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才入宮便來個下馬威

洪舒將馮芷榕領到了鳳華宮門口,又向守門的宮婢們稟報了一聲,這才留著馮芷榕與魚竹、方純二人在外等候,自己則踏進宮門再次通報。

不一會兒,洪舒便從裡頭轉了出來,領著馮芷榕前往鳳華宮內的主殿廳堂處等候。

又是等了一會兒,這纔看見屏風後頭珠玉碰撞的聲響,馮芷榕眼角餘光看著洪舒的衣裙動了一下,便是拜伏下去:“臣女馮芷榕拜見皇後孃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馮芷榕額頭刻地,不知道眼前的狀況如何,隻能聽到腳步聲緩緩地、沉沉地敲擊在鳳華宮的地毯上,聲音篤實沉穩。

那樣的聲音令人感到壓力極大,但好在馮芷榕的心性還算堅強,也就隻把心思放在了待會如何應對上頭。

又是過了一會兒,那腳步聲才停止。接著,又聽到了細微的聲響,想是腳步聲的主人早已入座,正端詳著自己跪伏著的身形。

馮芷榕猜得不錯,這會她的腦子還在轉著,便聽得一道聲音從頭上傳來道:“孩子,平身。”

“謝皇後孃娘。”馮芷榕拜伏在地的身體終於能夠直了起來,但她依然保持著跪姿、低著頭冇有向上望去。又是幾個鼻息間,才聽道:“是個知禮的孩子,起來吧!”

馮芷榕又是謝過一回,這才站起身來。

雖然鋪在鳳華宮殿內的毯子可厚實,卻也還是折騰得這副膝蓋十分疼痛。然則馮芷榕依然麵色不改,便連站起來的姿勢也維持平穩得體,一麵心裡頭還暗暗慶幸著自己平日的肌肉鍛鍊有了效果,就連跪久了起身仍然四平八穩。

馮芷榕站起來後,還是低著頭冇有言語。

這回出聲的人她冇瞧見,卻聽得出來是幾日前見過的程慈:“娘娘,馮家可將他們的孩子教養得好,這應對進退都是符合規矩。”

皇後道:“本宮聽說周氏從前也是在宮中學習過的,教出來的孩子自然好。”

皇後說話時淡淡的、慢慢的,嗓音雖柔,但還帶點渾厚的底蘊、聽起來很是好聽,但馮芷榕聽著精神可緊繃。

雖然前世生長於自由平等的社會,但從小的教育讓她對於長幼尊卑等基礎倫理能恰當拿捏,卻是對這時代的階級高低難以分辨──她並不會因為眼前是皇後或者達官顯要而不由自主地感到害怕,卻也會擔心自己一不小心惹出什麼事情來。

畢竟活在這個時代整整十年多的時間,她最多也隻見過靖王與永平、保定二侯這樣的貴族。

靖王於她心中而言很是特彆、也冇給自己擺過架子,至於永平侯與保定侯二人擺明著囂張跋扈,她那時也估摸著狀況纔敢向對方拍板叫囂,但眼前的皇後──

著實難以捉摸。

雖然入宮前大多都說皇後對馮家如何欣賞、對自己如何用心,但馮芷榕真不瞭解那究竟是真心的?帶有目的的?還是單純的客套話?

她突然想起以前在排演一出舞台劇時,一位導演的模樣。

導演的臉永遠是帶著笑,而且無論何時何地都很好說話。

但是導演也會笑著叫人滾蛋,也會笑著把演員的角色替掉,更會笑著讓不敬業的演員被業界封殺。

當有其他演員哭著跟導演道歉時,導演也是笑著。

笑著說對方失去了演員的格調,失去了做人的自尊,失去了什麼什麼雲雲。

她永遠聽不出導演除了開心的語氣與和藹的聲音以外還帶有其他什麼樣的情緒,但導演總是笑著,笑彎了眼,說著令人害怕的話。

於是她瞭解了,那位導演不隻是導演,還是世界上最好的演員。

馮芷榕從未被那位導演斥責過,但她從那位導演的行動上瞭解了導演想要的東西,隻要敬業、認真、心無旁鶩,便連導演的身分和所有疑似帶有暗示的動作與眼神都不要去讀,隻消做好自己的分內之事便好。

那位導演是最佳的演員、也是隱藏自己心思的能手,就算自己再怎麼會讀心、也不該去讀。

因為永遠不可能讀懂。

馮芷榕此次麵見皇後帶著的就是這樣的心思

“孩子,抬起頭來,讓本宮看看。”

馮芷榕依言抬了頭,但眼睛仍是看向自己前方的地板。

即使如此,餘光中仍隱約看見皇後的顏麵白淨,雖然身上的飾品琳琅滿目、配色卻不花俏,除卻一身華美以外,色調的配置顯露出高雅且不凡的韻味。

皇後的聲音這時又是從上頭淡淡地傳來,但這回已是帶有褒獎之意:“是個標緻的姑娘。”

“孩子,雖然陛下是因為舅父與表哥的關係才讓你能入宮學習,若是按著這份親戚關係、本該是得對你多加照料,但本宮卻不是這麼打算的。”

皇後話中所提及的舅父與表哥指的自然是馮旭與馮正輝。而她話中的含意也代表自己並不是單純受皇帝囑托辦事,而是自己另有想法。

馮芷榕這時決定聽一句便算一句,並努力地抑製著滿腦子的胡思亂想。

她前世看的故事多,曾經害怕自己隨隨便便地被召入宮中、再也出不來,但又轉念一想自己年紀甚小,而且還是與皇後沾親帶故、名正言順的晚輩,再怎麼樣也難以被皇帝納入後宮、又或者給隨意發配。

她當然也想過若是被指親為某個皇子的妃子該怎麼辦?這個時代哪位皇族──或者哪位男人不是妻妾成群?像是馮家這般是異類中的異類、不能拿來模擬,更何況她想象中的皇族都是縱情聲色的人……而當今皇帝並未立太子,若是親王要爭儲、那便更是難辦了……弄不好往後被牽連下獄、甚至人頭落地,這輩子可就當真白搭了。

皇後道:“你畢竟是本宮的表侄女,本宮於情要多照料你幾分也是在人情之內,但本宮卻冇辦法照顧你太多……孩子,知道為什麼嗎?”

馮芷榕一愣,見餘光中身旁洪舒的身子並未有動靜,便是道:“回稟娘娘,臣女不知。”

馮芷榕此話一出口,便感受到如刀子一般的凜冽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