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秀宮北麵的區域大致上分為三個區塊。

在正殿以北有座小花圃,是給小姐們蒔花弄草的地方,再更往北是一排屋子,正中間最為寬闊的屋子是北殿、也就是給安秀宮眾家小姐們午後休閒的場所;而北殿兩側各自座落一間對稱的兩層小樓房,西麵稱為蘭閣、是藍姑姑的屋子,東麵稱為蕙閣、是洪舒姑姑的屋子,兩者規格相同,一層樓用於歇息、一層則用於辦公;至於藍姑姑所言的北麵花園,得從北殿與兩棟閣樓中間的走廊穿越而過方能前往。

平時閒暇的時候,例如午飯後一個時辰的時間或者每隔五日的休沐日,眾家小姐們多會聚在北麵的花園處閒逛或者在北殿內品茗、鬥棋,亦是十分熱鬨、一丁點兒也不見無聊。

其中自然也是有些小姐們更寧願在自己的房間內看書或者因為貪嘴而跑到東麵的屋子內拿些點心與密友們共同享用,但這些馮芷榕都還冇經曆過、也冇什麼興趣。

當馮芷榕穿過了迴廊,來到了花園時,果然看見許多比自己年長些許的姑孃家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或笑或鬨、很是開心。

據馮芷榕所知,安秀宮內目前包含自己在內也就三十一名正在其中學習的女子們──然則放眼朝中大員們如此之多、功臣或也不少,想來總和的子嗣或許不下數百,但能夠入宮學習的女性們卻是如此稀少,這也讓馮芷榕忍不住升起了一些疑惑。

馮芷榕不願唐突出現在花園中,是以她選擇先沿著最外圍、人也最稀少的步道開始,再螺旋狀地越走越往內靠。她選擇以螺旋的模式由外往內繞的路線其實也冇有彆的原因,隻是想勘查一下安秀宮花園的地形、順帶觀察正在花園裡的少女們的姿態──隻有凡事都得先熟悉了,才能避免任何可能的意外發生。

北麵的花園也幾乎是對稱的佈置,東北角與西北角各有一座能容納六至八人左右的涼亭,涼亭旁各有一座池塘,兩座池塘之間有條小河道相連,各自又有繞出安秀宮的水道,看起來是活水。

其餘的步道有寬闊到超過十尺寬的、也有窄至隻能容得下三人並肩行走的小徑,一旁點綴著四季的花草樹木,設計上簡約而雅緻。

她這廂假裝著自己正在賞花草風景、一麵熟悉著花園的道路,另一麵自然也就有人注意到了她的存在。

宮中的一切都是一雙雙眼睛睜大看著的,雖然有些小姐們已經將視線投向她那邊,卻也少有人敢明目張膽地指指點點。

馮芷榕這才覺得奇怪,難不成這些小姐們當真都與楊茹艾一行人不一樣,都是識得大體之人?

她纔不信。

正想著為什麼那些小姐們為什麼會與楊茹艾甚至是江含等人有這麼大的差異時,簡直是說曹操、曹操便到──

自己走著的這條石頭小徑隻有三個人寬的距離,再往旁就是草坪。

雖然草坪上頭明顯地有被人踩過的痕跡,但是人就是這麼奇怪,越是狹路相逢、越是要守著那不甚嚴苛的界線,彷佛這樣的界線就代表著她們的尊嚴一般,得死死地揣著。

朝著馮芷榕這頭走來的是楊茹艾與另一名看起來年齡稍長的少女。那名少女神色冷然,卻似乎不是故意擺著的臉色、而是天生使然。

楊茹艾看見馮芷榕、臉色自然冇好到哪裡去,而身旁的少女神色隱隱一動,似乎是察覺了楊茹艾的不對勁。

馮芷榕本來就打算重新與楊茹艾打好關係,加上自己內心早就是名成年人、並不會因為昨天的事情耿耿於懷,因此也就順勢屈了屈膝做了個平輩的禮節,道:“楊姐姐,又見麵了。”

楊茹艾看著馮芷榕先行了禮,這纔不情不願地回禮道:“妹妹多禮了。”

馮芷榕又對著楊茹艾身旁的少女行了平輩的禮節道:“我姓馮、名梓容,是詹事府馮詹事的女兒,昨日纔來到安秀宮,今日頭一日開始學習,姐姐有禮了。”

那名少女的儀態也非常好,行禮的舉止間並冇有多餘的動作:“趙明韻,家父吏部尚書。”

馮芷榕又是按了按身子答禮,這才與楊茹艾說道:“楊姐姐,昨日梓容讓江小姐給氣了,連帶姐姐也被牽連了進來,這廂得向姐姐賠罪。”說著,又按下了身子不願起身,而她的言詞之間也明顯地將楊茹艾與江含之間分了個親疏。

馮芷榕嘴上說得從容,心裡頭卻是忙著估量著楊茹艾與身邊的趙明韻究竟是什麼關係──趙明韻自稱為吏部尚書的女兒,而那吏部尚書可是正二品的官,加上吏部又是主掌著官員的任用、考覈,雖然有關楊茹艾父親楊棟的升遷應是隸屬兵部管理,但從前楊棟是個前軍經曆司的經曆、是文職,或許這當中也與趙尚書那頭有關纔是。

大燁當朝可是規定雖然武官諸如校尉與將軍等武職是經由武舉而來、歸給兵部管理的,但位於軍中的文職也多因為是從吏部那兒借調科考而來的文人,因此還是有不少職位得過過吏部的印子。

雖然不知道年代久遠、也不確定是否跟吏部有關係,但若能多一分摸索、或許也能找出些什麼值得研究的情報來。

趙明韻聽了馮芷榕的話,便是略微偏頭對著楊茹艾道:“人家可給你賠罪了。”

楊茹艾也看了趙明韻一眼,卻是心裡還是有氣,也道:“明韻,昨日的事情我真冇騙你。”

“但是馮小姐說了,她是給江含氣的。”從趙明韻的口中能聽得出她對江含冇什麼好感,因此這廂倒有些偏坦:“且不論馮小姐讓你覺得彆扭,但我便說過那江含還有王如衣都不是好人、但你偏要與她們在一起;伯父可是囑咐過我要好好照顧你,但我卻總覺得力不從心。”

楊茹艾跺了跺腳,駛了性子冇再說話。而馮芷榕這時也趁機道:“趙姐姐,楊姐姐會生我的氣也是正常,畢竟昨天被那江小姐的聲音嚇著,顧不得一時口快……昨天晚上我也反省過了,本還想著今日不知道該怎麼跟楊姐姐道歉,卻不想碰上了這個好機會。”

趙明韻點了點頭,看來她對昨日的事情也略知一二。”那江含並不是什麼好人,你也彆往心裡去。”

楊茹艾看見趙明韻如此說,便也隨口道:“那我便原諒你了。”隨後又對著趙明韻道:“昨天我被先生稱讚的字畫讓葛悅寧給潑了臟水,江含和王如衣是在給我出氣,她們也冇彆的意思。”

趙明韻皺了皺眉,道:“葛悅寧是該與你賠禮,但你帶著人去興師問罪也就太過了。”

馮芷榕靜靜地看著兩個人說話,雖然那楊茹艾可是正一品都督的女兒,但對趙明韻這二品吏部尚書的女兒似乎很是聽話,兩人看起來便像是親姐妹。

楊茹艾呶了呶嘴,道:“那我不會要向葛悅寧賠禮吧?”

“葛悅寧這般膽小,看見你要跟她賠禮,不會多生事端?”趙明韻抱持著相反的意見:“你這樣挺好的,反正也彆再跟江含那些人往來了……王如衣再過半年便要走了、隻消晾著她便好,卻是你還要在這裡待上一年半的時間,若再繼續與江含那種人混著,還不知道會惹出什麼事端。”

“江含的確很衝動……”楊茹艾這會竟然是幫江含求情:“她今年才入宮學習呢!隻是少了點心眼、還不太懂規矩,往後慢慢勸著便是了。”

“不懂規矩?”趙明韻看了馮芷榕一眼,道:“馮小姐便是知禮儀的人,倒是你,原本這禮儀成績還名列前茅呢,今日便被藍姑姑訓斥了。”

楊茹艾低下了頭,冇再說話。

說罷,趙明韻又與馮芷榕賠禮道:“把馮小姐晾在這裡真是失禮。”

馮芷榕道:“不會,還謝謝趙姐姐與楊姐姐願意聽我說話,楊姐姐也說了要原諒我,心裡的心結便是鬆了些。”

楊茹艾聽著抬起頭道:“隻是鬆了些?我都說原諒你了!”

馮芷榕聽了這話簡直要笑倒,雖說昨日也是自己說得太過,但楊茹艾氣焰過分囂張也是事實,兩人一來一往互相道個歉就算扯平了,卻是這廂她又這般衝動地想要惹事、可還讓自己啼笑皆非!

事實上,她根本不想與這種半大孩子計較,隻是楊茹艾這廂話說得不上道,也讓她得在心中斟酌了半晌,纔開口道:“楊姐姐,這話便不在理了。”

楊茹艾聽得馮芷榕又要辯駁,腦子不禁聯想起昨日馮芷榕的伶牙俐齒,臉色自然也沉了下來。而一旁的趙明韻似乎也是想看看馮芷榕是怎麼樣的人,因此也冇作聲。

馮芷榕有心交好楊茹艾、自然也不會再將鋒頭指向她,而是道:“昨日與我針鋒相對的畢竟是江小姐與王小姐,我的言詞過於鋒銳、波及了姐姐,這纔想與姐姐道歉。但畢竟昨日在場的也不隻姐姐一人,這心結……姐姐比我年長,可教教我怎麼完全鬆開啊?”馮芷榕故意做出無奈苦笑的模樣,而這點似乎也很奏效。

楊茹艾也茹馮芷榕意料中的一般,不是一味蠻橫不講理的人,一時之間也就緩下了神色道:“是我誤會了。如果你想與江含和王如衣賠罪的話,我倒是可以替你說情。”

省省吧孩子!馮芷榕聽了這話簡直要昏倒。

她卻冇想到楊茹艾生得如此天真。還是說她腦子本來就不好使?

“多謝楊姐姐好意,但是……”馮芷榕麵有難色:“除卻江小姐昨日與藍姑姑告了惡狀以外,我也親眼瞧見王小姐竭儘所能地想將楊姐姐推到前頭呢,這樣的人且不說我實在不願意與她賠罪,就連日後恐怕也得避著點……”

馮芷榕說得為難,而趙明韻這時也開口道:“的確是不必賠罪,那二人一者衝動暴躁、一者奸險狡詐,的確是避開得好。”

趙明韻一麵說著,又向馮芷榕道:“不過你也放心,今日江含可被教訓得足了,藍姑姑還說了要將她禁足一個月、以儆效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