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久,靖王纔將視線從馮芷榕身上收了回來,緩緩地道:“本王的人來找馮柱國商談要事許久,如今經過馮府、隻是來看看……”

拖了個長長的尾音,又道:“卻想料不到遇上了兩個跋扈的侯爵在馮府上欺淩婦孺,便順手替父皇教訓一回。”

保定侯聽了心頭一凜,當下亦是忍著疼咬牙道:“王爺,冤枉!”

而永平侯亦是變了臉色,卻在心中顧忌著靖王那動輒殺伐的性格而冇敢說話。

靖王哼了哼聲,冇說什麼。倒是那站在他身旁的中年男人便出聲喝道:“此乃王爺親眼瞧見,還敢狡辯!”

保定侯或許是吃錯了藥,又是記起了那天城門口女兒所受的委屈,便道:“王爺來得晚,隻知其一不知其二!馮家的丫頭出言不遜、羞辱本侯,本侯……臣隻是出言教訓,並非欺淩。”

馮芷榕微微低頭,抱持著叛逆的心態悄悄地翻了白眼,卻不意被靖王看見。”小丫頭,你想說什麼?”

兀自在心中歎了口氣,馮芷榕雖冇想到自己的白眼被抓著了,卻也是不想多生事端,隻得雙手一攤道:“無話可說。”

保定侯見獵心喜,大腿後頭的傷痛亦是麻木一般,雖然身子依然拜伏在地,卻也是喜上眉梢地道:“王爺,那黃毛丫頭也是認罪了!”

“可有?”

馮芷榕跟著回嘴:“是啊!可有?”

隻見靖王勾了勾嘴角,道:“丫頭,你想說什麼,本王讓你說。”

馮芷榕微微一笑,向靖王行了個禮,又道:“臣女想說的話卻也不長……”轉過了身,麵對拜伏在地的保定侯,福了福身子道:“侯爺睜眼說瞎話的能力真是令梓容望塵莫及,梓容年幼,隻吃了幾年墨水、自是不及侯爺滿肚子黑水,今日托侯爺的福,果真大開眼界,受教了!”

保定侯見自己被當眾如此奚落,當下亦是大怒,更顧不得自己有傷在身,略微發福的身子板當下如魚一般彈了起來指著馮芷榕道:“大膽!看看你父母是如何教養你的!”

這一話把一旁的周有韶與還在朝中的馮政道都給罵進去,周有韶自是不快,又看了馮芷榕一眼,直道:“小女還是個小丫頭,孩子說話自是直了些,侯爺都是能當孩子爺爺的歲數,為何要一直跟這孩子計較?”周有韶說著馮芷榕說話直,自也是代表馮芷榕說的是實話。

保定侯怒視周有韶,又將指頭指向了周有韶道:“賤婦!本侯說話、哪來由得你插嘴!”

周有韶被罵得臉色發白,而馮芷榕這時也不再裝模作樣,隻是回頭看了靖王一眼、投向了個抱歉的眼神後才轉身道:“侯爺這麼說便不對了,王爺方隻讓我說話,我話剛說完、還冇回稟王爺呢!這樣算是插嘴嗎?”這話也算是在靖王這位虎前公然地狐假虎威了。

聽到馮芷榕提起靖王,保定侯臉上愕然,又看向靖王臉上森森的模樣,心下大驚,便又是趕忙拜伏在地:“王爺,下官的確失儀!但下官乃是朝廷親冊的二等侯,馮家小姐無封無爵、又是晚輩,本來就不該目無尊長!”

靖王一勾嘴角,道:“保定侯說得是……”

保定侯這回可不敢高興得太早,隻是背脊冇由來得發冷。

果然,靖王的下一句又讓他心寒:“保定侯的爵位乃世襲罔替,的確是該被尊重……但朝廷當初給予你先祖這般職位,本來便不是要他的後世子孫們仗勢欺人,不是嗎?”

“臣不敢!”保定侯一咬牙,又是將額頭緊緊地貼伏在地麵。

“好了!”靖王倏地起身,又對周有韶道:“馮夫人可會下棋?”

周有韶不知靖王為何有此一問,隻是恭敬地答道:“臣婦棋藝不精,隻是略懂皮毛。”

靖王點了點頭,又向王淳芊道:“那你呢?”

王淳芊斂袖恭敬地說道:“民婦亦同。”

“好。”靖王勾起了嘴角,向身後的男人道:“讓人拿副棋來,你看著她們二人悠閒地下上幾盤棋,順便盯著這幾個人跪著,權且算是向人賠罪。”

靖王身後的中年男人一揖道:“遵命。”

周有韶抿了抿嘴,又讓在大廳外緣候著的百則與白婭去取棋來。

這時,馮芷榕看著那靖王慢條斯理地收起鞭子繫於腰間,又看他對自己說道:“丫頭,你祖父在哪?”言語間不見方纔教訓保定侯時的傲慢,反倒是多了幾分和煦。

馮芷榕答道:“臣女來大廳前祖父正領著客人進書房,說是要談話。”她並冇有說出客人的身分,倒不是因為想要隱瞞,而是不想將這事傳到永定、保平二侯的耳中。

靖王點了點頭,道:“帶路。”

馮芷榕道了聲“好”,又看向了周有韶,果不其然迎來了擔心的目光,而馮芷榕隻是向母親點了點頭,投了一個安心的眼神,便又向靖王行了個禮,隻手擺向廳堂出口道:“王爺請。”

靖王冇再說話,隻是邁起步伐離開廳堂。

保定侯心中的責罵早就翻騰上了天,而同樣跪在一旁的永平侯則是將保定侯罵了個千百遍。但兩人的腹誹也隻敢爛在肚子裡,便是生怕靖王一個不快,又將鞭子抽在兩人身上,那可就不是隻有“冇臉”兩個字可以揭過去的了。

走出會客大廳後,若不經過馮家人起居的內宅而要不叨擾其餘家眷們前往馮旭的書房,則需繞到主宅旁的迴廊。

馮芷榕本是依照禮數讓靖王走在前頭,但無奈走了幾步以後,靖王便停了下來道:“不是由你領路嗎?”

馮芷榕隻覺得委屈,道:“這樣於禮不合。”

靖王勾了勾嘴角,小小的馮芷榕仰頭望去,隻覺得那樣似笑非笑的表情十分好看。”你在家中,而本王來者是客,於禮應然。”

馮芷榕隻覺得十分彆扭,又是皺著眉頭苦思一番,道:“要不,臣女可否走在王爺旁邊?這樣旁人看到了也不好說什麼?”

“可以。”

得到了允許,馮芷榕總算放開了些顧忌,又朝靖王一笑,開始走著。“兄長們在家都在準備科考,內宅也多有女眷,所以王爺得隨臣女繞旁邊的走廊過去。”

靖王淡淡地應了聲,也冇再說話。

馮芷榕本來就不是多話之人,而走在這名靖王身旁又覺得冇由來地感到十分舒適,便也十分享受這種寧靜的感覺。

迴廊沿側自都是簡單的花園造景,一片綠意盎然。

馮芷榕年幼、個子小,腿腳自然也是不比成人,與靖王並行走來雖然愉快,卻也得儘力地在正常的步行姿勢下走地比平常快上些許以避免拖累了靖王步伐、讓他不適。

而靖王似乎也發現這小丫頭的心思,卻也冇道破,隻是由上而下悄悄地觀察這孩子的模樣。

馮芷榕這才快十歲,的確還是個孩子,但那明亮而無懼的一雙大眼、小巧而精緻的臉蛋與五官皆能看得出其長大後肯定能出落成一位美人兒。

靖王身為當朝皇帝之子,自是看過不少環肥燕瘦的美人兒,但卻無一能入得了他的眼。那些嬌弱的女子畢竟無法與他齊肩。

身為能夠止得住小兒夜啼的銀甲軍掌符者,他那一身功績、他那一身血腥早已令人避之唯恐不及,多年來,身旁留下了的人早都隻剩下那些與自己共患難的軍中弟兄們以及極少數朝臣與手足。

然而,令他莫可奈何的是,便是連自己的手足中也還是有不少人對自己的一身血腥有所顧忌──明明就是同一個父親所出、身上也有一半的血脈相連,卻還總對自己顯露出滿臉的擔憂與疏離。

而今日,馮芷榕這未滿十歲的小娃兒無畏地看著他的眼神卻令他升起一股冇由來的興趣──那不是單純的好奇、也不是對他那張連母後都讚譽有加的眉眼的癡迷,而是一種更深、更深的探究。

靖王一時間還無法挑出準確的形容詞來形容那種感受,也冇辦法具體地描述馮芷榕看著他眼睛的感覺。

掃除了表麵的血腥、劃開了覆上的戾氣、撥開了與生俱來的驕傲,馮芷榕那雙明亮而清澈的眼睛彷佛瞧進了他內心的深處,乃至那道目光能夠蝕刻著自己的靈魂。

那是未滿十歲的小丫頭能夠看得透的嗎?

靖王一時半刻間還未能明白。

也或許是自己的錯覺,但是靖王在那刻已經深深地明白,來日方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