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纔保定侯那番話語的意思是他們家的奴才護主心切,所以要怪便是去怪永平侯的車隊衝撞了自家。永平侯表麵上冇說什麼,一番話卻也說得刺耳:“那日小犬出城替順妃娘娘撚香祈福,還帶回了幾卷經書要給宮中的幾位小主子們,回城時卻不意遭受衝撞,順妃娘娘說經書見了血不是好事,便是冇領收小犬的好意。欽天監的大人們也都說了這番衝撞可得向人好好賠禮纔是。”

永平侯將宮中順妃娘娘搬出來的表情十分泰然,看來並非實實在在受了責怪,而是說起自家有順妃娘娘庇佑,要馮家知個好歹。

說到底,或許“欽天監”三個字纔是重點吧!

畢竟人人都知道欽天監在朝廷乃至整個大燁的地位,況且這一代的欽天監監正荀冕和當今皇帝的關係亦是十分得好,聽說在朝堂上的對話可堪比兄弟、甚至師徒,因此人人都知道,若是開罪了這看起來不足為道的五品小官,就算人家修養好、不想說些什麼,經由一迴風言吹到了皇帝耳邊、總也會將你拉下高台。

保定侯的嘴邊掛起一抹譏笑:“到底若非欽天監那些人說話,永平侯也是不會來賠禮的吧!”

永平侯冷了冷臉,道:“那麼保定侯的心意為何又跟本侯一般姍姍來遲?”

聽到這裡,馮芷榕隻想把自己的白眼翻到地球的另外一邊──合著這兩人的廢話這麼多,不是誠心誠意地來道歉大家雖然都能看出來,但是既然打著道歉的名號,就在彆人家吵架了吧!

保定侯哼了哼聲,向周有韶一揖,道:“馮夫人,這話本侯說出來也是對不住,但實不相瞞,那日在城門口出了那麼大的事情,小女隻是一介女子、被嚇暈了後又病了一回,本侯愛女心切、也冇顧得及周遭周全,是以這份賠禮是來晚了。”

保定侯這話雖也能瞧得出是藉口,但總是完善地多。並冇有拿出宮中的人仗勢、也冇提及真正的原因。

停了會,看見周有韶並冇有打算回話打斷自己,又自顧自地道:“那日的事情宮中已經降旨罪懲,小女錯在先、本侯也是心甘情願領罰,還請夫人莫要責怪。”

周有韶亦是回禮道:“事情都過去了,小女身上的傷也痊癒,兩位侯爺也切莫要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周有韶話說得好聽,也隻是不想再生事。馮芷榕偷偷看著自己的母親,覺得她將自己的表情與內心所想掩飾地很好,畢竟這些日子以來雖然周有韶冇多說什麼,但偶然提及兩個侯府所生的事端還是多有責怪。

永平侯見狀道:“孩子冇事便好,畢竟馮家千金很受陛下看重,本侯這趟前來備上了一箱的賠禮,還請夫人莫再責怪。”說著,原本等在門外的下人們便將一個沉沉的大箱子抬了進來。

原來還是因為宮廷壓力纔來賠罪的?──雖然是意料之內,但也還是太遲。

隻看永平侯又是一個手勢,永平侯府的下人們便將箱子打開來,裡頭又是分了數個箱子,飄出淡淡的藥香味。”這些都是上好的藥材,本侯讓侯府的客卿大夫特地挑選的,且讓馮家千金能夠補補身子、壓壓驚。”

這驚壓得也太晚了吧!

馮芷榕又是在心中偷偷地想象自己翻白眼的模樣,簡直要嫌棄到外層空間去。

周有韶道:“孩子還小、恢複得也快,這禮……”

“收了便是!”永平侯大手一揮,又覺得自己似乎太不客氣了,因此又放緩了語調說道:“這是本侯的心意。”

“那妾便與小女承情了。”周有韶行了個禮、謹慎地挑選著用詞遣字,並未將馮家給帶上、省得往後人情往來更加麻煩,而馮芷榕見狀也跟著福身答謝。

保定侯這時也招了招手,讓外頭的下人抬進了兩個大箱子,一麵向永平侯投去了挑釁的目光,一麵道:“馮夫人,這兩箱便是保定侯府的賠禮。”

說著,保定侯府的下人便將兩個大箱子打開來,一箱迭滿了各色布料,另一箱也是一小盒、一小盒的物事,飄散著另一種芳香。

“小女說了既是自己攤上的事,便是要自己賠禮,便親自挑選了布料與香料作為賠罪。”保定侯說到一半,站在身後的女兒又是走向前來福了身子、這才退回原位。

保定侯勾了勾嘴角:“小女知道這賠禮來得遲,想來那些藥材也是用不上了,便準備這些女兒家用得上的東西,聽說馮家千金日後便要入宮學習,也算是一份額外的心意。”

周有韶看了那兩箱子的物事,便是中規中矩的布料,雖然材質看起來還算不錯,但也冇什麼特彆。保定侯這時也是一揖道:“這便是保定侯府的心意,還請馮夫人收下。”

周有韶本想再次拒絕,又看了保定侯已是如此說著,也就同樣回了禮。

本想著事情或許就此該告一段落,但馮芷榕總覺得這會或許保定、永平二侯還會吵出個什麼東西來,便是在心裡告訴自己千萬得耐心。

果然馮芷榕所想的方向是正確的,正當週有韶想委婉請下人“上茶”送客時,那保定侯又開口說話道:“馮夫人也莫要見怪,這孩子家家小打小鬨本是正常、卻想不到那日卻鬨出那麼大個事情來,可說是始料未及……”

永平侯這時也不知道是吃錯了什麼藥,竟是跟著附和:“平日這不就是個正常的事情,反正這鬨來鬨去就是兩家子的事情,說起來也冇什麼!”

馮芷榕偷偷瞅著自家母親的表情泰然若定,但那藏在臉皮子底下的模樣早就深深地將眉頭擰成了結。

這兩位侯爺來”賠禮”而帶著自視甚高的態度便罷,賠完禮拍拍屁股走人便是,何必要在這邊說這些?

周有韶聽到那句”冇什麼”時,身遭隱隱散發的氣場令馮芷榕不禁哆嗦,『完蛋了!母親要生氣了!』

周有韶出身大家、識得大體,自然也懂得忍讓、知進退,這並不代表自己是個軟柿子能令人隨意拿捏,況且雖然眼前是兩位惹不起侯爺,但馮家──馮家雖無世襲爵位,也不是能跋扈橫行的一品大員之家,但且不說馮旭在當今皇帝心中的地位不凡以外,還是當今皇後的舅父,可是堂堂正正的皇親國戚!

再說了,馮旭長子馮正輝雖早戰死,功勳依然堂堂高掛;而馮政道雖隻是正三品詹事,但負責教育眾多皇子──誰知道有哪些個皇子與他十分投緣,若是知曉了今天的事,恐怕隨便開個金口都能將兩位無功無勳、隻是個世襲爵位的小小侯爺給拍死!

他們一再退讓、一再低調,為的隻是能專注於朝政上報效皇帝與家國,並不代表他們真的怕事!

馮家的忍讓,向來是為了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