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諸事安排完畢,像是交代後事一般,更像是在這裡做著準備。

等到所有事情解決的妥妥噹噹之後,徐雲雁帶著張洪一隊人馬,保護著那能夠製作冰的器具和幾塊成品能夠使用的冰向著皇城方向行來。

出了自家大門,路過玄武門,冇有看到常何和常威的身影,繼續向前行進,徐雲雁也不敢再在這裡和他們牽扯,就躲在馬車當中。

雖然這些士卒對自己相當的恭敬,不過最精銳的已經被有意無意的抽掉出去護衛李靖李大將軍去了,剩下的大部分都不認識自己的,雖然聽過自己的傳說。

人就是這樣,為了保護自己,隻能如此……

等到徐雲雁來到皇城,已經是傍晚十分。

不過想要進城,一係列的步驟都省不了,雖然是為李淵服務的,可是這些東西還要經過一係列的宦官的檢查,宦官檢查完畢再找醫師檢查,確定冇有毒,不會產生任何威脅之後才放徐雲雁進來。

這一耽擱就將所有的時間都耽擱到了晚上。

不過這都是必須做的,冇有辦法省略的。

不過到了晚上,李淵看著擺在自己眼前的這幾塊冰開心的在這裡笑了起來。

「很好,不錯!冇有想到徐卿家居然有如此手藝,實在是難得。」

看著冰塊心裡舒服,在吃著冰李淵渾身那叫一個舒坦。

剛要讓徐雲雁將這手藝交給身旁的宦官之後讓他回家去照看自己的妻兒老少,外麵的宵禁鼓聲就響了起來。

這是關閉坊間進行宵禁的鼓聲,聽到這裡李淵不由的有點兒驚訝。

「這麼湊巧?要不徐愛卿就在宮中暫時住下,明日再回吧。」

這一句話也是徐雲雁所想的,能拖一次就拖一次。

「微臣謝主龍恩!」

徐雲雁心中所想,很是開心,而在其他人的眼中,尤其是那些服飾的宦官眼中,這徐雲雁實在是深受皇恩,居然能夠被留守在皇城當中。

這些宦官在這裡和徐雲雁客套著,徐雲雁很得為官之道,從懷中摸出了幾個大點的散碎銀子塞在他們手中。

「還要勞煩幾位多幫襯一番,要是末將在之後皇城當中有任何失儀的地方,還得請諸位提點一番。」

徐雲雁如此會做事情,這些話說的宦官很是開心,更何況還有散碎銀子。

宦官滿意後在這裡保證絕對會解決徐雲雁的小麻煩的,不會讓徐雲雁在這皇城當中出了什麼意外,惹下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在徐雲雁的金錢攻勢之下,一群宦官很快的就被徐雲雁拿捏了,和徐雲雁在這裡無所不談,而看著時間差不多了,徐雲雁看看外麵的天色,繼續和宦官客套著。

「這天色將晚,還請幾位能夠再幫一個忙。」

這幾個宦官已經收了徐雲雁不少的銀子,說不了幾句話,徐雲雁就又給他們銀子,可是讓他們相當的開心。

不過這些人聽到徐雲雁要求幫忙,急忙在這裡應承著。

「放心吧侯爺,有什麼事情侯爺儘管吩咐,還何須和我等見外不成?」

徐雲雁看著這些是文官中的敗類宦官一副攤牌等著徐雲雁再賞點兒銀子,將徐雲雁要求他們的事情做的漂漂亮亮的樣子,心中有點兒好笑。

隻要是金錢能夠辦成的事情,再花上一點,我也是無所謂的。

徐雲雁心中這麼說了一聲,再從懷中摸出了一把散碎銀子,給了他們幾個。

「那哥幾個就勞煩一次,去東宮當中給李成道殿下傳個口信兒。」

徐雲雁這樣一說,這幾個人想都冇想就應承下來。

「放心吧,傳個口信?傳什麼都行,我等絕對將這個口信兒給侯爺傳遞到了。」

他們也知道徐雲雁和這些殿下之間的關係的,進了宮想念和自己熟識的,能夠來宮中幫襯一番是很有必要的。

徐雲雁說明瞭他要傳口信的事之後這幾個宦官就在這裡等著。

「侯爺要傳什麼?您說我等聽著。保證是出了侯爺道兒隻進親王殿下的耳。」

在這宦官如此保證之下,徐雲雁忍不住吐槽著。

「要是彆人再給你雙倍的銀子,你還不能把我給賣了?」

雖然徐雲雁在這裡吐槽著,還是選擇相信他們。

「就請幾位公公給李承道殿下傳一句話,要是有麻煩儘管來這裡找我。」

留下這一句話之後,這幾個宦官很是差異,雖然表麵上在這裡答應著去幫徐雲雁傳話,不過心裡確實在那裡吐槽著。

「有問題來找你,你是乾什麼的?這個可是太子的兒子,未來的國之儲君,找你幫忙?笑話!」

徐雲雁雖然冇有讀心術,不過看著這些宦官臉上的表情也能夠猜到他們心裡七七八八的,知道他們心中冇有什麼好話,隨機對著他們再次抱拳。

「那就有勞諸位了,我和殿下見麵之後一定會在殿下麵前給幾位美言幾句的。」

李承道能不能夠收到訊息就完全看這幾個宦官的了,明天可是相當特殊的時候。而為了讓他們打消心理當中任何不滿,讓他們去傳話,徐雲雁什麼手段也用了。

要是他們敢不去和李晨道傳遞訊息,等著吧,等到我和李承道碰麵之後,看看你們這幾個宦官如何抉擇,能不能夠再在這皇宮當中待下去。徐雲雁這算是不是很嚴厲的警告,讓這些宦官心中像是明鏡一般,小心翼翼在這裡說著。

「放心吧,侯爺,我等一定將訊息傳到,以後還要麻煩侯爺在殿下麵先為我等美言幾句啊,我等也想侍奉在殿下左右。」

他們就是表明瞭自己的身份,絕對會不遺餘力將資訊傳到。

看著玩笑一般的話語,就能知道訊息一定能傳達給李承道的。

雖然不明白徐雲雁這是什麼意思,而李承道聽到這些話可能會疑惑,不過宦官如此保證了冇有錯,總算是心口一塊大石頭落了地了。

「有勞了。」

在最後送出一把懷中的錢財之後,徐雲雁身上空空如也。

「我現在能做的就隻有這麼多了!」

徐雲雁看著遠去的宦官的身影,不由得這麼歎息了一句之後在床邊站著,看著窗外不遠處自己那20個士卒在牆角依偎著準備休息,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還好!還有一點實力。」

徐雲雁在這裡感慨著自己並不是待宰的羔羊之後在這皇宮當中休息,隻是無論如何翻過來覆過去就是睡不著。

「明天可是曆史上記載的玄武門事變了,難道自己真的躲不過這一個坎兒嗎?必須要經曆這一件曆史事件,或者說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在自己言傳身教如此長時間之下還不能夠改變他們的父王?

或者是世界大勢所趨,任何人都無能為力。」

徐雲雁這麼想著的時候,搖搖頭。

「不!世界能改,要是不能改,我如何實現將大唐旗幟插滿全球的豪言壯語,就算是他不能改,我也要想辦法把它改過來!」

這邊徐雲雁這麼說著的時,時間就變得很奇怪,不經意間就過了一夜。

天邊擦白,而徐雲雁在天邊露出一絲白線之後,拖著疲憊的身形從床上坐了起來。

他那些在牆角意味著的士卒早已經站了起來,守在幾個木桶旁邊,而徐雲雁看著他們心情沉重的從房間當中走了出來,來到這個木桶旁邊。

看到這木桶當中已經結出了碩大的冰塊之後,徐雲雁指揮這些士卒將冰塊取出來之後,帶著就像著李淵所在的宮殿方向行來。

一路上原本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禁軍,在今天少了相當的多,徐雲雁心中不由的直打鼓。

「難道已經開始了嗎?

這事情就冇有任何迴旋的餘地了嗎?」

徐雲雁在這裡焦急著,沉思著怎麼辦,冇有什麼好辦法,還是快步帶著士卒上前。

很快的就來到大殿外麵,等候宦官彙報之後在這裡等著李淵召見。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六十三章到時候了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