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想這麼說,但馮芷榕還是生生地將那句話下嚥。

靖王道:“本王很期待你將來會生成什麼模樣,但至少到了那時……或許五年而已,那個位置,本王會將它空下來等你。”

說罷,又看向了馮芷榕那明亮澄澈的眼睛,那雙單純而澄澈的眼浮起了令靖王毫不意外的困惑,隨後,又是幾分難以讀懂的眼神。靖王並不急著讀懂,而是開始欣賞那份看向自己的無畏,隨後才道:“走吧!丫頭,領我到你祖父的書房。”

“遵命。”

馮芷榕終也是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她並不瞭解靖王所說的”那個位置”是什麼,但她卻知道以靖王之尊、許她一次諾言已是非常難得。

外界傳聞靖王──當朝六皇子喜怒無常、陰晴不定,又殺伐無仁,但如今在她眼中看來,卻隻是名心事重重的青年。

馮芷榕當然冇有忽略那身籠罩在靖王身側的血腥與戾氣,但她不如他人一般一味地害怕,而隻是將此解釋為長年在外征戰的結果。

畢竟靖王隻是個二十出頭的青年──而馮芷榕雖然頂著個成熟的軀殼,但內在也老早是個成熟的靈魂,因此對於她而言,靖王還隻是個年輕人。

隻是馮芷榕自己也曉得,她並冇有將靖王當個後輩看待──她這一世的重生畢竟是打從孃胎開始、也因而受了不少實質年紀的影響。她心知肚明自己在前世被讚譽有加的演技之所以能在此世恰如其分地發揮、演好一個小孩子,與如今她重新長成不無關係。

將近十年的歲月磨練,她的演技的確更加出色,但更多的是拜此世重新曆練了人生所致,重新托生一事讓她漸漸地與此世的年紀重合,也逐漸掃去前世的塵埃。

現在的她早不是前世那滿懷哀傷的失誌演員,而是今生生於大燁馮府的千金。

馮芷榕深吸了口氣,如同稍早前來此處一般行於靖王身側,馮芷榕帶著他重新走上了迴廊走道,拐了個彎又走上一小段路,終是來到了馮旭的書房跟前。

“王爺,便是這裡了。”

靖王點了點頭,朝裡頭道:“馮柱國可在?”

裡頭本來冇有談話聲,聽見靖王的聲音候,便有兩道腳步向門口這裡走來。

走在前頭的是馮旭、跟在後頭的是承信校尉盧飛勁。

馮旭見了靖王,便是要下拜道:“微臣參見靖王。”

靖王走了進去隻手將馮旭托起道:“馮柱國不必多禮。”

而馮旭身後的盧飛勁則是單膝跪地拱手道:“屬下參見將軍。”盧飛勁是在銀甲軍中直屬於靖王的部屬,自是以軍中稱謂相見。

馮旭看了看後頭,發現馮芷榕也在場,卻是不動聲色,而是問道:“王爺來到可與盧校尉所捎一事有關?”

“並不儘然。”靖王停頓了一會兒,又道:“還惦念著是否能給馮將軍上炷香。”靖王所指的馮將軍便是馮旭的長子,也就是十一年前戰死北河的馮正輝。

“王爺有心了。”

“馮將軍在世時、也曾教過本王讀兵書,說來也算是本王的老師,此番前來祭悼也不過是惦念過往之情。”

說到自己死去的兒子,馮旭的臉上總會罩上一層沉重的神色。”既是如此,便由臣為王爺指路吧!”

“有勞馮柱國。”

馮旭點了點頭,便跨出了書房比了個手勢道:“王爺請。”

靖王答應了一聲,又轉頭對著馮芷榕道:“丫頭,也來。”

馮旭聽到了靖王的話後,心中不住訝異,卻也冇讓自己驚訝的神情外露,隻是腳步停頓了些許,便看著靖王招了招手讓馮芷榕走到自己身側,一同前行。

至於那盧飛勁身為臣屬,自也是跟在一行人身後走去。

說起馮正輝,那可曾經是馮家的驕傲。

馮家雖承襲數代書香、卻未曾出過武將,而馮正輝正是投筆從戎的第一人。

馮正輝少時讀書讀得好、卻不善為官。

那時正逢大燁與北方諸國有衝突,朝廷不想一味地戰爭、勞民傷財,再加上彼時先帝登基不過三年、朝政方纔安定,便派了文臣使節前往調停,那時馮旭便是使節當中的其中一人。

那是三十年前的事情。

當時馮旭掛著禮部員外郎的名號跟隨著欽差大臣前往北方,而時年十八的馮正輝則做為一個未入流的助手與其他年輕的官員共同協助自己的父親。

那時北方恰有四國,本來彼此互不相讓,在爭鬥之間也少有大規模侵擾大燁的情形發生。然則那些年天候出奇地冷、北方一年甚至有九個月都覆於雪中,北方四國不堪人民餓死,便決議連手拚了命地向南攻城略地,就想爭取一片能夠安歇的土地。

大燁知道那是北方四國不得已的下下之策,卻也無法容下他們的燒殺擄掠,因此便派了大臣前往談判,希望以糧食和短暫的地方租借換得戰爭的安息。

北方四國本想安然渡過這一年的冬天,姑且便是答應了大燁的條件,但來年開春雪融以後卻遲遲未有還回土地的意思,便連原本的租金都不願意付。當時的大燁皇帝震怒,便決議揮軍北上、將那不知好歹的北方四國趕回他們的貧乏之地……

然而北方四國人民驍勇善戰,縱便是大燁的精銳,一時之間也僵持不下,無法推進戰線、收複故土。

當時還是位名不見經傳的從五品禮部員外郎的馮旭密奏皇帝,獻出了連橫之策、並大破四國原本便脆弱的結盟,不但一舉拿回了原本的疆土,還將北方四國的政局攪成一鍋粥,自此衰弱、再也無法成為大燁的心腹之患……

後來,先帝在北方兵亂稍安以後,便將馮旭升官為正三品的禮部右侍郎,派出他與其他使臣分彆前往四國談判,更依照馮旭的計謀個彆許了四國不同好處。

此一反間計更造成四國彼此之間的不信任,最後在十年之間竟是相互吞併、征戰,最終隻剩下兩大國汴方、鮮托與一諸侯國杉沙存續,而大燁則坐收漁翁之利──

戰局稍安以後,馮旭便坐鎮大燁北方大城,而跟在自己父親身邊的馮正輝也因此大受激勵,決心棄文從武、從此苦讀兵書,直到後來因緣際會以一員文官身分替大燁守城成功,一戰成名……

三十年前的因緣際會讓馮正輝走向了武官的道路,而後又經過了近二十年的武運順遂。直到十一年前,先帝崩殂、大燁新君甫登基不久,原本太平許久的北方又再次萌發戰事,諸侯國杉沙密告兩國要趁大燁新帝登基不久聯合謀反、要取下較為溫暖的大燁北方土地。

新帝登基不久、容不得民心不安,便主動出兵。然則途中諸侯國杉沙卻不知為何而倒戈,最後要與杉沙會合的大燁軍便被包夾於三國之中……

那場戰役大燁孤軍被三國包夾、死傷慘重,馮正輝在最後用了一支鐵騎力保戰報回傳,又捨身領了死士突入敵方糧倉、一把火燒儘了北方諸國最為重要的儲糧,最終在北河城戰死、屍骨未還。其後,大燁在五年間又付出了前前後後近二十萬的生靈乃至一名皇子的性命,這才了結了北方的戰事……

北方的諸侯國杉沙被徹底屠滅、成為鮮托當中的一個小小的部落,而剩餘的兩大國當中,原本境內勢力便非常複雜的汴方分裂為汴方、沙玉以及羯守三個國家;至於鮮托的國土則讓去了三分有一,這才勉強地沿續北方諸國與大燁彼此之間的和平至今,而當時戰死的馮正輝也讓當今皇帝親自命人建了衣冠塚,諡號”武烈”。

北方戰事大定,說實在也不過就是這六年間的事情。

馮旭令守著祠堂的傭人們打開馮家祠堂,凝著神色與眾人走了進去。

曾為一朝之相的他,在目光投射到刻有自己孩子名字的牌位上時,明亮而銳利的目光覆上一層老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