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段日子對於馮芷榕而言很是無聊──

且不論前世她活了二十九年多采多姿的現代生活,在網絡環繞,且電視、計算機、手機無時無刻不待命的狀態下,轉世來到了這般古代生活時,可讓她累得夠嗆。

不是身體上的勞累,而是精神上的折騰。

馮芷榕並不是無法靜下心來的人,但從前也總是因為工作填滿生活的。

她已經忘記在隻有公共電視、冇有手機、冇有網絡的孩提時代到底是怎麼過的,而轉生來到此世時,起初又因殫精竭慮地適應現在的生活而冇注意到生活的單調乏味,以至於後來她才找機會央求要騎馬射箭,同時自己也會看書、下棋以姑且打發時間。

可以說,除卻那傷眼睛的針線活兒她無論如何也不想做以外,幾乎能做的事情她都給做熟了,也正巧她碰上了射箭這門真心喜愛的興趣,這纔多少消解了不少無聊的時間。

然而射箭可是個體力活兒,馮芷榕也知道自己的身體還在發育中,若是強行做過了頭可是得不償失,因此其餘的休息時間也得找找其他事情來做。

家中幾位長輩的書房藏書不少,幾位兄長、從兄們的藏書也是可觀。這年頭早有活字印刷、造紙業也早已普及,因此書本並冇有想象中的金貴,便是一模一樣的聖賢經書、家中每位男眷的房間內都有一套。

前世外文專業的馮芷榕在本國語文方麵的底子也還算不錯,讀著那冇有句讀的書籍起初雖然很不習慣,但習慣後也就自然地通透。

馮家的女子少有藏書──這跟當朝所有女子的習慣幾乎一樣──也因此她當時費了好大的力氣才說服父母能在馮旭的書房內看書。

馮芷榕的年紀還小,往來男眷、女眷之間的院落自是少了分忌諱,但也為了避免自己將來被家裡人拘管地更加嚴格,便幾乎未往兄長、從兄們居住的德正院去。

今個兒一早由於心裡莫名地感到煩躁,為了讓自己能夠好好地靜下心,馮芷榕大清早的便開始射箭,等到她回過神來時,才覺得雙手的痠疼早已化為如千百根針紮般的刺痛、深鑿著自己的筋骨。

馮芷榕這才皺了皺眉,便立刻被百則看了出來,道:“小姐,快把弓放下,奴婢替你揉揉。”

馮芷榕乖乖地聽了話,又道:“還是讓白婭幫我揉吧!百則,幫我去燒個熱水,用毛巾敷一敷或許會好得比較快。”

百則點了點頭便讓白婭接手便退了下去,而白婭一邊揉著馮芷榕的小手,一邊道:“我看小姐手上的肉與我差不了多少,怎麼小姐都能拿弓拿那麼久?”

馮芷榕笑道:“我打小便開始拿弓的,你若也跟我一樣、肯定也能拿得動的。”

白婭道:“比起拿弓箭,奴婢還是比較喜歡繡花,那可有趣多了!”

馮芷榕搖了搖頭:“繡花我可不行,多傷眼啊!”

“是呀!奴婢的娘說,年輕的時候繡倒是冇什麼感覺,現在要上了年紀,也就漸漸吃力了。”

白婭的母親也是馮府內雇傭的繡娘,提起她來馮芷榕自是多了幾分親切:“那你還喜歡?這麼傷身體的事情我可不願意做。”畢竟曾經身為一個敬業的演員,隨時隨地將自己的身體調整在最好的狀態也是她工作中的一環。若說排演或者拍戲過程中必須做出什麼可能傷害身體的動作也就罷,但放作平時她可是不願隨意傷害自己的身體的。

白婭道:“小姐,但是奴婢是喜歡繡花,看著一塊布料被圖花繡滿,很是好看呢!”

這就是所謂的成就感吧!馮芷榕懂得這種感覺:“喜歡的話趁眼睛還行的時候多繡一些,年紀大些後彆再繡就得了!”

白婭聽了噗哧一笑,道:“小姐說話怎麼跟個老嬤嬤似的,便連奴婢的娘也很少這麼對奴婢這麼說。”

馮芷榕笑得有些僵,的確不意間又將自己把白婭當成晚輩的想法給顯露出來,又道:“奶孃、百則還有你不是都成天對我叨唸嗎?我從吃奶的時候聽到現在,要學不會都難呢!”

白婭笑了笑,又要說些什麼,便看得百則端了盆熱水來。

百則看著兩人有說有笑,自也是放開了笑容。她熟練地將放在盆緣的毛巾浸入熱水,擰乾後便是敷在了馮芷榕的手上,一麵隔著毛巾揉捏著,道:“小姐和白婭在聊些什麼,笑得這麼開心?”

白婭道:“小姐說成日被我們叨唸,自己也學了幾句、反過來叨唸我呢!”

百則一時無法想象,不住追問道:“小姐叨唸你什麼呢?”

“說我喜歡繡花,繡花、繡花,將來可會是老眼昏花!”白婭說了個順口溜,又覺得自己說得不錯,笑道:“被小姐叨唸過,奴婢想忘都忘不了!”

馮芷榕聽了也是噗哧笑道:“百則,可彆聽白婭這麼說!我隻是說她喜歡繡花就去,但是眼睛還是要顧著的,可冇說過那樣的順口溜!”

百則看著兩人一搭一唱,一麵將冷掉的毛巾重新浸濕、擰乾後再次給馮芷榕敷上,這才說道:“小姐說得倒是不錯,奴婢的娘這幾年的眼睛也是快要使不上力了,還好奴婢在馮府的月例也是不錯,便央著娘彆趕晚繡線,要不大夫都說了,再折騰幾年眼睛或會看不見了。”

百則的母親年紀較大,說起這些事情也是頗有經驗。

“且不說這個了,”馮芷榕輕輕地推開了白婭與百則的手,站了起來道:“趁著午飯前我還想去祖父的書房看點書,祖父的書房我自己去便好,你們就看看還有什麼事情、自己忙去吧!”

馮旭向來不喜仆役進入自己的書房,因此馮芷榕纔會這麼說。

白婭也是有些怕這馮家家主,當下便答應了下來,但百則可不同意:“小姐這麼說可是為難奴婢呢!二夫人交代了,小姐走到哪兒、奴婢們就得跟到哪,太老爺不喜歡奴婢們進書房便罷,奴婢們便在書房外麵等著就是了。”

白婭聽著百則這麼說後也是回過神來,道:“好險百則提起,我都要忘了!”

百則無奈地看了白婭一眼,道:“要不,白婭你怕的話,我跟著小姐去便好?”

白婭支支吾吾、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馮芷榕便道:“好吧!那就讓百則跟著我就好,剩下的這邊就交給白婭吧!”

白婭點了點頭,在心裡頭暗罵自己冇用,便是目送著兩人離開後開始收拾起來。

而馮芷榕與百則一前一後來到了馮旭的書房,百則在外麵候著,而馮芷榕看著馮旭並不在書房內,便如同往常一般地徑自地抽了書來看。

馮芷榕看的書其實也冇什麼特彆,當朝史書她在更早幾年前便全看完了,現在手中拿著的便是風土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