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馮芷榕自這世界誕生以來便有清晰的記憶,但畢竟當時仍是繈褓中的嬰兒,無法知道外麵的資訊,所以她對方纔馮旭和劉主薄所說關於她命格的事情毫不知情,自然很是好奇,也想知道得更詳細。

且不說出將入相之類的荒繆之言,她想更多地瞭解關於自己的資訊——不僅僅是出於好奇,而是想更加瞭解這一世的自己和這個世界。

當然,還有一種模糊的預感。

她覺得她知道的東西越多,她就越能減少遇到什麼難以解決的事情的概率。

例如,在前世,如果她更加警惕,她可能就不會遇到一個歹徒而死!

或者,如果她排戲之前,更仔細地觀察舞台,更多地關注周圍發生的事情,是不是就不會摔下去了呢?

這樣的糾結一直困擾著她,所以當馮旭問她是否真的想知道自己出生時的事情時,她毫不猶豫的回答說:“當然想!”

當然,她還冇忘記自己還是個孩子,便補充道:“我就是想知道!”如此撒嬌的語氣。

馮旭平時可對她這種撒嬌的言語不買張,現在卻像吃錯了藥似的對她說:“你出生的時候,因為您的叔叔不久之前在戰爭中去世了,陛下送來了許多禮物來安慰馮家,……其中,還指派了欽天監的荀監正專門依你的生辰八字推演命格,然後再吩咐劉主薄親自送來馮家,可以說是備受隆恩……”

雖然馮芷榕不知道讓人推演命格的意義是什麼,但上一世讀書的時候知道,欽天監是備受皇家重視的機構,如果是由皇帝如此指派,雖然沾了戰死的叔叔之光,但自己的出生所受的“隆恩”也算重中之重了──如此一想,壓力頓覺很大。

馮旭又喝了一口茶,接著說:“你的命格自然也交給陛下過目了,你能夠出將入相,仕途顯達。當時我和你父親急著叩謝陛下恩典,卻也十分慶幸……”

馮芷榕不假思索地說:“慶幸我為女兒身?”

馮旭挑了挑眉毛,對馮芷榕的話不置可否:“是。在我們這兩代人中,馮家功名顯赫……雖然受到兩朝皇帝的信任,但凡事都要考慮周全,切不可好大喜功,以免功高震主。”馮旭所謂的“功名顯赫”也包含著自己的成就,但因為他需要對馮芷榕客觀地描述馮氏家族的現狀,所以也並不在意謙遜。

馮芷榕笑了:“祖父,我可不就是生得剛剛好!”

馮旭接著說:“也慶幸,宮中時常來關照的人也隻在你三歲的時候來的勤,如果看到你現在這半大人的樣子,肯定知道你是個人精!”

馮芷榕高興地道:“我就算冇有跟著哥哥們一起唸書,但整天聽他們之乎者也,要說咬文嚼字的話還真能學舌唬人!”

馮旭知道馮芷榕是在開玩笑,便不打斷她自顧自的笑聲。馮旭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接著說:“荀監正也說你不容易照顧。如果你隻是像普通女兒那樣做針線活,那就太可惜了。這就是為什麼你的父母如此縱容你學習騎馬和射箭的原因。”

馮芷榕道:“奶孃也覺得娘特奇怪,父母怎麼願意讓我整天臟兮兮的,汗流浹背,不像個女孩子,我想,當年那些出將入相的評論,現在都已經被當作兒戲了!”

馮旭的目光愣住了,說:“孩子,有時候……我真的不知道你是孩子還是成年人。”馮旭聽懂了馮芷榕這句話的意思,覺得她乾脆以“兒戲”來化解朝廷可能會對馮家起的疑心。

馮芷榕被馮旭的話嚇了一跳,索性愣了一下,並冇看出什麼,然後回過神來,易裝無辜的臉問:“為什麼?”

“你說的每句話,你做的每件事,你說的每句話,都讓我想起以前見過的影子。”

馮芷榕歪著頭想了一會兒,說:“祖父曾經見過……朝廷中的官員?”雖然馮旭的話逼近了真相,但畢竟誰也想不到,在這個九歲的小身體裡確實隱藏著一個成人的靈魂,自然如果馮芷榕繼續“保持”自己的警覺和智慧,就不會太矯情了。

馮旭歎了口氣,冇有直接回答,而是說:“你出生時雖然因為伯父父而蒙受聖恩,但這也意味著往後宮裡的人會繼續記住你,你天生聰慧,以後難免還要經曆一番風雨。”

馮芷榕沉默了一會兒,知道馮旭這是真的為自己擔心,便不再開玩笑說:“祖父,您放心吧,我到宮裡讀書的時候,一定安安穩穩的,再也不鬨事了。”

“要是你知道就好了。”說著,馮旭站了起來,走出亭子幾步,抬頭望著外麵的天空,道:“你這丫頭,又睡懶覺了,冇有規矩,今天是不是又冇吃早飯嗎?”

馮芷榕正在長身體,儘管她很容易餓,但是總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所以經常不能和家人一起共進早飯,而是起床梳洗後隨便喝一碗粥,便跑來和馮旭聊天,等上一個時辰左右再吃午飯。

最初的家裡的其他老人和兄長對此都頗有微詞,但芷榕年齡還小,又是馮家唯一的女兒,加上馮旭如此縱容,也逐漸不再有意見。

馮芷榕跟著馮旭走出亭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今天又睡晚了,以為再過一個時辰就要吃午飯了,連粥都冇喝。”

“胡鬨,往後可不能這樣。”馮旭敲了敲馮芷榕的頭,道:“看你這孩子,晚上要是睡不著怎麼辦?”

馮芷榕笑道:“我晚上睡得好,沾床就睡!”

馮旭勾勾嘴角,似乎被逗樂了,便牽著馮芷榕的手來到飯廳。

馮旭牽著馮芷榕來到飯廳方纔午時,馮芷榕的嫡、庶兄長們都還未到,但主掌家務的馮家長子遺孀曹中玉早以把裡裡外外全部打理好了,看著她和仆人、女眷忙裡忙外的張羅飯菜。

馮家人口不少,而且馮旭提出,每日除公務之外,所有人皆共同用餐,所以每日的中飯,晚飯都要額外新增幾張圓桌,雖然眾人遵循食不語的規則,卻也因人多而顯得熱鬨。

起初馮芷榕不習慣這樣安靜的用餐環境,隻覺得有些尷尬,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加上將偷偷觀察馮家人作為消遣,而在對馮家更加熟悉之後,她也開始主動找家人們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