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道目光著實灼人。

馮芷榕悄悄地咬著自己的舌尖,努力維持自己的臉上表情不要有所變化。晌久,才聽得皇後的聲音說道:“怎麼不猜猜?本宮許你猜想。”那聲音依然一般淡淡地、不帶任何情緒與批評,但比起剛纔那道幾乎令人難以招架的目光而言仍是和緩許多。

馮芷榕淺淺地吸了口氣,道:“回稟娘娘,臣女想道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宮中的規矩亦是不能壞的,是以臣女承受娘娘厚愛,卻不能壞了規矩。”

皇後這時的聲音也放軟道:“丫頭,並非全是如此。”

皇後這時變換了對馮芷榕的稱呼,聽起來親切許多:“你的父母並未跟你說過吧?關於你的婚事。”

聽到皇後提及婚事,馮芷榕不住發怔,旋即低聲說道:“回稟娘娘,臣女的父母確實未曾與臣女提及。”馮芷榕滿腦子隻往最壞的方向想去,聲音語調也不若方纔一般得體,而是帶著些微的害怕與顫抖。

馮芷榕的表現是如此地細微,也不知皇後是否察覺,便道:“本宮若要替自己的兒子選妃,想必是要家世良好的女兒家,但那孩子無論誰都看不上眼、彆的姑孃家又覺得他戾氣重,本宮偶來便替他打聽過幾回,那些個姑孃家才聽得他的名號、便都由家裡的人作主匆匆嫁人了。”

馮芷榕還未來得及反應,便又聽皇後道:“那孩子今年已經二十有一了,都還覺得一個人甚好、也冇看上哪家的姑娘,但是這回……”

皇後的聲音越放越慢,也越放越沉:“卻是與本宮說,要將自己立下汗馬功勞所得到的賞賜藉由本宮的名號給轉出去。”

皇後說到了這裡,便停了下來。由於冇有問自己任何問題,馮芷榕也無須回答。

偌大的鳳華宮便這麼靜了下來,闃寂無聲。

馮芷榕這下也才終於能稍加喘息。她低眉斂眼地站在皇後跟前,雙手自然地垂落身側,在平靜無波的麵色下,腦子裡正理著一波又一波的訊息──

她曾從大哥馮敘輝那兒聽起,當今皇後所出子嗣少,唯有一雙兒女承歡膝下,便是赫赫有名的六皇子靖王和活潑張揚的五公主水雲公主衛乙岫,兩兄妹的感情如何是不知道,但卻能知道他們個彆都是不好惹的主兒。

且不說六皇子年紀輕輕便從皇帝那頭贏得了信任、握有原本直屬於皇帝的銀甲軍,據說那水雲公主也不是個善茬兒,屢屢在宮宴”大放異彩”,便連向來傲慢的王公貴胄、世家大族都得讓她三分。

六皇子、銀甲軍……

馮芷榕腦海中模糊的影像逐漸清晰,從前白婭與百則與自己說過的巷弄閒談也都被她想了起來。

這說的不就是靖王?

靖王是當今皇後的親生兒子,而那自己眼前還未正眼瞧過一次、便能讓人備感壓力的貴婦就是自己偷偷喜歡上的人的母親?

天啊!

就連前世擁有過戀愛經驗的馮芷榕都未曾見過男友的父母,如今這一世才十歲而已,就要來這麼個刺激的相遇?

再說了,剛纔皇後說些什麼?

靖王要將自己所得到的賞賜藉由自家母親的手給轉送出去?

在大燁,若是同性之間的贈禮倒是冇那麼多規矩,隻消禮尚往來便是;但如今靖王要假母親之手將禮物送出去,不就代表對方是異性?但這又乾自己什麼事?

馮芷榕可是滿心疑惑。

馮芷榕知道這時代的人雖也有外向活潑的,但大多都是含蓄的,就連親戚之間若非像是他們馮家人裡頭幾乎朝夕相處,也都還有一定的距離、顯得生份。而毫無血緣關係的人、或者就算有血緣關係但見麵不相識的人,彼此若要有往來總會有個身分恰當的中間人或者信任的丫鬟、小廝傳遞魚雁。

從前她還自白婭那兒聽說,曾有家高門小姐對一名門不當、戶不對的男子芳心暗許,與其悄悄魚雁往返,這書信本來看後燒了死無對證便罷,但那位小姐竟還送了親手繡製的香囊給對方,後來事情曝光後,便被家裡頭的人匆匆地選了門戶遠嫁,而男性也被有權有勢的女方家屬給送到遠方,從此天各一方、再不相見。

而今靖王身為尊貴的皇室嫡子自不會有那樣的狀況發生,但若是光明正大地直接送禮給異性也是極為唐突的。

隻是這麼一來,自己不會就算是失戀了吧?

也好,畢竟這樣的心思自己從來就不該有。

馮芷榕這廂表麵看來沉靜穩重,但想通了這點以後她那毫無表情的麵容底下可謂經曆過幾番萬丈波瀾。

隻聽得皇後這時淡淡地歎了口氣,道:“丫頭,可摸過那兩匹天香緞了?”

天香緞?

皇後這段話說得輕巧,可又向馮芷榕竭力撫平的情緒間投下了一顆巨石。

如果不是礙著強烈的禮儀規範,她實在很想抬起頭來衝上前去,用力搖著那位高高在上的貴婦肩膀大叫道:“您要說就一次說完!彆耍我啊!”

但是在氣氛的威壓之下,她還是說道:“回稟娘娘,那日娘娘所送的天香緞都讓母親作主收入公中,臣女未曾細看。”

皇後這回倒是冇說什麼,而道:“你收上的那兩匹天香緞、那兩匹飛仙綢都是靖王的心意,那是他南征北討的汗馬功勞所得到的賞賜,尤其這天香緞可好,無論男子、女子都能用,色澤好看、摸起來也舒適,但他卻是看也冇看地就說要往你府上送,說是隻有你合適。”

馮芷榕這一聽腦袋簡直要炸開了鍋!

靖王送她東西?

她這是何德何能?

馮芷榕隻能拚命地往另一頭想著,例如靖王身為皇子,本來就吃好、穿好、用好,又長年在外奔波,就算看再多珍品也不覺得稀奇;更何況男子對布料冇什麼研究也是正常,隻要舒適、得體便好,若是這樣想來這份禮物或許也不這麼特殊,而隻是單純的一番心意──

但是這份心意是否其來有自?

馮芷榕不敢再想,隻怕想多了自己的心臟會出事,卻是不曉得為何冇曾將皇後方纔的話與這樣”驚人的真相”給彼此連繫上。

明明就是這幾天的事情,皇後的聲音飄忽,就像是在說一份遙久的回憶一般:“丫頭,本宮也不想嚇唬你,但縱是淵兒中意你、那日子可還長……況且本宮也不想要一個不得體、不知所謂的女子伴他身側。”

這時,皇後似乎挪了挪身子,發出了衣物摩擦的聲響。

“本宮這做母親的不能為他做些什麼,畢竟本宮再怎麼樣也是深居宮中的女人、也管不了太多,但本宮還是有眼睛,能好好看看他中意的人是什麼模樣。”接著,皇後說出了今日第一句帶著幾分誠心的誇獎:“丫頭,你的確不錯。”

馮芷榕不知道這時該不該答謝,還是要等她再說說自己的感歎?

她繃緊了神經,畢竟這份誇獎之重,或許是她的”榮耀”,也可能是往後的枷鎖。

也不過是幾個眨眼的時間,她見皇後冇有說話,本想謝過、卻又不知道為何冇有說出口,這才繼續靜立在皇後跟前。

也許是皇後不想再提及前些日子靖王送禮的事情,接著便轉了話題道:“丫頭可知道,這宮中要學的東西甚多,但首要一年便著重於禮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