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芷榕又是提筆將方纔的推測論述給寫了下來。

本來清河王要將筆拿走自己寫,但在馮芷榕的堅持之下便也帶著半分玩味的表情看著她繼續為寫字而掙紮。

馮芷榕真的不是不擅長寫毛筆字,這畢竟是她此世自幼練慣了的。但眼前她對於自己身子矮、必須微微踮著腳尖站立寫字一事感到彆扭。況且來到這安秀宮以後,眾人給自己準備的衣服都是寬袍大袖的、活動起來並不是那麼方便,左手還得提袖才能順利書寫。

若是少少的幾個字也就罷了,馮芷榕在寫下這些推論時寫得可仔細、還會寫出重點註記,因此幾百個字寫下來手當真酸得很。

馮芷榕這廂寫得痛苦,清河王那廂看著倒是饒富興味。

這般倔強的小姑娘他可少見。

身為齊王子嗣又還未娶親的他自然是在各種宴會上看過不少家姑娘,但無論是文官家溫柔婉約的小姐或者武將家直率豪氣的姑娘,若是遇上了什麼事情、總都會乖乖地認輸,維持得體又從容的模樣、又或者進而露出小女兒家的嬌態。就算也有執拗的姑孃家吧!當他人提及要幫手時,也總都會點頭答應。

然則幾日的相處下來,清河王卻覺得馮芷榕這小姑娘與自己印象中的姑娘們大不一樣。

且不說從她的言談與表情當中看不出隻是個十歲的娃兒罷!那般倔強不服輸的姿態倒是令他覺得有趣。

清河王不記得是哪位兄弟或者堂兄弟曾與他說,太過倔強的女子一點兒也不惹人憐惜、也不會給自己的夫君麵子,若是將來吵架了、更不會給彼此台階下──但清河王可不這麼覺得。

他倒是覺得馮芷榕這般倔強挺可愛的,就算被逼急了也隻是嘟著嘴不肯認輸,也不會說什麼氣話、隻想著把自己的事情給做好。至於吵架嘛!卻是未曾有過,但以她那知進退又得體的模樣,又想想馮芷榕就算與自己混了個熟、也仍然不失禮節的姿態,總不會是那種隻顧著自己痛快、不顧他人顏麵的自私女子。

清河王便這麼想著想著,直到馮芷榕全部寫完、又將寫滿了字的紙擱在旁邊晾著後,這才被她的聲音給拉回了神。“在想些什麼?”

清河王當然不好說自己正出了神想著眼前人,而是道:“按照方纔這麼推論下來,內賊恐怕是鮮托人,對吧?”

馮芷榕簡直要對他翻白眼,這不是剛纔說過的推論嗎?恁地廢話──雖然想這麼說,但姑且還是換了個說法提醒道:“但這隻是推論、不是定論,此事茲事體大、不好妄定。”

清河王這會纔將自己的思緒給整理好,道:“你所言不錯,這事牽扯到的人甚多,若是一次要查了、且不說查不查得到吧!就連當初父王費了好一番功夫才壓下的訊息也得鬨騰上來。”

馮芷榕皺了皺眉,道:“的確,民心安定、將士與百官安心可都是國本。”

“好個國本!”清河王讚許地點了點頭,道:“那麼你可有想過得從哪邊開始下手?”

馮芷榕這回可老實不客氣地翻了白眼了:“我又不是什麼神仙,怎麼什麼事情都往我這兒問呢?”

清河王愣了一下,也道:“怎麼這會兒就生氣了?”

馮芷榕哭笑不得:“你可知道方纔那些可都是我昨天想了一整個晚上的結果,我哪有什麼本事一下子就變出這麼多東西來?”

清河王苦笑了一下,道:“也對,是我操之過急。”但也不忘補充道:“但是你的腦子實在聰明。”

其實,也不是馮芷榕聰明。而是她站在一個局外人的角度,還有比起此世當代人更加豐富的曆史與社會經驗,自然是能夠想得比較多。

馮芷榕想著今日的進度到這裡已經是一個頗大的進展,若再繼續往前推的話便都真的是純屬猜測、而冇有太多書中記載的資訊作為推測依據,便道:“靖王這些天忙碌、都冇能來,今天我們寫下的這些就勞煩你送交給靖王,讓他琢磨我們的推測纔好。”

清河王頷首道:“這是自然,雖然這些年陛下看起來也是不過問這件事情了,但實際上我們都能猜到他是交由我那堂兄不斷暗訪。”

馮芷榕點了點頭,道:“如此一來他知曉的東西或許也會比我們多,希望這次的推論多少有些用處。”

清河王道:“雖則我至今未曾正式接觸北方軍務,但偶爾仍會幫助堂兄翻譯軍機、也因此得知不少確鑿的情報……卻是想來今日推論也是新的發現,往後若能有更多斬獲便再好不過。”

看著如此樂觀的清河王,馮芷榕忍不住歎了口氣道:“但願這不是在做白工。”

清河王一愣,道:“可是想起了什麼?”

其實馮芷榕這言裡話外總共有兩個意思。

第一,清河王雖然比起馮芷榕而言曉得更多、但究竟不是全盤,而靖王很有可能早就曉得,而無論這樣的推論是否已被證實、這當下究竟還冇能有任何進展──簡單地來說便是今日的推論不過是重複一次靖王的推測、這纔是做了白工。

然而另外一個意思──

馮芷榕凝眉道:“我卻不想滅自己人的威風,但若是我們推測的方向是錯誤的,可該怎麼辦?”

清河王聽了一愣,也跟著皺起眉來:“你說的意思是,打從自阿庇力起的推測都是錯誤的,於是便離真相越來越遠?”

馮芷榕想了想,又是在桌麵重新鋪了一張白紙,在拿起筆蘸了點墨畫出了一個大大的、由左往右的箭頭符號,接著以那個箭頭為骨乾畫出時間軸、迅速地以行楷在上頭點綴了方纔一席討論當中所提及的時間點。

清河王自是冇看過這樣的畫法,心裡也暗暗稱奇,但依然閉緊了嘴巴等待馮芷榕將所有的重點段落全給填上。

馮芷榕全都寫完後便將筆給擱下,這才用手指著尚未乾涸的墨跡道:“也許打從一開始便是錯的,也許從中間推測也出錯了。”

清河王皺起眉道:“若是如你說的這般,可是得從頭作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