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王本要跟清河王繼續說話,卻是因為論及馮芷榕而有意無意地看了她一眼──卻是不看還好,一看可就讓他忍不住皺起眉來。

眼前的馮芷榕當真是十歲的丫頭?

為什麼一個十歲的丫頭會露出如此豺狼虎豹的神情?

靖王腦子好,隻是幾個鼻息間便已瞭然方纔清河王的那句“你將來要把這丫頭帶在身邊跟你去打仗?”把小丫頭藏納在心中的野性全給勾出來了!

──這下可好,這該怎麼收拾?

他並不是真的想要帶馮芷榕上戰場,那樣實在太不切實際並且過於兒戲,但若將來有需要,也不排除會讓她在較為安全的後勤陣線為自己翻譯、出點子的。

畢竟彆的人他可不願輕信,但馮芷榕將來可是他的王妃,再怎麼樣也是與自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況且這丫頭又聰明,放在身邊總不是什麼壞事。

眼看著馮芷榕眼睛放著的光亮簡直要灼傷人,他也佯咳了一聲,道:“就算本王要帶她在身邊,總也得等她學成以後纔算數。北方諸國的語言複雜,便以名清你的才學也都要學上好幾年,這丫頭雖然聰慧、在這學習上也不知道及不及你。”

清河王牽了牽嘴角,這才放心地調侃道:“我想也是,不然人人都要以為靖王胡塗、帶個十歲的小奶娃上戰場,這可會是大燁奇景。”清河王自然知道靖王隻要涉及戰場上的事情都是不容妥協、且會萬分嚴苛的,若有朝一日真要帶馮芷榕前去,那肯定也有他的道理。但眼前的馮芷榕左看右看不過就是個聰明一些、懂事一些的丫頭,看起來還冇那個本事。

馮芷榕聽著兩人的話可冇見氣餒,她當時會提出要學習北方諸國的語言可是有她的原由與自信的。卻是在這一時半刻還冇必要說出來,也因此她昂起了自己的小腦袋瓜子,道:“兩位,若是我很快便能學成了,那有什麼獎勵呢?”

清河王一臉地不信:“很快?我可是苦學了五年才能與北方來的使臣應答自如的,你若潛心學習、心無旁鶩,就給你五年的時間,時間一到,肯定為你奉上大禮!”

靖王雖然覺得有一絲古怪,但卻是尋著另外一個路線詢問:“你想要什麼獎勵?”

“說起獎勵、我姑且是想不到。”停了會,馮芷榕笑吟吟地:“至於清河王問起的多快,我若隨便應承下來也是不好,今日且讓我看看書中內容如何再給予答覆如何?”

馮芷榕總想著,從前雖然因為事業忙碌的緣故,很少接觸劇本以外的作品,若是看書也會是與戲劇或者文學相關的書籍。但是極為愛好小說的朋友卻跟她說了不少關於穿越劇的劇情,例如主角都會有什麼天生長才、或者穿越後獲得什麼特殊異能、又或者武功蓋世等等。

她至少目前冇發現自己有什麼本事,但前世帶來的記憶可紮實,而前世的她是什麼?──除了是演員以外,還是個學霸啊!

任何事物隻要看過一次、聽過一次就能牢牢記在腦中,這樣的能力放在前世早就是非常厲害的技能。雖說這樣的技能在前世的學生時代帶給自己不少困擾、也是讓自己對世界任何一切都感到提不起勁的源頭──但可還是紮紮實實的本事。

說來,她前世還曾有個很嚴重的困擾帶到如今,那便是隻要看了書、就能理解書中角色的感受──剛開始她總因為無法控製致使自己的日常生活受到影響,後來也慢慢地找著了出路,因此後來在看書時,她總喜歡將自己鎖在房間內、隔絕一切外界的乾擾,如此一來要憤怒、要痛哭都可以暢快地、毫無顧忌地展現自己的情緒。

──這自然也是她能夠成為一個備受讚頌的演員的原因之一,也是她上輩子的秘密之一。

所以當她上了大學、選擇了外文係以後,那樣的逆天記憶便成為自己能夠將心思放到了戲劇上的籌碼之一。她不用怕自己的成績不合格,所以也能更加放心地將心思投入於自己愛號的事物……

這廂,清河王想著三人在這兒兜繞瞎猜也是估摸不出什麼玩意,便道:“要不我們這就去看看書?”

這好!行動派的!

馮芷榕笑了笑,道:“當然不是問題。”

靖王看著兩人就這麼達成協議,又想起方纔總覺得馮芷榕藏了些什麼,便也是與清河王互望了一眼、交換彼此的想法,這才與馮芷榕一同走去。

眼看著這書房雖然還冇完全擺佈好,但已是寬敞許多。

靖王隨意地一揮手便阻止了一群年輕內侍誠惶誠恐的禮節,而清河王則是補充著:“留幾個人整理便好,其他的就出去吧!”算是給了他們一個方向。

馮芷榕看著放在牆邊的書櫃上早已擺著書,便也隨手抽了一本來看,心下也是大喜過望,果真如自己所料一般──隨後便是趕緊收斂了神色,將書拿到了桌前道:“懇請王爺為梓容示範。”

清河王聽著也不多加廢話,便是翻開了其中一頁隨口朗讀起來。

馮芷榕從前在馮旭的房間看書時,便曾由北國風土紀得知部分北方部族語言的範例,隻是那畢竟隻是風土紀、不是專屬的語言教科書,因此在語言的範例上都是純粹的聽音寫字、並無原文,再來纔是說明其中的意思。舉例而言像是英語的“愛”便會批註該詞語念成“辣輔”那般,無論怎麼想都覺得彆扭──然則前世為外語專業的馮芷榕卻從當中看出點端倪。

她如今可是實實在在地感受到自己前世所學在今生確實地致用了。

大燁周遭總共有九大國以及數十部落,也就那麼恰巧,北麵部族的語言為羅曼語族、西麵部族的語言為日耳曼語族,而南麵則像是原本中文語係中的地方方言、也就是漢語族,至於東麵直達海岸都由大燁控製、說的都是中土語言,近乎後世所說的標準普通話、也就是近代漢語。

馮旭書房裡的藏書不少,她也能更進一步地從中找出端倪。

馮芷榕瞭解語言的發展是有其邏輯可循的,因此大燁周遭諸國的語言分支與後世大同小異。

馮芷榕身為前世學霸,除了從小必須修習的英語以外,大學時還學了羅曼語族的數種語言。她的課業成績極好,無論聽說讀寫都是繫上的翹楚,再加上後來她遠赴海外各國工作、自然也在語言上下過了不少功夫,雖然在語感上不如土生土長的當地人,但若要當個本地教師還是夠資格的。

她的確無法像個小說中的人物一般飛天遁地,但在這書中天下、她可是一點兒也不落人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