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自然不會想到因為自己的一句“男色誤人”就讓靖王想得這麼多。

在她印象中的靖王可是集傲慢、自信、血腥、戾氣於一身的人,雖然他在自己麵前表現出來的模樣並不會過於沉穩與成熟,但對著自己倒是還多了幾分身為成年人的耐心與寬容。

自然,她便不可能想到對待自己如此寬容的靖王正滿腦子為了自己一句”男色誤人”的嘟囔而滿腦子飛過了許多關乎自己人生的回顧與自省。

馮芷榕一再地想著自己有什麼地方得罪了眼前的這尊大佛,卻是在腦子裡的思緒千轉百轉後,忽地想到自己的另一個錯誤來──方纔自己一個踉蹌不小心跌在靖王懷中已經是嚴重的失態了,卻是在對方戲謔地嘲弄著自己一句”大膽”以後,竟然還反射性地要強、直說對方挺香的。

香個小朋友啊!

馮芷榕這時候突然覺得有些崩潰。

不,不是有些,是非常崩潰──前世長年來的演員素養或許隨著上一世死亡時的鮮血直流與這世母親的羊水都給流掉了,但這一世努力了十年培養著的儀態與教養卻也毀在旦夕。

她隻覺得自己的腦子此時一片混亂,自己向來冷靜且應對進退遊刃有餘的樣子都丟到哪裡去了?是不是回來這謙恭院前弄丟了?還是跟著葛悅寧去茶房煮茶時給烹熟了、化開了?

當一個未出閣的女孩子與自己的……未婚夫抱在一塊兒、還基於不服輸的心態說對方很香,這是什麼樣的姿態!

……啊,雖然確實還滿好聞的就是了。

啊!不對不對不對!──

且不論上一世馮芷榕冇有那個命走到那種程度,她前世雖然有過兩次戀愛經驗,但一者分手得太早、並未共同經曆過什麼人生起伏,而另一者則也因為對方根本不是真心與自己交往而冇走到那一步……

如今眼前的人若是不反悔的話,未來可是會成為自己的丈夫的喔?

而自己方纔於對方懷抱中說對方的味道好聞。

馮芷榕在此世降生十年、早是耳濡目染了當代情感的含蓄,加上前世個性內向、類似的經驗又稀缺,因此對這方麵的感受自然也就更加敏感而害羞。

想著想著,馮芷榕的臉不禁都要紅得滴血。

而那滿腦子飛著跑馬燈的靖王這時也回神過來,見自己仍緊緊捉著馮芷榕的手臂、而馮芷榕的手也緊緊地捉著自己,又看得馮芷榕的臉都紅透,這才恢複了平時的模樣道:“纔想著你這小小年紀卻是如此大膽,如今也知道害臊了?”

馮芷榕張了張嘴,實在難以反駁,嘴裡卻仍是不甘示弱:“我可是女孩子,會害羞也很正常!”停了會,又補充道:“誰讓王爺一直揪著人不放。”

靖王看著兩人的距離的確也過近了些,便也好好地放開她,卻是發現馮芷榕的手也還緊揪著自己、這一時半刻看著也不太好看,隻得哄勸道:“你也是得放開了,不然讓人看到了可好?”

馮芷榕聽著這才嚇著縮起了手,又往院子門口那兒一看──原本被自己請去燒水的魚竹和方純不知道何時早就端著一大桶水放在了一旁的廊下,兩人又如昨日一般在院子口守著。

“都給瞧見了,來不及了。”馮芷榕滿腦子的悔恨,為什麼自己這麼不鎮定?”我的一生清譽都毀了。”

靖王聽著馮芷榕近乎嘟囔似的抱怨,不禁笑道:“為什麼與本王在一起會毀了你的清譽?”更何況她尚年幼,可能懂得何為“一生”?

馮芷榕瞪著眼道:“我可是未出嫁的女孩子,這樣跟男人拉拉扯扯的太不象話了!”

靖王臉上的笑意更濃:“本王再怎麼說也是與你換過庚帖的未婚夫婿,這樣的事情還不算太過出格。”

馮芷榕聽著臉又是一紅,道:“換了庚帖又如何,我這不才十歲嗎?距離及笄出嫁可還有五年的時間!”

“所以呢?你可是我父皇替我訂下的媳婦兒,本王現在也很滿意這樁親事,所以就算有五年的時間你才及笄,本王還是等得起。”靖王在這個話題上算是占了上風,方纔那”男色誤人”一詞對他的震撼似乎也已逐漸淡去。

“王爺冇聽懂,我才十歲!”說著,又是冷不防地冒出了狡黠的笑容,滿帶著想惡作劇的心情道:“王爺若是隻對小孩子有興趣,那麼我也得早早地避王爺而遠之纔算安全。”馮芷榕還是礙於自身的矜持而冇敢說白,不然依著她心裡的想法就想直說”王爺就明白承認、您是好這口的對吧!”

“……馮芷榕。”

靖王的臉沉了下來,隻看他的神色無比冷然,彷佛這般豔陽高照的午後馬上就要烏雲密佈、颳起漫天飛雪來。

馮芷榕看著靖王的神色冷了下來,也忍不住微微低下了頭、緊閉著雙眼等他發火。

自己似乎太過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