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那日靖王離去以後,馮芷榕便再冇見過靖王。

本來人家會來到馮府就是為了商議國事──如今聽說靖王除了偶爾進宮以外,就是在京郊銀甲軍駐軍之地勤練精兵。

雖然那日她決定將心裡對靖王所有的想法與情感全給收拾住,但到底感情不是這麼好控製的。她能夠維持表麵如常,卻無法攔得住自己偶得空閒之時對腦海中描繪的輪廓胡思亂想。

甚至隻是簡單地一次又一次地在腦中重複播放著他曾說過的、曾做過的一言一行,並且愈發深刻。

至於那日囂張跋扈的保定、永平二侯回府後,據說隔日便上表請罪,獲得皇帝的斥責,說是要罰俸一年,還責令二侯一家子一年內不能出府、算是閉門思過,而往年都能參加的宮宴、各種達官顯貴相邀的宴會在一年內也都不許參加。

雖然是有人覺得罰得忒重了,畢竟保定、永平二侯好說歹說也是功臣之後,加上那次鬨事鬨得如此之大,有一半也是基於靖王所領的銀甲軍校尉讓城門口見了血。

至於靖王有冇有被罰?

當然冇有。

且不說這些年來靖王南征北討有功,也不提他那天如此處置大快民心,更不論他是當今皇後所出的孩子。

靖王,衛名淵。

那是一個大燁上至王侯公卿、下至黎民黔首的任何人都能知道的,最受皇帝信賴的兒子。

不僅僅是兒子,也是將領。

當今皇後雖是繼妻,但在皇帝登基以前便已嫁給他作為繼妃。

當今皇帝年幼時因皇祖父的遺詔而被立為太子,後來因奪嫡之爭一度被廢、從儲君之位被削為庶人,元配髮妻也在半年後因憂患過甚鬱鬱而終。當時地位雨風飄搖、性命猶如風中殘燭的廢太子被先帝以重重衛兵困於府中,領兵的便是自己的手足。

先帝不信任廢太子,但以廢太子年齡而言,若無妻子又會惹得天下議論,因此先帝的其餘子嗣又做了主張讓廢太子額外選妻,不但改封其為”繆王”替他”撐撐麵子”,又特意提了條件說要往家底不豐的寒門挑選、企圖斷了廢太子東山再起的道路。

當今皇後的家庭被點名以後,本想圖謀、打點關係迴避,卻是皇後在那時不顧家人反對,執意嫁入那朝不保夕的繆王府。

她的身家自是被徹底詳查的,與繆王毫無關係──但隻有她知道,她曾與他有遙遙的一麵之緣。

那年,她遠遠地向他行禮,他遠遠地含笑點頭。

自此芳心暗許,直至訂下終身。

而後,繆王在自身的努力與極少數能夠信任的手足幫助之下終於重回太子之位,登基以後,便追封元配髮妻為恭敬皇後,而那名不顧一切嫁給他的女子也登上了母儀天下的後位,更在後來成為皇帝的妻妾們當中唯一一位擁有實質名與分的女人。

而這樣的女人所出的子女,自也是擔當得起聖寵的人中龍鳳。

──這些八卦都是這些日子以來百則與白婭聽起外頭的人說起、再繪聲繪影地與馮芷榕說的故事。

雖說皇家之事不可妄議,但誰又攔得住悠悠之口?

更何況這般故事美得很,在百姓們的傳頌之下早是成為了有名且人人愛聽的佳話。

就在一麵聽著丫鬟們從外頭帶來的故事、一麵在自己腦海中重複演繹著回憶中畫麵的日子時,馮芷榕的生日已經到來……

大燁的傳統上,會特地為孩子們慶祝的生日有三個。

第一個理所當然是周晬,也就是嬰孩出生一年的生日。雖然孩子出生前大多早已想好了名字,但多數人家還是以乳名取代嬰孩的名字,直到出生後一年這才正式定名,這時還必須向官府登記;

第二個是幼學之年,也就是馮芷榕如今慶祝的十歲生日。十歲以後的孩童難以夭折,這時也就算是個半大孩子了,除了會在官府那兒正式入了家庭戶籍以外,因為這時候的孩子多已見了心性,因此多數的家庭便會在十歲以後開始替他們結口頭上的娃娃親,甚至有著急一點的父母與家族會徑行給他們換庚帖;

至於第三個生日便是男女各異,男子二十曰加冠、女子十五曰及笄,算是成年禮,也是三個生日當中最被重視的一個。大燁規定最晚這時得訂親,訂親後最早一年、最晚三年得成親,主要還是因著一些少年男女們在適宜訂婚、成婚的那幾年家中逢喪、甚至是接連逢喪而需要守製,而守製服孝最長三年,纔會有這樣的規矩。

大燁的種種規矩雖是白紙黑字地寫在那裡,但對平民百姓的約束甚小,但對於馮芷榕出身的家庭而言可是得嚴格恪守。

因此這天從大清早開始,睡眼惺忪的馮芷榕便從床鋪上被硬生生地挖了起來。

原本總怕著自家小姐賴床慣了會生氣的白婭,幾個月下來也是能夠毫無顧忌地將馮芷榕好說歹說地勸下床,又催著迷迷糊糊的她漱洗,這纔開始替她梳頭。

大燁的孩子們在十歲以後無論想與不想都得離開奶孃的日夜照顧,因此這一天奶孃彭氏並冇有如同往常一般在早晚時進房與她說話,而是到彆處去準備今日的儀式。

白婭侍候著還昏昏欲睡的馮芷榕更衣後,便將她按到了梳妝檯前坐下替她梳頭。不若平常簡單的丱發,這次則是依照規矩替她梳了垂鬟分肖髻。

梳頭梳到了一半,百則便捧著一盒首飾進來,看見還在發懵的馮芷榕便忍不住笑了出來,道:“今日好歹也是小姐的生日,竟然還跟平常一般。”

白婭一麵利落地替馮芷榕紮發,一麵笑道:“奴婢還真難想象小姐哪日能夠自己起床呢,這般模樣纔像是小姐。”

百則的臉上也是掛著笑容:“今日以後小姐便算是半個大人,再怎麼下去可會讓人笑話。”

馮芷榕這時也漸漸醒過神來,噘了嘴以略帶童稚的聲音說道:“笑誰呢?”

白婭道:“小姐可終於醒了!”

百則將手上的盒子放到梳妝檯上,挑出了幾朵珠花替她戴上,又道:“小姐年紀還小,二夫人說這些簡單的式樣就已經夠了,待到小姐及笄之時肯定還會將小姐打扮地跟仙女一般。”

馮芷榕聽了可傻眼:“仙女?娘可是這麼說的?”

百則點了點頭笑道:“奴婢聽了可也嚇了一跳,二夫人怎麼樣都不像是會說出這種話的人,想來是看著小姐長大、心中有感觸了吧!”

白婭一麵將馮芷榕還翹起的幾縷髮絲撫平,一麵也跟著道:“畢竟小姐過不久便要入宮學習,二夫人或許心中也有不捨。”

馮芷榕聽了入宮學習一事,雖然心中早有準備,但聽了也不免一陣感觸。

百則看著馮芷榕如此模樣,以為她聽了難過,便輕斥道:“白婭,你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呢!”

“對不起嘛!”白婭說話的聲音漸小:“要說這件事情,我可也難過得緊。”

馮芷榕多少知道白婭的想法,也道:“也不是一去不回的,這一去不過三年,也不是都不能回家省親……我們還住在京城,宮裡頭有假的時候、想回來還是能回來的。”

“小姐能這麼想便好。”百則道:“方纔夫人還說了,宮中的旨意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到,但無論是早是晚、小姐都得快點打起精神才行。”

馮芷榕說了聲”知道”,而這時白婭也將馮芷榕扶了起來,又拿來了外衣替她給穿上道:“這樣便行了。百則,幫我檢檢視看?”

百則依言讓馮芷榕轉了一圈,這才笑道:“小姐才十歲,就能看出美人兒的模樣,再給小姐個幾年,肯定能出落成傾國傾城的佳人。”

“傾國傾城也忒誇張!”馮芷榕搖了搖頭歎著,她自然透過鏡子看過這一世自己的長相,與她前世的模樣相差無幾。而前世的她能夠獲得國外導演的青睞,除卻演技占據了很大一部份以外,外貌自然也是一個考慮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