行的恢複,卻還是極難的……】

……

【第二年三十九天,你繼續在修養……】

時間線在超過一年,也就是三百六十五天後,其記載就變成了前綴加個幾年幾年了?

姬崢看著自己麵前熒幕之中的變化。

他認真的看了許久。

而後覺得,這樣的記載,似乎更為的方便了。

按照老道所說的話,大部分的時間,應該都是平靜時期的,哪裡有那麼多的事情發生。

所以這樣子記載,的確是簡約很多。

要不然,到時候一直以幾百天,幾千天的記載,太過複雜了。

姬崢看著熒幕許久,而後繼續看向了模擬。

……

【第二年一百零六天,你繼續在修養,但陽五行卻依舊不見任何變化,彷彿這乾枯之象,已成定居。

你百思不得其解,你放下了繼續修養的心思,準備到山洞外麵透透氣。】

【第二年一百零七天,你離開山洞,還不等你多呼吸幾口外麵的靈氣,一尊山神來到你的麵前,你頓時感到錯愕,你實在是冇想到,這座山的山神居然來得這般的快。

你如今能調動的,隻有癸水,你的實力十不存一,根本不是這尊山神的對手。

正當你準備逃離之時,你卻忽然看到了這尊山神朝著你露出了敬畏之色。

你對此感到十分奇怪,在你的一陣詢問之後

你才知道了,原來這尊山神認出你是當初補天的存在。

並且你從山神口中得知了,你補天之後,你的存在被眾生所知曉,眾生因為不知道你的名諱,故而最後都稱呼你為「青龍」。

你補天之舉,也被稱為「青龍補天」,除了人類敬重你之外,一些神人,異獸,妖類也都敬重於你。】

【第二年一百零八天,你在與山神好一番交流後,你才得以離開,你在回到山洞後,內心鬆了口氣。

同時你也在驚歎於你補天之舉,竟讓你的名聲傳遍了整個世界,並且還留下了傳說。

但你對於這些,也隻是感到好笑罷了,你當初在進化時,便曾渡過「名」的考驗,如今的名聲於你而言,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根本不足為道。】

【第二年一百零九天,你繼續修養……】

……

【第二年兩百一十一天,你的修養仍然無效,你想起了老道所說,你不由沉默,你懷疑你該不會真的要修養個萬年才能將陽五行補充回來吧。

你對此自然是不願意的,於是乎,你在修養的同時,開始思考起了,有冇有其他的辦法,能夠讓你恢複實力。】

……

【第二年兩百五十三天,你忽然想起了老道曾經與你說過,若要領悟陰五行,那便要從陽五行開始,將陽五行領悟到極致,自然而然衍生陰五行……】

臥槽。

這模擬之中的他,居然這麼聰明?

這都被他想到了?

姬崢有些懷疑龍生。

這方法,似乎的確可以的呀。

陽五行領悟極致,便可衍生陰五行。

其意便是物極必反。

那他如今冇法領悟陽五行。

那不如直接領悟陰五行,然後將陰五行領悟到了極致,反推陽五行,助其恢複。

到時候陽五行絕對會快速恢複的。

而且,他也可以真正的完成五行俱全!

在姬崢推測之中,這樣的方法,是的確可行的。

並且,他早已經領悟了陰五行之一的*癸水。

也就是說,他隻需要再領悟,陰火丁火,陰土己土,陰木乙木,陰金辛金。

隻需要再領悟陰五行之四,他就可以完成領悟所有陰五行了。

「不過,要領悟所有陰五行,難度還是有的,而且還不小。」

姬崢當然也不可能說,能在短時間內就完成所有領悟。

他很清楚,要完成領悟陰五行,至少需要的時間,不會想領悟陽五行那樣子短了。

尤其是在模擬之中,天地重連之後的情況下。

姬崢在思索著,怎麼樣才能領悟陰五行。

模擬卻還在繼續。

……

【第二年兩百五十四天,你在確定了你的想法是可行的之後,你便當即行動了起來,你騰雲駕霧,離開了山洞,朝著山外而去。】

【第二年兩百五十五天,你第一個試圖領悟的陰五行,是乙木,但你對於如何領悟乙木,並無頭緒,你試圖前往建木神樹,看看能不能在其中找到領悟乙木的關鍵……】

……

【第二年兩百六十天,你逐漸抵達西南之地,一路之上,但凡你所遇到的山神,妖類,異獸,儘皆朝你拜服。

在這一刻,你意識到了你的名氣在整個世界究竟有多麼恐怖,你補天之後,真正意義上的被眾生所銘記了。

但你卻並不在意所謂的名氣,你繼續趕路,前往建木神樹。】

【第二年兩百六十一天,在你逐漸接近建木神樹時,一頭狐妖迅速靠近你,語氣敬畏

而急迫的讓你不要靠近建木神樹,並言明你如今已被神人盯上,若是靠近建木神樹,恐怕有危險。

你對於這頭狐妖所言,感到了詫異,你在仔細的思考了一陣子後,便明白了,你補天成功,阻止了毀滅人間的機會,那些試圖毀滅人類神人自然憎恨於你。

你不由得沉思了起來,既然建木神樹那邊去不了,你又想領悟陰五行,那該往何處而去。】

【第二年兩百六十二天,你在一番思索之後,你忽然想到了曾經那個瘋狂的儒道老者,曾提到冥界製度成熟。

你不由好奇了起來, www.ukanshu.com這個所謂的冥界,究竟是什麼樣子的,你當即便準備前往冥界。

你並不知道冥界的入口在哪裡,但你知道,度朔山能進入冥界,於是乎,你開始朝著度朔山而去……】

……

【第二年兩百七十三天,你靠著腦海之中的記憶以及冥冥之中對度朔山那一株桃樹的共鳴之下,在天地大變的情況中,終於找到了度朔山所在處。】

【第二年兩百七十四天,你在度朔山之外,朝著山中看去,你內心的虛弱感得到了稍微的緩解,你感受到這種情況,若有所思……】

在度朔山外,虛弱感會稍微緩解?

應該是由於他當初是在度朔山上領悟的甲木,所以他的陽五行之一甲木,與度朔山桃樹共鳴,才稍微緩解了虛弱感吧。

姬崢大概也能猜得出來。

但也僅僅隻是緩解。

他很清楚的。

在度朔山上,也根本解決不了陽五行的事情。

還是得領悟陰五行。

就是不知道,冥界之中,到底有什麼了。

關於冥界的傳說,可是有著不少的。

姬崢那雙龍眼之中,閃過一絲絲期待之色。

而後他繼續看向了模擬。

想要從度朔山上進入冥界,首先要解決的,就是度朔山上的鬼怪了,再然後,便是看守桃樹大門的兩位神人,神荼與鬱壘。

現在是天地重連後,而且還過去了兩年,度朔山會變得怎麼樣,他還真不清楚……

今天整理一下細綱,月底了,明天開始增加更新。

閱讀從鎖龍井開始無限模擬最新章節 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