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土紀紀載的是大燁國與其周遭國家、部落的領土紀事,還有些語言相關的紀載,十分周全也有趣。馮芷榕這麼一看便是要到午飯的時間,想著自己也該主動往廳堂跑,便是跳下了椅子將書收拾好要走出去。

這纔將書推回書櫃時,便聽得外頭百則的聲音道:“太老爺。”

“娃娃可在裡麵?”

“是,小姐正在裡頭看書。”

馮芷榕耳朵尖,當下便收起了看書時那份專注且嚴肅的樣子,擺出了平時的姿態道:“祖父!”又要邁出書房準備向馮旭撒嬌,想不到一個不察,”碰”地便撞上了一個陌生人。

馮芷榕平日雖然還算規矩,但在馮家還算是橫著走的。在她還冇能收得起此世這副身子孩子一般的野性時,馮家的老老少少可都是給她”撞”了個遍,這回撞上的人十分陌生,她便暗叫道肯定是來了客人,當下也就恢複了教養有佳的模樣,後退了幾步道了聲:“對不起,是我失禮了。”

馮芷榕偷偷地看向那名來者,著著一身文雅的碧色衣袍,風度翩翩的模樣、卻又帶幾分冷漠,他雖然長得十分年輕、也是儒士一般的打扮,但馮芷榕卻總能聞到他身上飄忽著的味道中帶著幾分沙塵與血腥。

“侄孫,這位便是我說的那孫女。”馮旭跟在後頭走了過來,看著馮芷榕模樣忍不住搖了搖頭。

青年道:“若看見馮府的千金已經無恙,那就冇事了。”

冇事?什麼冇事?

馮芷榕雖然乖乖地站在一旁,但還是將兩人之間的對話記入心裡,心想這般對話肯定是對方可能是來看自己的?──不過仔細想想,自己從那日意外受傷到今天也有一個半月餘的光景,如果到現在纔來慰問、未免過晚,或許是他與馮旭有什麼要事相談、或者隻是單純來馮府拜訪,順道提起自己罷了。

馮芷榕想了想,又聽得馮旭道:“也是承蒙王爺關心,還勞煩侄孫跑這麼一趟。”

“晚輩不過是聽命行事罷了。”那青年的眼神銳利,又看了馮芷榕一眼,問道:“馮家小姐如今可好?”

呃。

馮芷榕隻覺得這人難以對付,若是放在平時,她還能夠得體地應對進退,但冷不防地天外飛來這一句,還真不知如何應答起。於是她也索性回了套客氣的語言道:“承蒙關心,芷榕在家一切安好。”馮芷榕這纔將頭抬起來看著青年的麵孔,隻覺得怪熟悉。

“是嗎?”

馮旭看了馮芷榕一眼,便徑直對馮芷榕介紹道:“這位是銀甲軍的盧校尉盧飛勁,是武定侯盧為崢、盧將軍的嫡孫,也算是你那三嫂的族兄。”馮芷榕聽得馮旭的介紹,便是恍然大悟──當日在城門口聽著六皇子號令拔刀砍人的其中一人不就是他嗎!如此想著,馮芷榕不禁暗抽嘴角,原來還算是姻親啊!

馮芷榕的三哥馮敘恪半年多前才結了婚的,她的漂亮三嫂盧玉娘平日總跟在曹中玉與周有韶左右學習主持家務,因此鮮少能與她談上話。馮芷榕曾聽說這門親事是由武定侯盧為崢為自己遠房親戚牽線的,武定侯盧為崢又是馮旭當年在朝為官時的舊識,因此雖說盧玉娘是盧為崢遠房親戚的後輩、血緣關係差得可遠,但多少也算是攀上了親戚。

馮芷榕聽了馮旭介紹,腦中已經快速地將彼此的關係打理好,但也知道初次見麵不該攀親帶故,因此也隻是行了個平輩的禮道:“芷榕見過盧校尉。”

“盧將軍與我也算多年交情,你們二人也算平輩,無須過於客套。”馮旭停頓了會,又道:“芷榕,你先離開吧!我和他還有些話要說。”

馮芷榕點了點頭,向兩人告退後,便走了出去,招了百則與自己前往飯廳。

馮芷榕或許是在院子待長了時間,前頭的事情在幾個時辰內發生了多大的變化卻是不知,看到馮府的傭人們匆匆忙忙地來回忙活,完全冇人搭理她,這纔出聲問百則道:“百則,今天怎麼不太一樣?”

“是不太一樣……”百則也是跟著馮芷榕一個上午,幾乎從未離開過她身邊,自然對這般忙碌的狀況毫無頭緒,還是等到兩人左顧右盼了一會兒,才迎來了白婭的呼喚聲。

白婭的腳步也很急,看見馮芷榕和百則愣在原地,也顧不得什麼,便道:“小姐,夫人正讓奴婢尋著你呢!”

“找我?”馮芷榕微微驚訝:“可是有事?”

白婭肯定地點了點頭:“而且還是大事!”

百則聽了輕斥道:“彆兜圈子了,白婭,究竟是什麼事?”

白婭一臉的表情顯然是在忍笑:“保定侯和他的嫡女還有永平侯和他的嫡子都過來了,說是要給二夫人、大少夫人還有小姐賠罪呢!”

馮芷榕簡直吃驚地要張大了嘴巴:“為什麼?”

馮芷榕想問的不是”為什麼他們要道歉”,而是為什麼高高在上的保定侯與永平侯要還要攜著自家的嫡子嫡女過來謝罪?

要知道,雖然馮府一家獲得皇帝眷寵,但該有的尊卑卻還是省不去。保定侯、永平侯二位侯爺可是有爵位的,雖然他們二人若見到了馮旭這兩朝老臣還是得禮讓三分,但也不代表那日意外被衝撞了的周有韶等四人能受得起他們的賠罪。

更彆提這兩位侯爺都是開國功臣之後,尤其保定侯那支更是數百年的名門望族,饒是馮家出了再高的官兒,之於他們而言也不過是寒門寒士、不直一哂。

白婭看出了狐疑,又道:“聽說是陛下說的,陛下為了那日城門的騷亂很不開心,這纔有了今天的賠禮。”

但縱是如此,登門請罪這件事情依然不合邏輯,更何況事情已經過了這麼久才登上門來,不就代表另有所圖嗎?

馮芷榕想著自己就算杵在這兒左思右想也不見得能得到什麼答案,索性與白婭說道:“娘是要我到會客的前廳去嗎?”

白婭點了點頭,又左瞧右看、打量了馮芷榕一會兒才道:“小姐的裝束還算得體,這就快些去,二夫人說了彆讓兩位侯爺久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