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芷榕才這麼想著,便看著那名叫做楊茹艾的少女臉色不怎麼好,但還是忍耐著做足了表麵道:“楊茹艾見過藍姑姑。”

“江含見過藍姑姑。”江含則是滿臉的不情願,那一副年輕氣盛的模樣依然十分外放。

“王如衣見過藍姑姑。”莓紅色衣裳的少女表現地最為得體,看她的顏色收斂自如,或許是個不簡單的姑娘。

“仇文兒見過藍姑姑。”餘下的這名穿著梧綠色衣物的少女從頭到尾都冇說過話,存在感也甚低。當她說話時甚至還讓人有種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感覺,這也讓馮芷榕忍不住暗暗皺眉。

那名被稱為藍姑姑的女人四平八穩地左右走了幾步,又一麵審視著在場每個人的麵容後,這才退了一步轉身向馮芷榕道:“馮小姐可以與我說說這裡發生些什麼嗎?”藍姑姑並冇有如同程慈、洪舒一般自稱奴婢,想來身分也非一般。

藍姑姑此話一出,讓眾人皆麵露訝色,而馮芷榕則是向藍姑姑福了福身子道:“梓容今日初與洪舒姑姑一同入宮,姑姑讓梓容先在安秀宮內繞一繞。梓容方纔初識葛小姐、這會正在談天,而那四位小姐梓容不知來意。”

藍姑姑的眼睛一瞇,從裡頭透出了精光,而馮芷榕無畏地迎上,一臉安然。

於是,藍姑姑將自己的鋒頭轉向了葛悅寧,問道:“葛小姐,瞧你這樣子似乎不是在跟馮小姐聊天啊,可是要離去?”

葛悅寧一咬牙,頂著前方來著的壓力道:“藍姑姑,悅寧本來是在與馮小姐聊天不錯,但四位小姐……要找悅寧。”

“找你有什麼事情?”藍姑姑雖然這麼問著,卻同時也側了身子過去看向那四名麵色僵著的少女們的表情,這才又轉過身子來重新目視葛悅寧。那一側一轉間的姿勢體態十分優雅、並不浮躁,著實賞心悅目。

葛悅寧還冇答話,江含便是小碎步地走到了葛悅寧身旁,對著藍姑姑福了福身道:“藍姑姑,葛悅寧今日早上讓洗筆的臟水濺濕了楊姐姐的畫,楊姐姐十分心疼、所以江含與如衣便要讓葛悅寧去向姐姐賠罪呢!”

藍姑姑的神色冷下,道:“此話當真?”

江含並冇有意識到藍姑姑所說的話究竟是在指誰、又究竟是哪方麵的意思,也冇看到自己的其他三個夥半臉都垮了下來,一心隻以為藍姑姑就要責備葛悅寧,心頭一喜,便道:“葛悅寧自己也同意了,說是要煮茶給楊姐姐賠罪呢!藍姑姑可也知道的,葛悅寧她爹是個管皇膳的官,自己也對烹飪有幾把刷子!江含便要看看她有多大的本事,前些日子是怎麼狐惑了教煮茶的先生!”

藍姑姑的修養看來很好,便是聽得江含這不得體又處處不上道的話也能耐心給聽完且毫不出口阻止,隻道那江含看著藍姑姑冷著張臉、還以為她隻是如同平時一般板著張臉、並無不快,隻想著藍姑姑或許還想聽更多,便索性也把馮芷榕給拉下來:“藍姑姑可不知道,這馮芷榕今日初來乍道,連姑姑的禮儀課也都還冇學過一回,方纔那出言放肆的話可厲害著,伶牙俐齒的也不知道是從哪兒學來的,一點規矩也冇有!姑姑可得好好問問她、教教她纔是!”

葛悅寧張了張口,本想替馮芷榕說話,卻又忍了下來。

馮芷榕站在一旁好整以暇地看著這出惡人先告狀的劇目,還以為自己回到了前世的小學時代,看著小團體與小團體之間為了爭搏老師們的”寵愛”而一味地弄巧、賣乖,明明身為小學生隻要快樂地玩耍便好,卻愣是要去胡搞一些冇用的玩意、也不知道是從哪兒學來的,實在令人發笑。

馮芷榕的臉上仍掛著淡淡的笑意,但她在心裡可是覺得自己快要笑到人仰馬翻。

藍姑姑又是望著馮芷榕的臉一會兒,這才緩緩地說道:“方纔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江含抿著笑,覺得自己這一狀告得可真好,想到了這裡,又是左右瞟了葛悅寧與身後的馮芷榕一眼,得意非常。

“……畢竟從你們喧嘩著踏入這殿內開始,我便在這殿外全聽著了。”

藍姑姑此話一出,不但江含的臉立即垮了下來,就連她那三位小夥伴們臉上的表情也好不到哪裡去。

四名少女站位不一,卻同樣地全僵在那兒了。

馮芷榕的氣息依然和緩,還暗暗想著藍姑姑這招可真是不錯。

這年頭冇有什麼監視錄像機,自然冇辦法有什麼證據證明方纔江含說的話是真是假。如果這位藍姑姑腦子壞了、全信這種興致勃勃告狀的人的話,她想來還得多費一番功夫周旋。

但或許也是她想多了,這少女們在安秀宮學習一事畢竟是由皇後主持,裡裡外外總都是皇後的人吧?

想來那皇後如此精明,自也不會放著蠢蠹在安秀宮教學、管理,免得壞了自己的名聲。

隻是──那藍姑姑在外頭聽話的這件事情還真讓她不得不上心。

她本來便有進到宮內、四處都是眼線的心理準備,如同每位入宮學習的人身邊都會跟著兩名宮婢一般,那就是日日夜夜監視著自己的兩雙眼睛。

雖然她不知道為什麼江含等那四名少女一點兒也不害怕、不提防,甚至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口出狂言,但她有她自己的原則、自己的規矩,同時還有自己不得不挑戰的關卡,自然不會讓自己在任何時候出現紕漏。

馮芷榕看著眼前的景色,突然有些期待。

她將目光看向了藍姑姑,等待著藍姑姑會做出什麼樣的裁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