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王沉默了會,又道:“隻因為知道自己的許婚對象是誰?”

“也不全然如此。”既然都已經說出口,那也是放下了心中的半個結,馮芷榕道:“我便是不需要對未知的將來惶惶不安,況且若此婚約未有變故,如同王爺這般的人也很令人安心。”

靖王似笑非笑地看著馮芷榕,道:“要知道,本王可是殺人不眨眼的人,手下生靈不下數萬,母後從前意圖為我尋覓年齡相仿的女子,可都全給推拒了,就因為人們口耳相傳我待人無論男女老少,動輒殺伐懲戒。”

馮芷榕道:“王爺不是這樣的人。”

“你說得如此篤定,卻未曾親眼見過。”

馮芷榕想了想,道:“若王爺真是那樣的人,也不會耐著性子看著我方纔的失態了。”說著,還帶著點赧色。

靖王勾了勾嘴角,冇說什麼。他看著外頭的天色,兩人著實談了很長的一段時間,這才說道:“我那日曾在馮柱國與你母親跟前說認了你,但那時也想著來日方長、或有更易的那日,但如今看來卻是不必更改了。”這言下之意,便是靖王還曾有推拒婚約的念頭,但此刻也就因此而打消了。

或許對於一心報國的他而言,有位知進退、不拖後腿又有些有趣的女子擺家裡也是不錯,至少他隻要承認這門婚事、也無須在麵對帝後的催逼。

馮芷榕心中微微一顫,卻冇有開口說什麼。

靖王將她的表情與動作收在眼底,許久,才道:“本王明日還會再過來。”

馮芷榕愣了一下,道:“王爺要走了?”

靖王牽起了嘴角,道:“你的意思是希望本王留下?”

馮芷榕知道自己方纔話說得唐突,便也悄悄地在話語中轉移了焦點:“人人都與我說宮禁森嚴,今日一早入宮時,洪舒姑姑也是再三囑咐過的,但卻不曉得王爺如此自由。”

靖王看了院子一眼,道:“便是宮中下了鎖,本王若想翻、也能翻得進來。”

馮芷榕隻覺得自己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她自己是規規矩矩地進來皇宮,也冇特彆看望這宮牆多高、守衛多麼森嚴,但是眼下靖王說自己能翻牆進來……這話也未免大膽了些。

馮芷榕的臉色出賣了她。

──要知道,她確實是個很好的演員,但方纔那一大段的談話,加上自己內心的心結與動搖,早將她臉上的麵具剝去泰半,因此也顧不得隨時維持自己的儀態與想呈現的模樣,幾乎是毫無武裝地將自己近乎真實的表情展現在靖王麵前。

靖王自然不知道馮芷榕的”經曆”有多麼奇特,但他卻能清清楚楚地看見了一個儀態端莊、顯得十分有教養的小女孩在一句又一句的對談當中剝落了自己的麵具、顯現出自己的本性。

靖王本來就與那些王公貴胄、世族公卿們不同,他一心追求報效國家,並不追求風花雪月、貪杯享樂的生活,也因此原本便對於所謂娶妻納妾一事毫不在意,甚至曾在頂著一國之君的強勢指婚壓力之下依然對馮芷榕能避則避,直到那日在城門口看見馮芷榕的模樣,才令他升起了些許興趣。

馮芷榕早不是他遠遠望見的四歲奶娃,而是成長為一名能從眉目間初見未來少女模樣的十歲女孩──她雖然對於自己而言還是名娃兒,卻總有著出乎意料的表現。

當那名十歲的小女孩在被生生地甩出馬車、滾得一身都是血與沙時,卻不哭也不鬨,彷佛身上帶著的傷都與自己無關,隻是端端正正地與自己和三名下屬行禮答謝。

那時,他由周有韶的謝詞知道了她的身分,也勾起了一絲注意。

後來在那絲注意要消彌之時,恰巧因為有國務需要與馮旭商討時,重新地接續起來。

他本想直接委托盧飛勁與馮旭商討自己研擬的方案、再等馮旭進宮與皇帝議事時再與之探討,但那日正好有了空閒,又在自己長年空蕩的靖王府跟前看到保定侯的車駕經過、聽著他怒斥著外頭的下人要趕緊去馮府把事情辦完時,他才又想起了居於馮府內的那名孩子。

也許是心知保定侯本來就是個善於惹事的主兒,他纔想了一會兒,便命人準備了輛車前往馮府。

他興許是來遲了,也或許是來得正好。

他冇有讓馮府的下人進去通報,隻憑著一股直覺覺得自己能夠瞧見一些好東西。

果然,他聽見馮芷榕護母的高聲唱答,那般無畏而響亮的聲音並非莽撞、而是句句斟酌著用詞,無法算是以下犯上、藐視尊長,卻又能駁得人啞口無言。

他趁著眾人都將注意力放在保定侯身上時,還蓄意停留了一會兒、想聽聽彼此的唇槍舌劍如何往來,又看得向來仗恃著侯位而不給人臉麵的保定侯一張老臉都要掛不住,甚是好笑。

隻是馮芷榕那時畢竟是失算,而他也樂於助人──

而後,在那日與馮芷榕的一問一答下,那本來近乎消失了的興趣才又重新拚湊起來。

直到看著馮芷榕嬌小的身軀談起射藝時的神采飛揚、又對他嫻熟的射藝感到真心讚歎,還有展現那驚人技藝前、一雙明亮的眼眸閃過的那抹不服輸的狡詐巧思──

雖然靖王那時還是將馮芷榕視為一個孩子,卻也開始隱隱期待著未來幾年她會出脫成一位什麼樣的女子。

所以,當她帶著遺憾與失落的表情說著自己終究無法自由地依著自己的心願生活時,他便毫不猶豫地開口許諾要護她逃離。

也許,向來都未曾對女性多看一眼的他也擔心著眼前神采飛揚的孩子在入了安秀宮後、會變成他最不待見的世俗女子,一如他生長於天家、因為從前繆王府的種種而不得不抑著自己的性子。

他或許自覺,那樣的興趣中帶著幾分移情。

然則馮芷榕並未撒嬌、並未耍賴,隻是與自己說了不會逃避,也就是在那時,靖王從她眼中看到了足以令自己隱隱而動的火花,並且纔有了後來假托皇後贈禮的事件,同時也順帶讓人將安秀宮排給馮芷榕的宮婢換成靖王府裡頭訓練出來的親信。

靖王靜靜地看著馮芷榕,而馮芷榕也心安理得地回望。

靖王已經習慣了馮芷榕會這麼看著他的眼睛,而馮芷榕原本惶惶不安的心也漸漸地緩了下來。

許久,靖王才道:“天色晚了。”

馮芷榕轉頭望向了天空,一層薄薄的暮色罩著整片天空,看起來十分妖豔美麗。

“其實今日隻是來看看你,但與你一談後卻還想托你一些事情。”說是請托,但其實是帶著點考驗的意味。

馮芷榕的眼皮子睜了睜,道:“若為我所能及,自當為王爺效力。”

靖王點了點頭,臉上的表情也變得嚴肅:“這次我回來京師停駐不隻因為周遭戰事已然安定,還有另一事需要徹查、而這點目前還尚未稟告父皇。”

聽到靖王提起了這等秘密,馮芷榕的神色也凝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