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淵剛接見了徐雲雁,讓他繼續給自己做點兒稟。

大清早的就用冰降溫,實在是徐雲雁冇有想到。

不過有皇命就要執行,這是做將軍最基本的準則,當然隻限於現在。

不過就在徐雲雁在這裡提心吊膽著製作著冰的時候,裴寂急匆匆的從外麵衝了進來。

「陛下大事不好,是臣失察,請陛下治罪。」

聽著裴寂這不顧君臣禮儀,就這樣大呼小叫的從大殿之外衝了進來,李淵很是好奇。

「怎麼了?你這老傢夥有必要如此嗎!就算是真的有天大的禍事,難道我還能難為你不成?不要著急,安下心來慢慢說。」

李淵還在這裡不以為意的說著這樣的事情,而裴寂卻是直接下到跪在地上。

「陛下是臣失察!真的是大事不好了。」

聽到這裡徐雲雁不由的看了看玄武門方向,難道已經開始了嗎?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想著這些事情是不是正兒八經開始之後,李淵看著他「好了老傢夥,說說吧到底怎麼回事?你看看你什麼時候如此處變大驚了?」

看著李淵還在這裡笑著,對著李淵說了一句。

「陛下你可一定要忍住呀。」

「嗯?」

這一下子李淵覺得事情好像不對,就在李淵可能反應過來,這事情好像有點嚴重,不是自己所想的無所謂的事情的時候,裴寂在這裡對著李淵說了起來。

「陛下!玄武門……玄武門!」

「玄武門怎麼啦?」

李淵疑惑的看著裴寂「你倒是說呀,你這老傢夥什麼時候如此吞吞吐吐的了,有事情隻管說。」

「陛下,玄武門打起來了!」

「嗯?玄武門打起來了?什麼事情?竟然在玄武門打了起來?不過這也不要緊呀,玄武門守將這不在這裡?讓徐雲雁去治治玄武門不就行了嗎?」

裴寂看著李淵現在還在這裡無所謂,一咬牙直接喊了起來。

「陛下,秦王和太子殿下在玄武門集合兵馬打起來了,齊王也在現場,他們正是在生死相向啊!」

「什麼?」

裴寂石破天驚的一句話之後,李淵瞬間站了起來。

「他們怎麼會如此?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陛下,是臣失職,不知道到底是誰埋伏了誰,總之秦王殿下正在和太子齊王殿下帶兵在玄武門混戰。而且玄武門外也有兵馬調動的跡象,要是陛下再不處置,可能要出天大的禍事了。」

聽到這裡李淵瞬間驚訝了「這……這可如何是好?」

就在李淵在這裡摸不準情況的時候徐雲雁歎了口氣。

「陛下!」

徐雲雁這一抱拳,李淵像是抓到了主心骨一般。「對啊,在這裡還有一員大將,你抓緊去玄武門看看這是怎麼回事。」

「是陛下!末將這就去。」

不過看著應該立馬外出的徐雲雁還在這裡冇有動,李淵看著他。

「怎麼?難道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陛下請護佑皇孫,無論這到底如何,誰勝誰敗,這些皇孫可都是無辜的。」

李淵看著徐雲雁居然在這個時候還能夠如此調理清晰的說出這句話,更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很好,徐愛卿你真是朕的肱骨之臣,你提到也很好,朕一定會護佑他們一生安全的。」

隨著李淵話語落下後徐雲雁一抱拳。

「末將這就外出去玄武門。」

李淵點點頭,徐雲雁直接轉身向外走來,剛走出殿外,那二十個心腹侍衛快速的靠了過來。

徐雲雁看著他們。

「諸位,現在是為國儘忠的時候了,隨我去玄武門。」

隻是還不等他們往前走幾步,遠處又是一隊侍衛護衛著一個身影快速的衝入這裡,為首的正是李承道。

而看到李承道,正在大殿當中的李淵也不由得心中一緊。

「這是怎麼回事?」

看著這些渾身帶血的侍衛護衛著李承道一邊往前衝,一邊回頭看著後方。李淵不由的心中驚駭莫名。

徐雲雁看到這,和李承道的人剛一接觸,李承道就在那喊著。

「師父救命!師父救救我父王啊!」

看到這裡徐雲雁扭頭看向李淵所在的方向,李淵揮手暫時止住了徐雲雁向前走的腳步,任由李承道跑了過來。

看著李承道這狼狽的樣子,還有他身旁那些渾身滿血侍衛大吃一驚。

「這是怎麼回事?」

李承道看到李淵,對著李淵說道「皇爺爺救命啊,一定要救救我的父王呀!我父王現在陷落在玄武門了,有些人說我父親已經戰死,秦王叔父圍困東宮,要將我們斬草除根,幸的侍衛用命纔來到皇爺爺這裡。」

聽到這裡,李淵猶如晴天霹靂一般身子搖晃搖頭晃腦著站都站不穩,還好裴寂眼疾手快。

「陛下一定要注意身體啊!」

李淵在這裡被裴寂扶住之後一揮袖袍。

「可恨,這到底是哪些人?居然在這裡鼓動我的皇兒做這樣的事情?我看他們都是一副兄友弟恭的樣子,難道都是裝出來的嗎?我不信,我不信啊!」

李淵在這裡大吼大叫,而徐雲雁等人已經跪在了李淵麵前,就是皇帝發怒,還是要老老實實跪著,無論現在是什麼時候。

而就在這些人惶恐不安的時候,遠處一些腳步聲響起,李承道看看這裡大驚。

「皇爺爺,他們來了。」

看到這些身影,李淵在這兒喊著「禁軍,我的禁軍呢?」

裴寂在李淵問出禁軍之後尷尬的在這說著「陛下,禁軍都是臣失察,禁軍已經大半被他們掌控。」

「什麼?他們怎麼敢?」

「徐雲雁!」

不過李淵立馬又看到了跪在那裡的徐雲雁,這一聲可謂是猶如從九幽地獄傳來一般的聲音充滿了死亡的味道。

徐雲雁急忙抬頭看一下李淵「陛下末將在。」

「你能不能被寡人相信?」

李淵這個時候竟然問出這麼一句話。

「臣是大唐的將軍,為陛下之命是從。」

「好好好。」

李淵現在連說幾個好。

「朕給你一個任務,守住這裡,不讓任何人進來。」

「是陛下!」

聽到命令之後徐雲雁站起身,他身後那二十個侍衛同樣站起身,相互對視一眼,毅然決然的衝向宮殿門口在那裡擺成兩個鴛鴦陣守衛著大門,不讓任何人進入。

徐雲雁即將要向前抵擋了,李承道了一聲。

「師父小心!」

徐雲雁看著他不由得說了一聲「殿下要是真的事不可為,就去鹽城吧,張家姑娘還在那裡等著你,船已經做好了可以出海。」

徐雲雁這一句話說出之後,李承道的心神一震。

「師父,您難道早就為我留下了這條後路了嗎?」

徐雲雁搖了搖頭「隻是巧合罷了,一直想要出海捕魚,請兩位殿下嚐嚐,冇有想到居然最後卻成了這麼一條路。」

李承道聽到這裡哭的跟個淚人一般,而李淵不由得到想到徐雲雁曾經和兩位殿下的玩笑,被那情報機構送來的情報都不當一回事兒,冇有想到現在果然是最好的一條選擇。

出了長安城向北是突厥的領地,李承道去了,絕對會給唐朝帶來巨大的禍患,向西不毛之地而已,向南我也保證不了他的安全,南方有眾多李世民的軍隊在哪裡守著,隻能冒險順河水順流而下躲過所有的人馬。

希望到鹽城之後可以出海避難了。

至於海外有仙山,在這是這群古人一直在心中記著的。

「我的好皇孫呐。」

想明白的李淵不由得老淚縱橫,抱著李承道在那裡哭了起來。

誰說做皇帝的就一定要堅強,在這個時候骨肉分離雖然隔了一輩,不過卻更是心痛。

「到底是怎麼了?這到底是怎麼了?我李唐聞會如此。都是自家兄弟,親兄弟啊!」

李淵一邊在這裡哭著,一邊抱著李承道在這裡喊著。

徐雲雁看到這一幕,歎了口氣,毅然決然的轉身,抽出腰間的寶劍,就向著門口方向走來,

現在所能做的也就是近人事,聽天命而已。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六十四章首當其衝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