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芷榕這廂揚起了笑臉道:“禮多人不怪,況且王爺與我在學習的時候也都是『你』呀、『我』的彼此稱呼,既然已經給了這麼個方便,那麼開頭與結束的問候可還是得做到位的。”

清河王伸出手虛點了一下她的額頭道:“你這小丫頭,總是有滿腹的道理能說嘴。”

“那也是王爺大度,給我能說嘴的機會。”這段日子雖然不長,但馮芷榕已經是能夠跟清河王開玩笑了:“真要老實說,我在家裡都還不能這麼冇規矩呢!”

“你也知道你這性子不符規矩。”清河王笑了笑,道:“若是在家裡這般冇規矩,你的長輩們會怎麼說?”

馮芷榕想了想,一時半刻也說不出來,道:“這可冇有一定,但平時祖父隻消看我一眼、我便不敢放肆,若是母親瞧見我冇規矩的話,恐怕還得被罵上小半個時辰、說不準還要開祠堂跪上小半天。”

清河王的臉上帶著好奇:“那父親呢?”

馮芷榕笑道:“父親總在朝中忙,平時也鮮少有時間管我,回家時偶爾抽問兄長們功課而已,對我倒是挺寬容的。”馮芷榕的父親馮政道雖然很嚴肅,臉上鮮少掛著笑容,但的確對馮芷榕這唯一的掌上明珠很是縱容,就算是馮芷榕做得有些過了,頂多也隻念上幾句、不若周有韶一般嚴厲。

隻見清河王點了點頭,道:“說來我也曾見過你父親幾次,是個極為謹慎且嚴格的人,卻想料不到他也有寬容的一麵。”清河王雖非皇子,但因為當今皇帝命令的緣故,因此也曾遵從詹事府安排的課業學習過,自然是認識馮政道。

“興許是因為我是父親唯一一個女兒的關係呢!”馮芷榕停了會兒,又道:“且不說這個了,王爺今日怎麼來得忒早,不怕被人看見了?”馮芷榕這些日子以來早就知道,除卻安秀宮內那些擺明著便是皇後眼線的宮婢們以外,靖王與清河王之所以能夠來去自如,最主要還是因為他們總挑著小姐們上課的時候前來的緣故。

安秀宮的規矩甚嚴,就算是住在同一個院子裡的小姐也不能總是跑到彼此的房間內串門子,更遑論住在不同院子內的小姐們若想聊天、碰麵,也就隻有午後的那段休息時間了。

而那些如近日生病的葛悅寧或者快要禁足期滿的江含也是隻能乖乖地待在自己的房間內、有著宮婢守門而不能隨意出入,再加上平時眾人的作息固定,這才讓靖王與清河王總是能夠大搖大擺、毫不避諱地來到這安秀宮。

隻見清河王看著馮芷榕,臉上浮出了一點疑惑道:“是你來晚了。”

馮芷榕一愣,這纔看向了一旁的日晷,蹙著眉說道:“興許是我今日在花園待久了。”

清河王這些日子以來早就知道馮芷榕揹負著的工作,便也問道:“今日可是有斬獲?”

馮芷榕歎了口氣,搖了搖頭道:“冇有,倒是聽了些不太開心的事情。”

清河王挑了挑眉,示意她繼續說下去。而馮芷榕則道:“我們站在這兒不好,先進去裡頭吧!我一麵再與你說。”說著,也自然而然將對清河王的王爺稱謂代換成“你”──這是清河王曾親口要求的,說是兩人既然同為“學生”、彼此“切磋語言”,就不該有什麼尊卑之分。而這清河王本身也就冇什麼架子,又不像靖王一般不怒自威,馮芷榕自然也就從善如流地更改了稱呼。

清河王點了點頭,便與馮芷榕一同走進了謙恭院的小書房內,也就是前些日子靖王命人改造的那間。

馮芷榕這會又如往常般挑了一本書放到桌上,又主動地取出文房四寶開始磨著墨道:“我本想著這些天已經暫且跟趙明韻和楊茹艾二人保持了距離,今日便尋了個機會要繼續與她們攀話,但卻被唐然燕給捉走了……”

“你說的是那個令你也感到棘手的人?”

馮芷榕無奈地點了點頭,手中的墨條也繼續均勻地轉著。“唐然燕拉著我說要請人幫她算命,卻想不到那算命的人便是欽天監劉主簿的女兒劉養心,還跟著聽了好一會兒。”

清河王聽起了劉主簿的名號,便道:“劉主簿他名叫劉敦複,連同夫人歸氏都是推卦算命的好手,和荀監正荀冕一家子也有往來。”清河王偶爾聽得馮芷榕提及百官朝臣的名字,便會替她簡單地做個介紹,便是有心要讓她多知道些外頭的事情。

馮芷榕點了點頭,表示記下了名字,這才繼續說道:“我聽著她們說上了好一會兒的話,本來就隻打算作陪、聽聽便好,卻想不到最後話題卻轉到我身上了。”

馮芷榕停了一會兒,手中磨著的墨也跟著停了下來。一會兒,她那雙明亮的大眼帶著那麼些沉重看向了清河王,問道:“我問你,你相信命運嗎?”

清河王皺了下眉頭,道:“我從未想過這個問題。”

馮芷榕原本停下了的手又開始動了起來,這回她將今日在花園碰上了的事情撿了重要的告訴清河王,又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信不信,雖然覺得所謂的命運操縱於自己的選擇,但卻又不敢完全認同『我命由我不由天』這樣的概念,我可冇那麼自信。”

清河王頷首道:“或許你方纔所言甚是,每個人的選擇交錯而成、彼此影響,就構成了每個人的『命運』。”

“但是後來養心的表情卻讓我莫名地在意。”馮芷榕並冇有說出她的直覺向來很準的事──畢竟直覺這種東西,太玄。“直到現在怎麼樣也靜不下來。……真是奇怪,我從來冇有過這種感覺,你有過嗎?”那般極其平靜的眸底帶著悲傷甚至憐憫的模樣,總讓自己覺得有幾分不對勁、卻也基於自身的固執與倔強而冇能問出口。

“你是說,莫名地在意某件事的這件事?”

馮芷榕點了點頭。

清河王這會將視線投向了馮芷榕正在磨墨的小手,若有所思一般地道:“……有,有過數次,但再怎麼樣都冇比第一次來得濃烈。”

馮芷榕本想說話,但看著清河王似乎又要開口,便閉上了嘴巴,繼續磨起了墨。

清河王就這麼陷入了自己的回憶當中好一段時間,這纔開口道:“那是十三年前的事,我才四歲、卻將那日記得一清二楚……”

清河王開始說起了往事──那是有關於當今大燁皇帝登基的過程當中,與齊王府相關的故事。

齊王是當今皇帝唯一還活著的兄長。

當今皇帝兒時便展現了其聰穎活潑又直率的一麵,甚得其皇祖父端正帝衛杲喜愛,在其幾個原本被寄予厚望的兄長未足加冠之齡便亡故後,端正帝便悄悄地在自己的遺詔內添上了將來要立其為太子的段落。後來端正帝崩殂、天佑帝即位後,便依著自己的皇考遺詔立其為太子。

當時,他並非被作為未來的繼承人而培養、也無過分的野心,因此作風直率、又毫無爪牙的他便成了手足們奪嫡的首要目標。

有人拉攏他、企圖待到他走到最後一步的時候將其扳倒;有人打從一開始便處處與他針鋒相對;有人潛伏暗處,企圖一舉將他從太子之位拿下。當然,也有人看著他為人正直而具有親和力,決定暗暗地幫助他,齊王便是其中一人。

先帝後宮十數名妃嬪當中,每名妃嬪皆有所出、可說是子嗣興旺──子嗣興旺對於帝王家而言本來便是好事,但對於那些個想要一舉登上天下頂峰的平輩手足們而言便是一個血腥而無情且競爭激烈的戰場。

當今皇帝那時因為兄弟們的設計構陷,最終被廢了太子之位、並削為庶人,後又在一番朝臣論戰後改“衛庶人”為“繆王”,至於原本的太子府自然也跟著被改為“繆王府”。──這個“繆”字則取名實不符之義,欲以這字定下他的罪名、讓他永無再起之日。

為了避免廢太子策謀造反,先帝甚至還聽信自己其他兒子的話,讓廢太子的手足們領兵守在繆王府周遭,美其名為避免雨風飄搖的繆王被加害,實則苛扣繆王府用度、讓他不得不縮衣節食,就是要將他活活地困死、餓死在府內。

當年廢太子的髮妻由太子妃幾經跌宕而成為繆王妃,又因周遭的環境壓力過大之下一病不起、最終留下一雙子女撒手人寰。先帝又怕天下人議論,便聽了朝臣的推薦,作主讓他娶了出身微寒的繼妻、也就是現任皇後。

然則即使如此,先帝依然在力挺其他皇子的妃子們夜裡的溫柔耳語以及白日朝臣與子嗣們的議論之下,最終決定要將繆王定下一個莫須有的謀反罪名,決定要將繆王越過宗人府直接打入刑部大牢……

那時,本在北方戍守的齊王風塵仆仆地趕回了京城,留了十五萬直屬的天期軍在外並隻身進入了京城,生平第一次在奪嫡戰爭中表露了自己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