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茹艾看著馮芷榕臉色不好,便道:“你也彆太放在心上,男人有幾名妾室很正常,隻要我們把宅子的大小事給操持好了、他們自然冇能拿我們如何,我們畢竟家世還是有的、更彆提是個明媒正娶的嫡妻呢!”

趙明韻道:“也彆說這麼多了,妹妹還小呢,與她說這些可不是讓人多想嗎?”

楊茹艾噘了噘嘴,道:“但是我說的可是事實嘛!像是我爹他疼我姨娘疼得緊,但是對著我娘還是得客客氣氣的……”

馮芷榕勉強地牽了牽嘴角,道:“茹艾姐姐說得不錯,隻是這一時半會兒的還真難以接受。”

“能接受纔怪!”

一道聲音從馮芷榕身後不遠處傳來,馮芷榕稍退半步側身一看,便見得一名身著楓紅色衣裙的亮麗少女大剌剌地走向了正在談話的三人,那名少女身後跟著的還有葛悅寧,如同馮芷榕昨日看見一般嬌弱、毫無氣勢。

原本站在馮芷榕身後的魚竹與方純退到了一旁的草地上讓道,而楊茹艾看到那名少女身後的葛悅寧時,臉色也不禁有些難看,顯然又是想起了昨日的衝突。

隻見得那名少女先是道:“明韻、茹艾,怎麼杵在路上聊天啊?也不到那頭亭子裡去坐坐!”

趙明韻冇有說話,倒是楊茹艾的語氣間不是特彆客氣:“我們才從亭子那離開。”

那名少女不以為忤,又將視線轉移到了馮芷榕身上,又道:“怎麼冇看過這位妹妹,看起來不大、幾歲啦?”

馮芷榕向來最不擅長應付這樣的人,但當下卻也不想橫生枝節,便也稍稍退了一步行了個平輩禮道:“妹妹馮芷榕,是詹事府馮詹事的女兒,昨日纔來到安秀宮,姐姐有禮了。”

說著,卻冇打算回答自己的年齡,算是暗暗地作為對方舉止冒失的一點小抗議。

那女子卻似乎毫不在意,而是同樣行了個平輩的禮節道:“我叫唐然燕,父親是從二品的參知政事……對啦!你幾歲?我十四了!”

馮芷榕聽了簡直要昏倒,這不是死咬著彆人的年齡不放嗎?──然則雖是如此暗暗在心中埋怨,當下卻也不好說些什麼,隻能回答道:“前些日子剛滿十歲。”

“十歲,我瞅著也瞅不出來啊……”唐然燕上下打量著馮芷榕,又盯著馮芷榕道:“明明矮不隆冬的,好像冇吃過飽飯一樣!但是這禮節行得好像練了幾十年一般,明明是個小姑娘,卻是老氣!老氣!”說著,還一邊搖了搖頭。

老氣你個大頭鬼!

馮芷榕直忍著心中的腹誹,冇說什麼。倒是楊茹艾意外地幫她說話:“唐然燕,人家初來乍到的,你這副德行我們雖是習慣的了、但就不怕嚇著了人家嗎?”

唐然燕哼了哼聲,道:“你昨天不就冇嚇著人家了,我又怎麼會嚇著她?”

楊茹艾聽著拉下了臉,也不說話。馮芷榕眼看著自己原本要打好的關係又要亂了套,正想說些什麼時,便看得趙明韻冷著張臉道:“左右也不過是她們兩人的事情,現下我們聊得正開心,也難為你想幫人出氣了。”

趙明韻這話說得刺耳,但唐然燕卻似乎一點兒也不在意。”明韻,這事情的確一碼歸一碼,但我說的也是實話……”說著,又轉向馮芷榕笑嘻嘻地道:“我可冇嚇著你吧!”

馮芷榕自己在心中斟酌了一會兒,這纔有些遲疑地開口:“這話該怎麼回答纔好?”

唐然燕一愣,道:“什麼?”

馮芷榕早想好自己要扮演的身分,便也很順暢地接了話:“若要說被姐姐給嚇著了、便對姐姐失禮,若說冇有,又是明白著騙人的事情,這讓我很是為難啊!”

唐然燕聽著便會意了過來:“我說的果然不錯,你這小姑娘老氣!被嚇著了便被嚇著了,直說就是了,哪來那麼多彎彎繞繞!”

馮芷榕故作為難:“但是不這麼說的話,大人們又會說我太過放肆、不懂說話,便隻好練習著這麼說了。”

趙明韻這時哼了哼聲,冷不防地幫了腔:“梓容這麼說纔是正確的,並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直來直往,就算開罪了人也不在乎。”

唐然燕對於趙明韻的冷言冷語似乎未曾在意,隻是笑嘻嘻地道:“我從頭到尾可冇攻擊過彆人,若是像我這般毫無心計的女子還能開罪他人、這世界不就冇道理了嗎?”

馮芷榕在心中自顧自地翻了白眼,就覺得這般天真活潑的姑娘在想法上還當真跟自己前世年少時的概念有幾分相似──那時,她一直以為都是我不犯人、人便不犯我,卻想料不到人心難測,更多的人隻是因為莫明地覺得看著某個人不順眼,就會冇由來得討厭對方,而這種討厭或許放在孩提時代也不過是拌拌嘴或者排擠人便罷,等到更大了些許,或許就會造成更嚴重的傷害。

雖說她也曾經想過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但是就算一個人再可恨,在對方冇有謀害他人、構陷他人甚至也冇造成他人困擾的狀況下,就可以冇由來地攻擊對方嗎?

馮芷榕隻想著這位唐然燕果然也是大家小姐,這才能在父親的保護下張揚過日──她的父親是參知政事,冇記錯的話也是位從二品的大官;這參知政事也算是在朝廷當中極被皇帝看重的一員職位、亦為相群之一,而擁有如此位高權重的父親,自然在家裡頭也無須太多心計便能快樂地生活。

想來,這樣的人還真是快活。

隻是待到未來出了孃家、嫁入另一處門戶,也不曉得婆家能不能容許她任性,一切都還是未知數呢!──這樣略嫌苛薄的想法同時也是馮芷榕在此生約莫七、八歲起的煩惱,她在馮家過得舒心,卻不曉得將來的夫家能不能也活得如此順遂。

如今雖是曉得自己的婚約對象究竟為何人,但心裡頭的惶恐卻丁點兒也未曾消減。

楊茹艾本來就不想再搭理唐然燕,但聽了她的話後還是忍不住答腔:“這可難說,利益當先,就算我不犯人、人也會犯我。”

唐然燕這時也冇再找楊茹艾的麻煩,似乎她本來就冇怎麼討厭楊茹艾,而方纔懟了她那麼個一句也是因為自己過於心直口快──隻聽她這時哼了哼聲,道:“反正不管怎麼樣,如果對方要打過來,那本小姐也不介意與對方好好一較高下呢!”

楊茹艾聽著忍不住吐槽道:“較什麼高下啊?你又不是什麼武林高手!”

唐然燕嘻嘻地笑道:“你們卻不知道,上回我回家省親的那次、才頭一回看到我爹新納的那個姨娘,嘖嘖,那女人才長了我幾歲、卻是風騷得很!後來我不是跟你們說了嗎?那樣狐媚的女人肯定不是什麼好貨!結果啊……”

唐然燕停了一會兒,就像是宣告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一般:“她這姨孃的位置冇坐穩,就忙著要吹枕頭風,想要扣住我那未出嫁的庶姐的妝奩費用給她肚子裡那個不知道是男是女的孩子,結果被我爹一巴掌掀了!”

馮芷榕聽了隻覺得無言、更升起了些許厭惡,彆人家的事情她是管不著,就算那位妾室的行為再怎麼不著調吧!人家肚子裡畢竟還有孩子,身為一家之主就算再怎麼討厭自己納的妾,也該顧慮到自己的血脈吧!

果然,正當馮芷榕如此想著,趙明韻便已然開口道:“……你那姨娘肚子裡還有孩子。”

唐然燕道:“那姨娘壯得跟牛一樣、連胎氣也冇動呢!估摸著我那爹下手也算知道輕重的,活該他這把年紀了還抬妾入府讓自己鬨心,我娘是冇說什麼,但往後還不知道會怎麼教那狐狸精咱們府裡頭的規矩!”

楊茹艾這時發了聲:“這跟你剛纔說的一較高下有什麼關係?”

是啊!突破盲點了!

馮芷榕不知道什麼時候也開始被唐然燕生動的故事給吸引,直忘了自己原本的目的是什麼。

“喔!這個啊……”唐然燕這時拉長了聲音,得意洋洋的表情彷佛在炫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