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皇後似是要將本該由其餘宮婢、姑姑們所講解的東西一次都講個通透:“禮儀便是在宮中的立足之本,該守的分際得好好守著,言行舉止都要得體,無論是人前人後,都冇有所謂不透風的牆……既然皇上責令本宮管好你們這些女孩子在宮中學習一事,本宮也就會儘責、讓下麵的女官們好好地教教你們──從宮中出去的人都必須是得體的。”

接著,馮芷榕聽到了瓷器碰撞的聲音,想來皇後是喝了茶潤喉。

她低著頭聆聽著皇後的訓示,也還好並不是垂首而隻是淺淺地低頭,就這麼站著聽了許久也不見後頸發酸。

“頭一年你可得用心學習,我看丫頭生得靈巧,這倒不是難事。”皇後的語中帶著盈盈笑意:“在宮中學習的女子個個出去都得是拔尖兒的,便是頭一年幾次回家省親、也得做出個樣子來,萬萬不能丟了宮裡的臉麵纔好。”

馮芷榕憑著感覺知道這時候該回話,便也回了句:“臣女記住了。”

隨著說的話見多,皇後的語句間更帶上了點輕盈的色彩:“本宮聽說你不喜歡女孩子家家的東西,是嗎?”

馮芷榕道:“回稟娘娘,臣女的確不擅長女紅。”

隱約地,覺得皇後似乎是含笑點頭:“出身於富貴人家的兒女家家戶戶都養著繡娘,卻是不必如此辛苦。”

停了會兒,又道:“那麼,平日在家裡都做些什麼?”

馮芷榕猶豫了會兒,這纔開口道:“回稟娘娘,臣女平日在家都在看書,誘或習射藝、騎術,偶爾會替祖父煮茶。”

皇後的聲音這時聽來煞有興致:“平日看的都是什麼書?”

馮芷榕回答道:“回稟娘娘,臣女看的都是祖父書房內的書,除卻聖賢經書外,多為曆史、風土一類的書籍。”

皇後的聲音帶滿笑意:“我聽聞舅父的書房並不是什麼人都能進去的,看來舅父也真疼你這孫女。”皇後這時連”本宮”的稱謂都省去了,可見其興致高昂。

“咱們大燁的女孩子可對射藝與騎術毫無興趣,煮茶的技藝與講究更是男子的興趣,你怎麼會有興趣呢?”

想起自己在馮家如此被縱容,馮芷榕這時也忍不住含笑道:“回稟娘娘,臣女自幼性子開朗、靜不下來,臣女的母親想著既然壓不動臣女學女紅,便在祖父與父親的允許臣女學習射藝、騎術,後來又為了孝敬祖父、這才學了煮茶。”

皇後的聲音含著笑意:“本宮便以為你們馮家也隻有舅父願意讓你這般遊戲,卻想不到周氏在這方麵也下足了工夫。”

如此說著,皇後又對程慈說道:“程慈,陛下曾說過本宮那表哥一板一眼、說一不二,這才放心地讓他打理詹事府的大小事,說著想來有他那樣的臣工、皇子們再怎麼調皮也不會出了格,但卻想不到他也會允許自己的女兒如此。”

程慈笑道:“娘娘說得是,還記得陛下從前曾問過馮柱國家的孫女兒如何,馮柱國說了這孩子不喜歡女孩子家家的東西,隻愛騎馬、射箭和跑步,陛下聽了可開心了!”

這兩主仆當麵說起馮芷榕的事情來可冇任何顧忌。這時又聽得皇後道:“從前本宮便覺得奇怪,為什麼荀監正會說一個幼小的女孩子家是個出將入相之才,但想來這丫頭的天性或便如此,便是連身為女兒身也攔不住自己的脾性。”

等等,合著皇後孃娘是怪自己投錯胎了?

馮芷榕聽到這裡隻覺得滿臉黑線,但卻又隻能靜靜地聽著自己跟前的兩個女人說著與自己相關的事情。

程慈也道:“娘娘喜歡說笑,大燁如今不比開國那些年,所有的女子多是好好地待在閨閣中,平日除了要打理自家鋪子的、或者上街買菜的尋常百姓,可是都很少拋頭露麵呢!”

皇後道:“也是,本宮從前還冇出嫁前、也就隻有乘車參加過幾次宴會,身旁的貼身丫鬟連簾子都給本宮牢牢守著,就怕本宮飛出去。那時家裡管得可嚴謹,便連花朝與上巳也都不讓人出去,可是悶透了!”

皇後說起這個也是帶著點遺憾,畢竟她的外祖隻是個地方上小小的正七品知縣,而母親雖幸運覓得良配、嫁為正室,但對方左右也不過是個州衙裡頭的從七品判官、後來直到告老時才升為正六品的府通判。

但也由於皇後出身比起其他宮中妃嬪而言並不好,也纔有那般意外的機會在當今皇帝與風飄搖之際結縭,更有往後的彼此扶持、相知。

程慈聽著皇後說起的過往,隻是溫溫地笑道:“娘孃的外家可將娘娘視若珍寶。”

“可不是,卻料不到當時幾乎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到最後卻邁入了繆王府、最後又住進了這宮中。”皇後的語裡雖帶著一絲黯然,卻也像是在說著彆人家的事情一般輕透:“這不,皇宮雖大、卻出也出不去了!”

程慈道:“娘娘這話若讓陛下聽見了,陛下可會難過。”

“他難過?他可樂著呢!”皇後提起皇帝,可是一點兒也冇客氣:“他巴不得把我憋暈在這鳳華宮,再指著我笑!”

程慈陪著笑,卻也冇再說話。

馮芷榕聽得發懵,卻聽得皇後將話題冷不防地丟到了自己身上:“丫頭,你性子活潑,可擔當得起這宮中的規矩?”

冇等馮芷榕回話,又道:“本宮看你是個知進退、也得體的人,但是日久見人心、日久知脾性,本宮雖然能護你,但一味地護你便是害了你,你可知道?”

皇後的語氣愈發嚴厲:“從宮裡出去的姑娘,除了得進退知儀以外,也要有手段,本宮說要護你、也隻是會護你性命周全,其餘的便要看你的能耐,這樣你可禁受得住?”

馮芷榕心中一凜,暗叫不好:皇後這言裡言外的意思,不就是進了安秀宮學習可不隻是學習,而是……練蠱嗎?敢情這是精神上的蠆刑?──雖然她有一瞬間覺得是自己想多了,但她如今對於宮中未知的一切仍是誠惶誠恐。

但既然已經走到這裡來,也就冇有能夠回頭的路。

馮芷榕雖然還懷藏著一顆現代人的心,卻因為在這個時代已經生活了十年,對這類的事情很是敏感。

若她拒絕了,或許因為家裡的因素還談不及性命之憂,但從此以後可是會四處不被待見的了。

她能想象得到家中的一切都將因此而變化,而她本來就冇妄想過能高攀上的靖王也會瞧自己不起,更會負了他的心意。

她或許有辦法繼續好好活著,但接下來的人生將會失去顏色。

而且,就算能夠平安地回頭、她也根本冇想過要回頭。

她早就決定不要逃避。

所以,她隻是福了福身子,以一貫的得體的表現不卑不亢地回答道:“回稟娘娘……”停頓了會兒,不知道為什麼,原本在心裡想好的台詞說出口卻稍微變了調:“臣女的選擇裡,從來冇有『逃避』二字。”

皇後冇有說話。

程慈冇有說話。

身旁的洪舒也冇有再向自己投向一絲半毫的暗示。

但,馮芷榕卻感到自己如此心安理得,如此舒適暢快!

她甚至想直視皇後,讓皇後看看自己是多麼堅定!

在這當下,她也忘記了自己在此世還隻是個十歲的孩子。

在她心中,她現在似乎已經回到了前世死去前的模樣──又或者說,回到了她還在舞台上嶄露頭角、自信無比的模樣。

許久,也不知道是過了幾個鼻息,她才聽得皇後說道:“丫頭,你對得起皇上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