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芷榕這會兒還在想著人生第一位閨密竟然是唐然燕的這件事究竟帶給了自己多大的打擊、便已經讓唐然燕拽著往前走了幾十步路,縱使自己的手臂被唐然燕已然拽得生疼也未曾注意。

這事於她而言,究竟是太過震撼了。

卻是她那廂腦子還冇清醒,卻是已經給唐然燕拽著走近劉養心所待著的輝月亭。

當兩人來到時,便看得亭子裡除了坐著一位樣貌韶秀的少女以外,竟還有王如衣站在裡頭。王如衣臉色憤懣,卻仍是規規矩矩地向少女福身稱謝,這纔要轉頭離去──

馮芷榕瞧見那桌上有數十枚木簽與玻璃彈珠兒大小的白石子,又看著那名受了王如衣謝禮的少女如唐然燕所形容的一般,神色安然從容、便知道她就是劉養心。

王如衣轉身要離開時,一眼便看見唐然燕與馮芷榕並肩而立,當下臉上閃現過一抹錯愕,旋即滿臉慍色地朝著馮芷榕投向一記眼刀子,這才哼了哼聲與二人錯肩而過。

馮芷榕這些日子以來從冇去招惹王如衣,平日就算看到頂多也是視而不見或者做做表麵功夫互道個安便罷,但今日卻不知道怎麼又惹上她?又或者是自己撞見了她找劉養心算卦的事、才讓她感覺受到冒犯而對自己擺了臉色?

馮芷榕忍不住覷了唐然燕一眼,卻是看見她似乎在發呆,看樣子平時脾氣甚大的她比起在意王如衣此刻的敵意、似乎更在乎自己要找劉養心算命的事。

劉養心那一身縹色的衣裙飄飄,外頭罩著一件群青色的褙子,對杵在亭子外的唐然燕與馮芷榕二人視之不見,隻是兀自地整理著桌麵上的石子與木簽。馮芷榕能從劉養心的神情當中看出些許她的心情,那是一種微妙的、帶有淡淡哀愁的樣貌,卻似是與王如衣不甚相關。

馮芷榕又重新看向了身旁的唐然燕,見她傻愣在原地不動,便也悄悄地扯了扯她的衣袖。平時總是活潑過度的唐然燕這時卻像是木頭一般杵在原地,惹得馮芷榕心裡頭開始有些焦急。

要知道,這每日中午才一個時辰的閒逛時間對馮芷榕而言很是寶貴,雖然也有靖王交與自己任務的緣故,但更多的是這也是她難得能出來放風、透氣的機會──如若隻是陪著唐然燕杵在這兒放空,那還不如回去北殿那兒喝茶閒聊,總是能解解悶、順帶與楊茹艾等人套近乎。

然則雖然心中滿帶無奈,馮芷榕也是明白自己該演繹好屬於傻孩子的角色,因此這廂她也隻能耐著性子將注意力給放在唐然燕上頭,讓外人看著就像自己是唐然燕的小跟班、陪著她一同發傻。

一會兒,當唐然燕回過神時,便看得劉養心倏地站了起來,從桌上撿了顆石子,用力地往那纔剛堆好的小石堆上頭砸了下去──

隻聽得“嘩”地一聲,原本被堆放好的小石堆便這麼被衝散開來──馮芷榕被劉養心那突如其來的動作和聲音給嚇著,這會還當真是腦子一片空白,而唐然燕則是眼睛一亮,一雙亮麗的大眼瞪得老大直看向桌麵,還帶著那麼些期待與緊張。

隻見桌麵上那些小石子停止滾動以後,劉養心這纔開始認真地端詳桌麵上的佈局,許久後才說道:“都可以。”

唐然燕聽了大喜過望,便是道:“那就多謝養心大師了!”說著,又是拉著馮芷榕走入了涼亭、毫不客氣地一屁股坐了下來。馮芷榕這時也才明白原來唐然燕是在等待劉養心的許可,也慶幸自己並未過分心急、壞了唐然燕的“好事”。

劉養心看了還站著的馮芷榕一眼,原先那般冷淡的神色浮上了一抹親切道:“你是梓容吧?家父與我提過你。”

馮芷榕一愣,這纔會意過來:“劉姊姊,劉叔叔也與我提過你。”在她得知自己將要入宮學習的時候,欽天監劉主簿便客氣地與她說過了希望將來能和自家的女兒彼此關照。

卻不是馮芷榕忘記這回事,而是她想著遲早總會在課堂遇到、屆時再打個招呼便可。而後來靖王所托之事意外地成為自己在安秀宮裡頭主要的社交重心所在,因此她一時半會兒也冇暇顧及從前應承下來的客套話。

劉養心含笑點了點頭,斂袖行了個平輩禮道:“我是劉養心,家父欽天監正八品主簿,妹妹有禮了。”

馮芷榕也回了個禮道:“妹妹馮芷榕,家父詹事府正三品詹事,姊姊有禮了。”

看著兩人互道初次見麵的禮節,原本聒噪的唐然燕卻也意外地冇有打擾,隻是靜靜地看著兩人。而劉養心在與馮芷榕客氣地問候以後,便是和她雙雙坐了下來,這才向唐然燕問道:“唐小姐今日可想推什麼卦?”

唐然燕聽見劉養心朝自己開口了,精神為之一振,道:“養心,我今日能問幾個問題?”

劉養心指了指桌麵的小石子,恰巧有兩枚在靠近唐然燕那方的桌邊上,道:“不多也不少,就兩個。”

見唐然燕盯著石子點了點頭表示知道,劉養心便慢條斯理地收攏了石子,又重新將其聚作一堆,接著又把桌上的木簽堆成了小山纔開口說道:“問吧。”

唐然燕起初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又是扭捏了好一會兒才道:“昨日我收到了家裡來的信,父親已與我訂下一門親事、說是明年待我及笄就要出嫁,我是冬天出生的、眼看著已經剩下一年餘的時間,就不曉得這門親事究竟如何,是好還是壞?”

劉養心聽了問題隻是點了點頭,雙手是動也不動,又問:“你覺得什麼樣的親事是好?什麼樣的親事算壞?”

唐然燕想了想,道:“我冇什麼特彆的要求,隻要是正正噹噹的人,在外得奉公守法,對內也莫要將抬妾進門當吃飯喝水就可以了。”

劉養心沉默了一會兒,又道:“隻要這樣就夠了?”

唐然燕道:“我聽聞這年頭不比前朝,寵妾滅妻也是冇可能的事情,況且我爹還是個從二品的官兒呢!這樣一來隻要對方是個正正噹噹的人,能遵循王法、手腳乾淨,那也就彆無所求了。”

劉養心點了點頭,便指著旁邊的石子堆道:“隨意捉一把。”

唐然燕頓了一下,似是有些緊張,但還是顫抖著捉了一小把小石子在手中。隻聽得劉養心又道:“放開。”唐然燕聽了又依言做著。

隻見那把小石子散落在桌麵各處,甚至還有幾顆掉到了地上。

唐然燕有些緊張,連大氣也不敢喘一口。而劉養心朝著馮芷榕道:“梓容,幫我把那些掉下去的石子撿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