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一絲小小的改變卻被瑪莎敏銳的捕捉到了,她不禁疑惑地低聲問道。

“你在害怕什麼?魯道夫?你手裡的那個東西是.....。”

冇想到魯道夫身體一顫,急忙將紙鶴收了起來,竟然翻過身去背對著她們,假裝鎮定地說道。

“這不關你事,不該知道最好不要多問,對冇有任何好處。”

然而瑪莎卻撇了撇嘴,看到那兩名守衛正在地牢入口處站著並冇過來巡視,便靠近鐵柵欄,雙手握住鋼筋對魯道夫低聲說道。

“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也太小看我了魯道夫!

那紙鶴上的那個印記是你格蘭特家族的族徽吧?

不會是你的家族要派人過來救你了吧?你還在這裡給我們裝蒜?魯道夫,不要忘了我們是因為你才被抓到這裡的,你可不能自己溜了把我們丟在這鬼地方,要救也得把我們一塊救走啊!”

“你夠了!”冇想到一聲暴喝,竟然憤怒的坐了起來。

聲音大的嚇人,就連守衛都驚動了,把瑪莎等人嚇了一跳,完全不明白為何魯道夫情緒會那麼激動,這可不像平時的他啊。

他的喊聲很快便引來了守衛,但守衛轉了一圈之後發現冇什麼問題,就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但在回去之前用堎錘敲了敲鐵柵欄似乎要他們閉嘴。

待守衛走了之後,瑪莎雙手環抱洶湧,冷笑道。

“這可不像你啊魯道夫,我不過是問問,你這麼激動乾嘛?難道你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嗎?”

然而這一次魯道夫卻平靜了許多,無力地癱坐下來,歎了口氣說道。

“其實我也是一片好意,好吧,好吧,既然你們想知道,告訴你們也無所謂。”

隻見他掏出那隻揉成團的千紙鶴一臉冷笑地說道。

“這的確是我們格蘭特家族放出來的魔法鶴冇錯,他們的確也派人來了,而且派的還是我們家族精英中的精英----我同父異母的親哥哥格蘭特.巴烈偉。”

“格蘭特.巴烈偉?”瑪莎似乎一臉困惑。

魯道夫歎了口氣說道。

“或許這個名字對你們而言太過陌生,但是‘恐怖醜角’這個綽號想必你們不陌生吧?”

“什麼?”

當魯道夫提到這個綽號的刹那,瑪莎的臉色一下變了,變得十分慘蒼白,冇有一點血色。

不但是他就連傑農聽了都一臉驚愕,臉色變得相當難看,隻有艾文和亞恒,還有瑪莉亞一臉茫然,還不知道是哪個。

艾文甚至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恐怖醜角是誰?他是....。”

然而他話冇說完就被瑪莎粗暴的打斷了。

“不要提他,你會做噩夢的。”

但好奇的不止是艾文也包括天真的瑪莉亞。

“什麼意思啊?他不是格蘭特家族派來救魯道夫老師的嗎?”

然而魯道夫卻聳了聳肩笑得比哭的還難看。

這時一直不說話的洛可終於開口了,一臉嚴肅地說道。

“不,瑪莉亞,不是這樣的,對於格蘭特家族我還是有所耳聞的,畢竟我也是馬丁家族的人,兩家偶爾會有來往。

雖然我知道的不是很清楚,但是有一點我很決定,假如格蘭特家族派其他人過來還好,假如派的是‘恐怖小醜’的話.....。”

他閃動的目光中,也不禁露出一絲恐懼,繼續說道。

“他非但不會救魯道夫老師,而且會將我們所有人都殺掉,甚至血洗整座城堡....恐怕....誰都難逃毒手吧!他就是這樣的人.....我說的冇錯吧?魯道夫老師?”

“冇錯!”魯道夫一臉苦笑。

“哪您不會阻止他嗎?”亞恒一臉疑惑。

然而魯道夫一臉無奈的攤了攤手說道。

“那傢夥就是一個恐怖的噩夢,根本不是我能應付的,其實實不相瞞......我....我.......其實.......。”

魯道夫表情極不自然,有點尷尬和羞愧,似乎內心在掙紮,最後一咬牙,慚愧地說道。

“其實我並非向外界傳言的那樣是天才魔法師.....實情情況是.....格蘭特家族每個人都比我優秀,特彆是巴烈偉,

不知比我強了多少.......其實我隻是....是一個被家族趕出來....廢物罷了,一個連本家魔法都學不會廢材!我其實所有的魔法都是在外麵自學的,家族中那些強大的魔法....一個都學不會,並非不想學....而是受天賦所限,真的....學不會啊,否則也不會被趕出來了,也不會....。”

說道動情處,他有些激動的雙眼紅紅的,有些難堪。

忽然他抬起頭來,笑出了眼淚。

“現在你們覺得他們會派人來救我嗎?

他們是派人來殺我的,因為我是家族的恥辱,這次又給他們丟了臉!

他們要清理門戶!一直以來找不到藉口,現在好了。

你們明白了吧,我就是個災星,就是個災星啊,很抱歉牽連到了你們,我很抱歉......我本想在外麵闖出名頭來會讓他們刮目相看,但現在我知道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廢材就是廢材,永遠冇有出人頭地的那一天,也從來不會有令人刮目相看的那一天,我已經認命了!”

魯道夫一臉死灰和絕望。

那一刻瑪莎等人都驚呆了,他們頭一次聽到這種秘辛,他們原以為風光無限美人環伺的‘天才雷係法師’竟然是一個家族失敗品。

他們不知道如何安慰魯道夫,或許他們根本連安慰的資格都冇有吧!

“咳咳”突然一個聲音打斷了沉默,他們齊刷刷的望去頓時驚了。

蘇閒不知道何時已經站在牢房大門口,他身後還跟著三個精靈和那個高等惡魔利刃.泰坦。

見他們望向自己,蘇閒淡淡說道。

“很抱歉打擾你們歡聚,在這位女士的再三請求下,我是過來探望那位半精靈的。”

他指了指艾薇。

而艾薇卻在微笑著,臉上帶著和善的笑容,望著瑪莉亞。

這位女士?瑪莎一愣,忍不住打量了艾薇一眼,心說,難道那位美得慘絕人寰的到底是什麼來頭,居然能說得動領主?

她是來探望瑪莉亞的?

或許.....。

瑪莎心中一動,原本絕望的心頓時生出一絲希望來,一把摟過瑪莉亞笑吟吟地說道。

“瑪莉亞妹妹,你的麵子還真大啊,領主大人和那位高貴的女士都來看你了,你還不給人家打個招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