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家的花園因著整體佈局因素,整體狹長,又被分為外花園與內花園。

內花園自是馮家家眷才能進去的,但若有姻親女眷等來訪、也都會在內花園處一同煮茶談天。

至於外花園則除了平日馮家家眷們能夠來往以外,還會接待外來的客人。

馮家的規矩並不若根深蒂固的世家大族一般森嚴,因此就連女眷也都會往外花園跑。

若說內花園便是能夠悠閒賞景的好地方,外花園就是馮芷榕最喜愛的場所。

除卻山石造景有棱有角以外,還有專門為她騰出的一片射箭場。此外,最外頭還有一大片冇有種花木的地方可以讓她騎著小馬遊玩。

那處雖然不大、無法策馬奔騰,但以馮芷榕如今的年紀而言倒也是恰到好處。

內外花園隔著一道迴廊,走上迴廊處向右拐彎便能走到馮旭的書房之處。

這道迴廊靠近外花園處是一堵牆,隔開了內、外花園的視野,並且又沿著牆麵平行搭了一堵木牆,再立了五個用墨畫了數個圓的木牌子作為射箭的靶子。

靶子有五個,往後看去地上的確也做了不少記號。靖王看著地上的記號,約莫是十步、十五步、二十步……雲雲。

馮芷榕自然注意到靖王停下了腳步,原本還疑惑著,但看著他看向的地方,自是知道靖王似乎對這小靶場提起了興趣,便道:“祖父疼我,便是讓人清出了一塊空地做靶場。”

靖王冇有答話,將目光看到了靶場前方的一個小亭子,裡頭掛著數柄弓,還有箭袋、箭壺,道:“你拉得動弓?”

馮芷榕的表情有些無奈:“臣女力氣還小,還拉不動騎弓,最多能拉得動一鈞就不錯了。”

靖王向馮芷榕的手臂望去,然而這年頭的衣物寬鬆,自然是將手臂的線條給遮實了、冇能視得輪廓,於是又道:“你的射藝如何?”

馮芷榕隻覺得靖王是好奇、便也隨意地答道:“家中冇有人像臣女一般清閒,也冇人能比較,所以也是不曉得。”

靖王這時方纔提起了興趣,便邁步走向那放置弓箭的小亭子。

馮芷榕跟著走了過去,心中隻想著早上才射箭射到手痠,眼下如果靖王真要她射箭,能不能準確中靶還是個問題。

然則想歸想,人家畢竟是天家子嗣,若是命令她要射個幾箭來看看、能不從嗎?

雖然心中多少有些無奈、也預想到這一步,但若靖王真要她射箭,她可是不想服軟。

馮芷榕向來都秉持著無論何時何地都得表現得“恰到好處”──既不特彆突出、也不特彆落後。但不曉得為什麼,麵對這位年紀輕輕便戰功彪炳的靖王,她卻不想隨隨便便地敷衍了事、丟人現眼。

隻見靖王走進了那小亭子,抽了一柄成人用的弓後,便道:“本王銀甲軍的弓手、弓騎都用一石弓,但也有用兩石弓的,想不到馮詹事平日朝中斯文得體,卻也有個喜愛射箭的孩子。”

馮芷榕聽了嘴角浮起笑意:“娘說了,是我太野,爹都不知道該從何管起。”

靖王聽著她的用詞勾了勾嘴角,冇說話。接著隨意地抽起了一支箭,幾乎冇有瞄準地便射中了靶心。隻看那箭簇完全埋入木靶,直要穿破厚實的木樁,而箭身直挺挺地露在外頭,很是懾人!

“好快!”

那一箭讓馮芷榕眼睛一亮,立刻拍手叫好,又道:“王爺射藝嫻熟,想必下足了功夫!”

靖王勾了勾嘴角,冇說話。又偏了偏頭指示道:“該你了。”

馮芷榕原先滿腦子的心思都被這一箭給散了去,便是興致沖沖地拿了自己慣用的弓道:“今日我射了一早上的箭,眼下力氣還冇能恢複,便在此獻醜了。”她一麵如此說著,也因為話說開了,一時之間也冇顧得及謙稱,但靖王卻也冇說什麼。

隻見靖王看著興致高昂的馮芷榕,也不覺勾起一抹未能讓人察覺的笑:“無妨,隻是玩玩。”

馮芷榕並冇有看向靖王,而是徑自紮起了衣袖,而後抽了支箭,張弓、瞄準、放箭──

著!

那是馮芷榕慣用的把戲,惟求精細再精細的結果──

馮芷榕那箭幾乎毫無例外地穿透靖王所發之箭的箭尾、裂開箭身,牢牢地嵌在了靶子的裂縫中,咬上了前一箭的箭簇尾端!

靖王並未叫好,而是在眼底身處浮現了濃濃的讚許之意。

馮芷榕本來並不看好這一箭,畢竟拿起弓的那瞬間她便知道了自己的力氣還未完全恢複,若無十足十的把握、她便不會先替靖王打了預防針、說自己現下的體力與狀態還冇有達到最佳。

馮芷榕將弓姑且放上了亭子內的小桌上,拍了拍衣袖,又向靖王行了個簡單的禮道:“這箭實屬僥倖,臣女獻醜了。”

靖王看著眼前的小丫頭好一晌兒,才道:“荀監正說得不錯,馮家丫頭將來定是個能夠出將入相的巾幗。”

馮芷榕一愣,方纔抬頭道:“這不過是雕蟲小技、不足掛齒。”

靖王搖了搖頭,也將手上的弓放了回去,道:“若非日日用心精進,這般技藝也是做不到的,本王長年征戰在外,這點小事情也是看得出來。”

馮芷榕看靖王都說成這樣了,也不再謙遜,便道:“若往後也能日日如此便好,但隻怕將來也冇這個機會了。”

“為何?”

馮芷榕微笑道:“前陣子欽天監的劉主簿捎來了訊息,承蒙陛下恩典,在臣女設帨過後就得入宮學習,眼下也不過剩下一個多月的光景,又能將這射藝練到哪種程度?”

靖王看著馮芷榕略帶遺憾的表情,內心也微微一動,道:“你若有心學習,也可不在宮中,本王亦能安排。”

馮芷榕並不瞭解為什麼靖王會這麼說,隻知道兩人初次見麵、非親非故──噢不,或許也不是非親非故,畢竟靖王可是當今皇後的兒子,而當今皇後又是自己的表姑母,所以算來靖王也算是自己的六等親表哥。

說來這份親戚已經算有些遠,而且家中因為馮旭的緣故並不許馮家人任意對外說出自家與皇家沾親帶故──這一方麵除了能讓宮中的帝、後省心,另一方麵也能避免招惹不必要的妒忌或利益巴結。

“我曾想過不要去的,我畢竟討厭麻煩。”馮芷榕停了一會兒,又道:“但是更討厭逃避麻煩,更何況這還是個開開眼界的機會。”

而且,藏在馮芷榕心中的還有另一個理由,隻是這時說出口也未免唐突。

停了一會兒,馮芷榕的眼中又恢複了神采:“有句話說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祖父也說了,像我這般女孩子將來總是要嫁人,往後樂活著的機會不多,不如趁早磨練心性,看能不能將臣女這匹脫韁野馬給馴好了!”

靖王勾起了嘴角,道:“小丫頭冇想過逃跑?”

馮芷榕認真地搖了搖頭:“冇有,冇想過、也冇能。”

“但若本王給你逃跑的機會,讓你能夠重新選擇呢?”靖王徐徐地說著,言語間帶著一點寵溺的味道:“你可以選擇在家快樂地長到出嫁,這樣可好?”

馮芷榕道:“臣女曾經逃避一些事物,但那樣的感受很不好……所以臣女下定了決心,此世……這輩子不會逃避任何東西。”

上一世,她隻是因為從高台摔落、受了傷,便再也無法克服上台的恐懼,導致後來必須放棄自己喜歡的舞台黯然返鄉、轉換跑道,也因為如此她才遭受了上一世的劫難。

或許這一世活得好好的讓她未曾想過回去,但“不想再後悔”的心情早是根深蒂固,也因此,她從此世很小、很小的時候便下定決心,往後不想再逃避任何東西。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難得你小小年紀,竟是如此堅毅。”靖王以平淡的語調褒獎了句,道:“將來人生的路還很長,你確定自己當能貫徹自己的信念?”

馮芷榕猶豫了一會兒,道:“這是臣女好不容易纔選擇的道路,既然已經選擇了,便當貫徹始終……至於將來的事情,誰知道呢?”

“是啊!誰知道呢?”靖王看了眼亭子外的天空,道:“丫頭,這話本王隻說一次,你可記好了。”

馮芷榕明亮而透徹的眼睛看著那名令自己印象深刻的青年。青年原本高高在上、宛若天之驕子一般的模樣有瞬間在自己的眼中,那番驕傲、那番濃鬱的血氣與戾氣皆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飄忽著一絲憂鬱與一臉淡然:“若你在宮中覺得累了,想離開……那麼,本王應你一次逃離。”

我不會逃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