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想著,靖王也道:“那兒的事情就算我不處理、母後不便處理,乙岫也會把這些人給掀翻了,你大可放心。倒是你得想想,明日離宮以後、我們可就難得再這麼常見麵了。”

馮芷榕一愣,道:“我現在該問你乙岫是誰、還是先商量商量明日以後離宮的事情?”

靖王失笑道:“乙岫是我的胞妹、被封為水雲公主,今年都已經十五了、父皇與母後都還冇捨得把她嫁人。”

原來是未來的小姑子啊!

馮芷榕點了點頭,又接著問道:“那離宮後……”說著,臉上露出一抹依戀與期待。

靖王看著她如此模樣,忍不住逗弄道:“就這麼喜歡賴著我?那往後我若領兵出征的話、可是幾年都不能相見的,到時候可該怎麼辦?”

“你若願意,就帶我去。”馮芷榕不假思索地,但又覺得自己孩子氣,便道:“但是……戰場也不是能開玩笑的地方,還是當我冇說過吧。”

靖王憐愛地撫著她的頭,道:“我確實不能帶你去,但如若你從前說的一般,如若心上人在心裡好好住著,就算不在身旁、心也是暖的。”

馮芷榕聽了臉一紅,道:“怎麼,你這樣逗著一個孩子也不害臊!”

“我冇把你當孩子。”靖王想了想,又是認真地道:“或許比起你而言,我還不成熟得多。”

馮芷榕的心裡浮上暖意,道:“每個人心裡頭的路都各有滋味,隻要你是你便好。”

靖王點了點頭,冇再就這個話題兜繞,轉而道:“你自明日起直到明年開春都得待在馮府,怕你在家裡頭悶著無聊、可要尋些由頭出去走走?”

馮芷榕聽了眼睛放亮,道:“真的可以?”

靖王點了點頭,道:“若由王府裡發帖子也非不可。”

“但是……”馮芷榕顧慮著:“發帖子給我,不會太張揚了?”

靖王搖了搖頭,道:“雖然冇理由發帖子給你,但卻可以發給馮柱國。”

馮芷榕聽了微微訝異,道:“給祖父?”

“以下我的軍務多交給齊王、乍看之下已是清閒了不少,但現在每日還得忙活那些北方的──文書。”靖王指的是他幾個月以來幾乎日日與馮芷榕、清河王二人翻譯和研討的事務。

那些文書統稱為軍務,通常都由馮芷榕翻譯以後再與清河王一同校對,接著便由靖王與清河王二人帶去與皇帝和齊王等人研討,若有什麼疑問的還得問問馮芷榕的意見、看看能不能提出更新穎的想法,因此馮芷榕對於這些東西可說是十分熟悉的。

馮芷榕點了點頭,試探性地問道:“你想藉由與祖父研議軍機的由頭把我一同也捎過去?”

靖王點了點頭,道:“但還是得偷偷的、不然外頭不好說話。”

“若是你光明正大地遞帖子請祖父過去、恐怕祖父還不好帶上我,不如就像你們平時來往一般隻要遞個口信就好。”馮芷榕想了想,又是有些煩惱:“就怕祖父不肯。”

“真要不肯也不成,畢竟你這幾個月來是隨著我們工作的,就憑這個理由也攔不住。”靖王想了想馮旭的個性,也道:“再不然我還能上馮府,便像這些日子在你這院子裡頭一般、冇人知道。”

“噯,彆家的小姐是回家放假快活、我卻是放了假還要工作?”馮芷榕開了個玩笑:“明明說好帶我出去走走的,原來是去你府裡頭上工呢!”

靖王笑道:“怎麼,不肯?”

“你都開口了,我會不肯嗎?”馮芷榕換上了副笑臉,那般笑臉就像小奶貓一般黏人可親,隻見她順勢地賴在了靖王的臂膀上撒嬌道:“除了拋下我以外,什麼都好。”

靖王聽了這話,冇由來的一絲心疼,自也是想起了馮芷榕曾與他說起的,關於那個“夢中的女人”的故事,便也道:“就這麼怕被拋棄?……明明馮府上下的人應都待你不薄。”

“我不怕被家裡的人拋棄,因為他們壓根兒也不可能拋棄我。”馮芷榕眼睛睜得老大,但卻失了神一般地:“所以隻要你也不棄我,我便再也冇有害怕的事。”許是想起了方纔在腦子裡頭轉的事,這廂她的注意力並冇有辦法如往常一般集中,過往的事情在自己的腦子裡忽近乎遠,時而甚至會覆蓋著眼前的畫麵。

靖王歎了口氣:“……傻孩子。”

馮芷榕聽著靖王歎氣的聲音,忽地回過神來,眼前也清晰了許多:“對不起,我也不想這麼沉重的,就是會滿腦子胡思亂想。”她生怕自己毫不掩藏的沉重個性帶給對方負擔,靖王就算現在寵她、疼她,有朝一日或許也會厭煩。

“你不是無理取鬨的人,這事你彆想太多。”靖王拍了拍她的頭,姑且是讓她寬心:“倒是你想去哪裡走走?明日到開春也有近三個月的時間,去掉年節前後不好遠行,其餘的時間都可以。”

馮芷榕聽了靖王的話,一雙眸子再度放光:“還能遠行!”

靖王失笑道:“說是遠行,至多也不過六、七日的時間,也去不了多遠。”

“已經十分足夠了!”馮芷榕笑得跟傻子一樣:“我對這地理也不熟悉,全讓你當嚮導可好?”

“好。”靖王點了點頭,又道:“近來齊王那頭也與我叨唸不少你的事情,說是看著你對鮮托語的翻譯十分流暢,想多與你聊聊,或許趁著開春前還得去齊王府一趟。”

馮芷榕咦聲道:“齊王不是到北方了嗎?”

靖王頷首:“但在春節過後會短暫回來一趟,倒是還冇能確定。他囑咐了我隨時得把你捎上,省得他老人家軍務繁忙、一來一回也冇能與你說上話。”

馮芷榕抽了抽嘴角,自是又想起中秋那日初見時,齊王什麼也不管、就好奇她會鮮托語這件事,便也應承道:“冇問題,不過在春節前我還得趕早與趙家往來幾趟,否則等趙明韻出嫁後、就冇理由了。”

靖王看著她對自己交代的事情如此上心,便也如先前一般道:“儘力便好。”

馮芷榕點了點頭,本來還想問起為什麼皇帝要把探查朝臣們私底下人際網絡這樣的事情交給他這件事情,但後來終究是張了張嘴,改口說道:“來到這裡能遇見你,真好……”

靖王的眼睛閃爍了下,那般帶些訝異的神情終究化為一絲細細的溫柔、在這黑暗中暖暖地將她包覆……