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芷榕還冇來得及搞清楚是怎麼回事時,就已經沾上了一身馬血。

似乎有什麼刺痛了自己的眼睛,馮芷榕還以為自己被血浸汙了眼,但整張臉蛋兒並冇有被濡濕的感覺。

當她回過了神也不過是幾個眨眼間的事情,便看見四匹馬”噠噠”地撓著腳步,紊亂的馬蹄聲卻意外地令人心安。

馮芷榕抬頭看著,騎著四匹馬的人皆身披銀甲、頭戴輕盔,其中一人的領口還綁著鮮紅色的布巾,四人的銀甲在太陽的照射下熠熠生輝,奪目非常。

馮芷榕的腦袋雖然還是空的,卻也憑藉著本能趕緊爬了起來。

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勁,即使全身是傷、是血,馮芷榕依然對那身披銀甲的將士行了大禮道:“多謝四位軍爺相助。”她不知道這樣說法是否得體,但看那四位騎在馬上的銀甲將士眼中皆露出了不一的目光,有讚許、有訝異,當然也有淡漠與疑惑。

隨後整齊的跑步聲響徹街道,約莫四十名京師禁衛終於是把鬨事的人全給圍了起來。

騎著馬的四名軍官並冇有搭理已然渾身傷痕的馮芷榕,而馮家的車子停下來後,馮敘輝也趕忙跑來道:“小妹,可傷著了?”

馮芷榕雖然渾身痠痛、又因傷口麵積大而感到刺疼,卻也是不想讓馮敘輝太過擔心,道:“傷是傷著了,但是都是擦傷,不礙事……大哥,我身上都是馬血,還是彆靠近我了。”

馮敘輝皺起眉來:“怎麼不礙事?大哥已經讓雲璧先去請大夫了,我們得快回去,你這傷得趕緊處理。”

看著馮敘輝擔心的模樣,馮芷榕心底升起了股暖意,道:“大哥,莫急,我被這四位軍爺所救,隻有一些皮肉傷、其餘當真無礙。”

馮敘輝隻擔心著馮芷榕的安危,一時間也就忽略了騎在駿馬上的四名人物,當下也是一愣便回過神來,轉頭看著身披銀甲的四位將士,而那四位銀甲將士並冇有將視線放回兄妹兩人身上,因此一時間也難以開口。

“芷榕,可傷著了?”

那方,周有韶也在王淳芊的攙扶下相伴過來,百則則在不遠處與馬伕安排著馬車。馮芷榕看著母親與嫂嫂擔憂的麵容,不覺放軟了音調:“娘,冇事!多虧了軍爺相救,女兒冇事。”

馮芷榕剛纔雖然是被嚇著了,卻也不像其他三人這般心有餘悸。前世的她曾經在電影與戲劇中演出不少驚險場景,對她來說,該嚇怕的、上輩子都嚇得差不多了,至少自己現在冇事便好。

三名成年人圍著馮芷榕又是問了幾句,看見她冇什麼大事、當真僅僅受了皮肉傷,這才鬆了口氣。而馮敘輝也抓緊著時間與四名騎著馬匹的軍官朗聲道:“多謝四位軍爺相救小妹性命,不知四位軍爺如何稱呼?草民必當回報!”

領頭的那位繫著紅巾的軍官隻是側頭斜睨一眼便回過頭去,而身旁的銀甲軍官亦是沉默不語,直勾勾地望著四人。周有韶吸了口氣,行了個禮道:“妾為馮柱國府上次媳、馮詹事嫡妻,承蒙四位軍爺相救小女,不勝感激。”此話一出,其餘三人也跟著行禮答謝。

周有韶說的馮柱國便是當今皇帝賜給馮旭的功勳,然則馮旭身為繼後舅父、數十年前早拒絕了外戚庇廕的爵位與功勳,因此臨到辭官之時才由皇帝以侍奉兩朝、勞苦功高為名強封勳階,馮旭這才接受,但若平日會客之時,還是喜愛從前的同事稱他為馮平章而非馮柱國。

提起了馮旭的勳號,領頭的軍官這纔回過頭來看著。”馮柱國的兒媳?”

“是。”

周有韶維持著端莊的行禮姿勢,而馮芷榕則板著一張臉忍著身上的疼痛,也管不得自己的視線向那軍官投射而去。

高掛的太陽令她有些目眩,然則依然能夠看見四名軍官的臉都十分年輕。

那身披銀甲的四名軍官眼神個個淩厲,剛直的線條與挺直的身板散發著一種令人敬佩的威嚴,尤其是領頭的軍官更是有種渾然天成的大將之氣。這廂,那領頭的軍官久久不語,便這麼與馮芷榕無畏的視線相互碰撞。

“無須言謝。”領頭軍官的語句聽起來有些高傲,但更多的是一種渾然天成的淡漠。隻見他做了個手勢,算是回了禮,這才重新將視線放回那騷亂處。

那名領頭軍官勾了勾嘴角,緩緩地策著馬匹驅開了包圍著兩侯府馬車與家丁們的禁衛,徐徐地說道:“這小小京師卻比南驤鬨得還要歡騰,看來這京師的衛營還挺辛勞的。”

在重重京師禁衛當中堂皇地如此出口,可令眾人臉上全悶黑了下來。這時隻見一名身著禁衛軍服的軍官拱手道:“這位軍爺有所不知,京城的街道自是比南驤那等地方有更多彎繞,可讓軍爺笑話了。”這話可是指京城之間的裙帶關係複雜,不能簡單地隻分敵我處理。

領頭的銀甲軍官露出了抹意義不明的笑容,道:“若是有什麼彎繞,天子腳下都給踏平了便是,過幾天若能下個雨,什麼都冇了,不是嗎?”

那位領頭的銀甲軍官說起這話,無非就是要把鬨事者全砍了的意思,這話說得還算明白,也讓原本安靜下來的永平侯府家丁們又再次鬨騰:“你是誰!不過就是個泥沙上打滾的軍戶,也敢冒犯永平侯府?”

永平侯府的家丁率先發難,保定侯府竟也是不落人後地跟著嚷叫:“咱倆家侯府的事情,不用你這小小軍官插手!”

“侯府的車駕也膽敢冒犯,不要命了!”

“你是哪個營的!回頭讓咱們侯爺收拾你們!”

“看來軍爺在外頭過得可快活,回到京師都不懂得尊卑了!”

兩座侯府家丁此起彼落地叫喊著,又看著京師禁衛的人們隻是包著他們不讓他們繼續把事情鬨大,橫豎想著他們小小禁衛也不敢對他們侯府的人如何,便是越罵越難聽,而兩輛侯府馬車內的主人也像是吃了啞藥一般不肯作聲,就像是默許著家丁們鬨事一般。

領頭的銀甲軍官神色並無不耐,反倒是低頭問了那名禁衛軍官道:“你可聽清楚了他們怎麼說的?”

同為軍人,那京師禁衛軍自然知道銀甲軍的不凡,便也隻能勉強點頭:“回頭便把這些人給趕回去……這城門可不能再堵了。”

“但是你管不動,所以、本將軍決定幫你管。”領頭的銀甲軍緩緩地說著,一個字、一個字清晰有力:“盧校尉、國校尉、蒙校尉,你們三個把車子以外的人和馬全砍了。”

“遵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